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中轎上了長安街

北京街景()

論虛歲,應當是十年前。我曾搭乘某單位的車去北京,看望在京的母親和兒子。遇一事,值得一記。

這輛車是個19座的中轎,到某部去送禮。車上只有司機、領隊與我三個人的座位,其餘全部塞滿了貨物。

那天大霧瀰漫,能見度極低,高速公路封了。我問司機師傅:“天氣、路況這樣差,為何不改日再去?”司機答道:“老兄有所不知,今天是咱們全省進貢的日子,每個市都要按時趕到,今天如果去不了,明天就輪到別的省了。”我孤陋寡聞,第一次聽說到北京送禮,還得遵守“時間表”。

高速不通,只好走下道。下道車輛扎堆,你搶我奪,險象環生。幸好司機是個老手,車子開得順流。

中午抵滄州,準備上高速。豈料收費處擠成一個蛋,車子一點一點往前挪,大約一個多小時才進入正常行使。我注意了一下路標,對面的車輛,從805公里開始,長隊整整排了20里!

傍晚時分,我們趕到了那個單位的招待所。從全省各市送到的禮品,真叫堆積如山。等了好一會兒,我們才被接收方“批准”在指定的地點卸貨。

領隊與司機住某接待中心(賓館),我打的去了弟弟家。兒子此時已早早趕到了。我與母親、弟弟和兒子等拉了很多家常話。一夜很快過去。

第二天一早,我乘公共汽車去某接待中心,與原班人馬會合,然後準備回返。我們從西三環下來,轉向復興路向東行駛,到了一個路口,被一年輕交警將車攔下,他很和藹,問我們怎麼走的,司機師傅說了經過,交警說:“長安街不準9座以上的車輛經過,你們沒看見指示牌嗎?”我們說:“沒看見,第一次來北京(這麼說的意思很明白,是讓人家看著幼稚,可憐,土),東西南北都分不清楚,哪知道這些規矩?”交警說:“那不行,有了指示牌就是教人遵守的,要不然,不亂套了?”我說:“不知者不為過,下次我們一定注意。”交警說:“不能下不為例。”司機師傅一聽,趕忙說:“你可別扣我的分啊!”交警說:“不扣分,罰款100元。”我們趕快一起求情,說:“就這麼點事兒,就別罰了,下次一定注意。”不想這個交警辦事特認真,執法特嚴格。無論我們好說歹說,就是堅持要罰。領隊的一看,說:“好好好,給他吧。”司機師傅一聽,開始掏腰包。交警於是開罰單。領隊趁這空檔兒,打了個電話。年輕交警剛剛將罰單寫好,他掛在脖子上的對講機響了,只聽有人問:“你那裡是不是有一輛XX省的車子?”交警答:“有。”“放了!”“是!”交警於是又把100元錢退給了我們。我們幾個異口同聲地、忙不疊地說:“謝謝謝謝!”

上車之後,大家不由大笑。我說:“那個交警一定很納悶,這幾個山東漢子,還真是厲害,說是第一次來北京,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就能找到關係,將小事化了。”

這天下的事情,有時真的說不清楚。嘿嘿&哈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孫貴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