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紀曉嵐有特異功能 在夜晚能看見東西

具有特異功能的人可以看到神佛的存在。(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古往今來,世間有無數的人是可以看到或感受到神佛和鬼靈的存在的,無論是文字的記載還是現在的電影電視里,具有特異功能的人大有人在。清朝一代文學宗師紀曉嵐就是其中的一位。

中國古話中有一句叫“舉頭三尺有神明”,還有一句叫“心到神知”。對於多年來接受無神論教育的中國人來說,很有些不可理解:神在哪裡?神明如何能知道我的所思所想?我看不見神明的存在,科學也無法證實神靈的存在,他就不存在。那種說法都是迷信,都是騙人的。然而真的是這樣嗎?人看不見神佛,科學證明不了,那神佛就不存在了嗎?

據說紀曉嵐在雍正二年六月十五日出生於河間府獻縣崔爾庄。清代大學士朱珪為他寫的墓志銘中說,紀曉嵐出生前有一道火光閃入他出生的對雲樓。後來人們認為他是“靈物化身”,而他的名字“昀”就是日光的意思。紀曉嵐小時候除了有“神童”之稱外,還有“特異功能”,能在夜晚看見東西。直到成年後,還偶爾擁有這種“神目”。關於這一點,他本人六十九歲時在《閱微草堂筆記•槐西雜誌》中自述:“餘四五歲時,夜中能見物,與晝無異。七八歲後漸昏閽,十歲後遂全無睹。或半夜睡醒,偶然能見,片刻則如故。十六七歲以至今,則一兩年或一見,如電光石火,彈指即過。蓋嗜欲日增,則神明日減耳”。以他功成名就,垂老之年所言來說,紀曉嵐有特異功能應該是真實不虛的。

紀曉嵐除了曾任《四庫全書》總編纂官十多年之外,晚年還著有《閱微草堂筆記》二十五卷,享有與《聊齋志異》齊名的盛譽。也許他所記錄的故事就有是自己親眼所見的呢。他在卷七—“如是我聞”里記載了於道光講述的這樣一個故事:

有位讀書人,夜裡經過岳帝廟,只見廟宇的兩扇紅漆大門緊閉,但卻見到一個人從廟中走出來。他知道遇見神靈了,趕快上前躬身下拜,口稱“上聖”。那神靈伸出手扶起他說:“我不是高貴的神靈,只是‘右鏡台’的司鏡吏,因送文簿,偶然來到這裡。”

讀書人問道:“你司的是什麼鏡,莫非是人們常說的‘業鏡’嗎?”

司鏡吏說:“近似業鏡,但卻是另一種鏡,叫‘心鏡’。‘業鏡所照的,只是人的一生中所做的善事惡事而已;至於人內心的細微感觸、感情真偽的微妙變化,是瞬息萬端、起滅無時的。其中包藏著許多幽深詭秘,不可推測的意圖,那是很難窺見的。所以有些人,若單從外表上看,往往能給人以麒麟般的慈祥、鳳凰般美麗的印象,而他的內在,卻掩藏著魔鬼般的用心。這些隱匿在內心深處而沒有表現出來的罪惡,一般的業鏡是照不透的。

“自從宋朝之後,社會道德更趨低下,這種偽裝粉飾,隱匿欺騙的巧術更是掩飾得天衣無縫,更趨精熟,有的人竟然一生幹壞事,都被他矇混過去,最終也沒有被揭露。所以上天諸神合議,決定將“業鏡”移到左台,專門照那伙真正的小人,而在右台增設“心鏡”,專門照那些偽君子,在左右兩台圓光鏡的相對照映之下,人的內心世界便都淋漓盡至地顯現出來了:有固執邪見的,有偏頗怪異的,有心黑如漆的,有彎曲如鉤的,有心地骯髒如糞土垃圾的,有混濁如污泥的,有內心險惡千掩萬覆的,有心機繁多如脈絡屈盤左穿右貫的,有違逆不順如荊棘的,有尖刻如胸懷刀劍的,有毒如蛇蠍的,有狠如虎狼的,有企圖官服華蓋加身的,有利欲熏心散發著銅臭氣的,甚至有的正在隱隱約約地思量那淫邪秘戲圖上的醜態。但當你回過頭來觀看他們的外表,卻也個個儀錶堂皇,道貌岸然。而在許多人之中,那心地圓潤精瑩如明珠,清明透澈如水晶的人,千百人中也難挑出一兩個。

“這些情況,我負責站在心鏡旁邊,仔細觀察並記錄下這些人內心的種種現象,每三個月來這裡向東嶽神君彙報一次,以此為依據,定下他們的罪福。大抵對那些有名望地位的人,要求也更嚴格,而對那些機心暗算愈巧妙的人,懲處也更嚴重。《春秋》一書記載了魯國二百四十年的歷史,其中可憎惡的人物不少,上天卻雷轟伯夷的廟,特別體現對展禽的懲罰,就是由於他隱匿了罪惡的緣故。你要記住:人應誠實厚朴。任何陰惡,都掩蓋不住,只會招致更大的懲罰!”

那位讀書人,聽了右台司鏡吏的話後,恭敬地向他下拜,說:“謹記教誨,謝謝!”他回家以後,專門請於道光先生寫了一個匾額:“觀心”,掛在自己的居室門上,以此自警。

這正是:

心鏡明察秋毫,

任何隱罪難逃,

萬般掩飾與遮蓋,

一切都是徒勞。

堂堂正正做人,

老老實實最好。

千載明月如玉盤,

君子襟懷皎皎!

通過紀曉嵐所記錄下的這段故事,人們似乎該有所了悟:“萬事勸人休瞞昧,舉頭三尺有神明”,不要以為自己幹了見不得人的事,不說給別人聽就過關了、沒事了,在每個人的頭頂三尺處,時刻都有神靈在注視著你的一舉一動,一絲一念,而“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紀曉嵐《閱微草堂筆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