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上百億P2P贓款被收繳 受害人有望獲賠?

2018年9月13日,杭州P2P網貸平台“抓錢貓”200多位受害者到浙江省公安廳維權。(受訪者提供)

中共黨媒稱,公安偵破包括P2P在內的涉眾型經濟犯罪967起,資金總額高達469億元人民幣。有金融難民認為有望收回損失,但業內人士表示返還受害人的錢恐怕非常有限。

新華網2月20日轉載《法制日報》的消息稱,中共公安部將緝捕網貸平台嫌疑人當做“獵狐行動”的首要任務,已從泰國、柬埔寨等16個國家和地區逮捕了62名犯罪嫌疑人。

公安部2月16日發聲明稱,已對380餘個涉嫌非法集資的網貸平台立案偵查,當局估計查封、扣押和凍結的涉案資產過百億元人民幣。

消息出來後,有P2P的難友覺得這是個要錢的機會,但在大陸金融行業有二十多年經驗、對P2P非常熟悉的劉燕林先生表示,這些贓款被返還給受害人的數量會非常有限。

他對大紀元記者說:“這些錢至少50%是回不到受害者手中的。首先辦案需要一些成本,第二個,錢不會馬上回去,它要經過民事訴訟等等,才能回到這邊。樂觀估計,50%的錢可以回到他們的手裡;悲觀的話20%左右吧。”

目前居住在美國的上海企業家胡力任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追回來的資產大部分都會落入司法人員的口袋,我周邊的朋友也有很多是受害者,他們不會得到任何的賠償。”

他說:“法律在中國大陸只是幻想而已,我的親身經歷告訴我這是一個無法無天的政府。人們不能用正常的思維來想像,腐敗在中國大陸無處不在。”

胡力任在上海經營的企業因供應商提供的假貨而造成損失,但因地方政府包庇,其上訴接連遭地方政府強制撤案。

大陸獨立媒體評論人吳特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也表示不樂觀,“因為中共很可能把這個認定為是非法吸收存款,後果自負,就這樣把錢吞了。”

他說:“之前允許城投公司破產的新規定,其實就是允許政府賴賬了,因為城投公司只是個殼,就是幫地方政府舉債搞大基建項目的。政府的帳都可以賴,P2P還有別的有官方背景的金融項目操作起來更容易,直接一個‘非法集資’就完事了。”

根據多個平台受害人的爆料,大部分P2P平台都是以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非吸)立案的。還有一些是以“傳銷”立案的。以集資詐騙罪立案的幾乎沒有。

劉燕林介紹說,如果被判“非吸”,受害人也要背負一定的法律責任,拿回的錢比較少。但是否是“非吸”不是警方決定的,而要看檢察院和法院最後的裁決。

“傳銷更慘,因為他被當作參與者,除非他是最後一環,沒有參與組織和領導。”他說:“跟‘非吸’是一樣的,他本身是受害人,同時又是犯罪參與人。一旦被定為傳銷的話,資金基本上不需要返還了。這也有執法機關在裡面做手腳的可能。之前是有先例的。”

有受害人轉發一則簡訊給記者:“公安局科長我的哥們透露:在辦理涉傳涉非案件時,如果證據確鑿,向檢查院遞交是非常快的。如果證據不足,平台資金大,最好的辦法就是拖。⋯⋯有時會誘導大家報案,填表說能追回損失,等報案人數夠了,辦成鐵案,錢是全部沒收的,一部分上交財政,其餘作為辦案經費。所有參與的人員都是傳銷人員,都是違法的⋯⋯”

中共在找替罪羊?

新華網在報導中稱犯罪嫌疑人“打著網貸的幌子騙錢”、“高息吸引投資者上鉤”,並稱“海角天涯有逃必追”。

劉燕林表示,其實P2P的興起與爆雷,背後的推手就是中共政府,其目的是利用P2P轉嫁金融危機。

“這就是中央政府放的水,包括在行業監管上放鬆,把國有資產的一些爛賬轉移到民間,實際上都是中央政府利用一系列的貨幣政策來進行刺激和引導。”

他說:“地方政府、地方金融機關一看這個事情有利可圖,那大家就想各種各樣的辦法,中央政府不會自己去做,只會釋放一種信號,那麼這個信號就是中央政府發出來的。”

劉燕林表示,當銀行不良資產出清,風險轉嫁到民間老百姓手中,風險緩釋任務基本完成後,當局逐步刺破泡沫,全面開始整頓互聯網金融。

“中共這時會找替罪羊,說是金融機構乾的事,或者說是地方組織乾的,跟當局沒有關係,當局是主持正義的,正在懲處這些不法之徒。”

他說:“但實際上,所有人都是受害人,老百姓是受害人,機構也是受害人,只有一個不是受害人,就是幕後黑手他不是受害人。這是一個很大的陰謀。”在中共官媒信誓旦旦要“維護人民的合法權益”時,眾多金融難民的維權、上訪遭到打壓、恐嚇。對此劉燕林表示,“不管是金融難民,還是其他強拆的難民,任何人都不應該遭受這樣的‘維穩’,‘維穩’是對所有被侵犯權益人的犯罪,因為上訪,尋求公權力的救濟是每個公民的權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駱亞、周慧心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