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成都「六四酒案」庭審兩年後再遭拖延 辯護律師被當局強行「解聘」

香港支聯會2017年2月手舉張雋勇、羅富譽和陳兵等人的照片接受陶君行從美國帶回的“銘記八酒六四”紀念酒。

在中共最高領導人習近平強調不走西方憲政民主和司法獨立之路,堅持“社會主義法治”之際,已遭當局拖延幾年的成都“銘記八酒六四”酒案,近日在最高法批准的第三次延期審理期滿後前景不明。而要求會見當事人的律師則被當局強行“解聘”。該案的辯護律師及家人敦促當局依法處理和審理,儘快釋放涉案的四位民主人士。

四川成都六四酒案四君子製做的標識(網路圖片)

在2016年六四27周年前夕製作“銘記八酒六四”紀念酒的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和陳兵,當年5月底開始陸續被刑拘,7月被逮捕,案件經2次退偵後,2017年3月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起訴到法院。但該案一直被拖延審理,而由最高法批准的第三次延期也於2月18日到期。

據維權網等消息,該案的律師和家人目前沒有收到當局針對該案的任何信息。而在2月19日前往成都市看守所要求會見張雋勇的辯護律師盧思位,卻被告知辯護關係已遭解除。盧思位表示質疑,受到警察的恐嚇。

盧思位律師表示,在案件進入關鍵期時突遭“解聘”令人匪夷所思。在沒有張雋勇本人的解除聲明或證據前,官方所稱的解除委託不具有法律效力,有權繼續代理張雋勇案。

成都六四酒案的一位律師因擔心接受外媒採訪而遭當局找茬打壓。他推測,理論上講該案肯定是又延期了,但是又不告知相關律師和家人。

這位要求匿名的律師對美國之音表示,在中國做律師常常很難依據法律對案件作出預見,本來按照法律應當這麼走,但它不按法律走。

不過,他判斷,該案可能會在今年六四30周年前有個了結,因為不可能一直拖下去,而人可能不會在六四前放出來。

符海陸的辯護律師冉彤星期四對美國之音表示,六四酒案官方方面漏洞很多,一直拖延,目前也不清楚該案何時審理。

他說:“官方也不給我們明確的答覆,都在拖時間。這種辦案是很不負責的,很不負責的。就是讓人哭笑不得,哭笑不得。”

被稱為“六四酒案四君子”之一的陳兵是八九學子,西南地區支持和照料良心犯親屬的民主異議群體的重要協調人之一。他也是獄中的四川知名民主人士陳衛的孿生兄弟。陳兵的姐姐陳佳紅2月21日對美國之音表示,希望當局能依法辦事,儘快釋放陳兵。

她說:“我當然希望他們按照一定的法律,憲法的框架,對這個事情做一個處理。現在我們家屬肯定是希望他們儘快放人,因為今天也是他們兄弟50歲的生日。沒有判決將近3年的時間,我希望他們能儘快地開庭,儘快地放人。”

此前,由於該案一拖再拖,律師和家屬得不到任何開庭信息,符海陸的妻子劉天艷和羅富譽的妻子高燕,去年11月被迫在維權人士陪同下前往成都市看守所尋夫,要求當局還親人自由。

據不同報道,屬於政治敏感的“六四酒案”的被羈押人士,在看守所期間曾遭受逼迫認罪和辭退律師,以及長時間審訊等不人道對待。

成都“銘記八酒六四”酒案是2016年5月,四川公民符海陸在網上以行為藝術方式,製作“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的白酒及標籤,在網上以每兩瓶89.64的價格售賣。很快,符海陸被帶走刑拘。

成都女詩人馬青僅在微博上轉發符海陸的紀念酒圖案,就被以“尋滋罪”刑拘多日,後取保候審。

隨後,參與或協助的張雋勇、羅富譽、陳兵6月也陸續被抓。調查初期,4人都被禁止會見律師,直到9月底被捕3個月後,才首次見到律師。該案被起訴到法院後一直被拖延,至今兩年也未能開庭審理。

該案的六位律師一年前曾發布公開呼籲書,批評該案在程序上既不開庭,也無宣判,陷入長期超期羈押的“違法”狀態。相關檢察院和法院不僅不解決律師提出的問題,甚至不接聽電話,致使辯護人無法與承辦人員溝通案情。

成都“銘記八酒六四”酒案,曾引發外界廣泛關注,包括香港多家報章在內的境外媒體進行了普遍報道。國際特赦組織曾發表緊急聲明,譴責四川當局以“煽顛罪”逮捕四人,呼籲立即無條件釋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