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他慢慢的一個動作 把牢頭兒都給感動了

——一位大學體育教師獄中不平凡的經歷

黑龍江省牡丹江師範學院體育系教師金宥峰,因堅守信仰,被冤判13年,遭受酷刑折磨,於2009年1月被迫害離世。(明慧網)

他長有一張帥氣的臉,一對濃黑的眉毛、挺直的鼻樑,臉上寫著堅毅、正氣,一雙清澈見底的眼睛透出善良,身材挺拔高大。他是朝鮮族人,叫金宥峰,40多歲,曾是黑龍江省牡丹江師範學院體育系的教師。

1999年7月,中共對法輪功發起了鋪天蓋地的迫害,把風華正茂的他打入人間地獄。他信仰“真、善、忍”,被關押、勞教3年、判刑11年,在牡丹江監獄裡,度過了五年慘烈的日子。2008年端午節前,他被保外就醫,因患上肺結核已至晚期,人已奄奄一息。

沒人敢相信,他就是從前那個金宥峰。

回家時,他的身體只剩下一副骷髏架,那雙仍是明亮的眼睛,充滿著悲傷,臉上刻著痛苦的記憶⋯⋯

2009年1月21日晚上9點,他的心臟停止了跳動。他走完了短暫的一生,經歷了近十年的非人折磨,只因他不放棄修煉。

金宥峰(左圖攝於2008年11月29日,右圖攝於2009年1月19日離世前兩天)。(大紀元合成圖)

他的善良

1999年9月,金宥峰因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單位開除工職、被非法勞教三年,關進牡丹江勞教所。

剛到那兒時,那裡幾乎所有的人都相信了中共對法輪功的妖魔化的宣傳,犯人對他心狠手辣,打他、掐他、擰他胳膊,讓他“開飛機”。

中共酷刑示意圖:開飛機。(明慧網)

“邦!邦!邦!”牢頭兒用硬木凳子板用力砸在他的骨頭上,旁邊的人揪心得看不下去。那是實實在在地砸在骨頭上啊。

他卻始終一聲不吭、巋然不動、臉不變色,令周圍的人極為震驚。

酷刑演示圖:凳子砸頭。(明慧網)

他每天被強制長時間碼鋪(盤腿坐),被要求身體紋絲不動,他就一動不動坐在那裡,沒有任何聲響。

一次,他下床要去上廁所,看到別人掉在地上的東西,就慢慢彎下腰,撿起來,把它擱在床上放好,再靜靜地走出去。

過後,牢頭兒感慨地對屋裡的眾人說:“那麼多人出來進去,對掉在地上的東西都視而不見,沒有一個人管,就人家金宥峰給撿起來了。”

牢頭兒還說:“法輪功學員和咱們這些人真不一樣。”

牢頭兒對金宥峰非常敬佩,對法輪功學員的印象改變很大。據說,這個牢頭兒賭錢一桌都上百萬,誰都瞧不起,但對金宥峰卻刮目相看。

金宥峰儘管遭到嚴重的迫害,但他無怨無恨,對誰都好,那是一種發自心底的善良。據說,原本沒心沒肺的犯人都被他感動了。

在押人員說:“金宥峰人太好了”

獄警說:“這小金子真有毅力。”他們不再主動迫害法輪功學員了。

以前勞教所從不允許勞教人員說一個不字,但法輪功學員卻在那種環境中,開闢了一片天地,他們的信念無法撼動,他們的善良、堅忍、不屈,感動了所有的人。

他的堅韌

2003年10月22日,金宥峰及妻子姜春梅再次被非法抓捕。妻子是牡丹江師範學院的公共外語講師,也是法輪功學員,當時她正在哺乳期,家中剩下75歲的老母親、一個10歲和一個不滿15個月大的孩子。

金宥峰被非法抓捕時,他的小兒子才15個月大。(明慧網)

他們被興平路派出所送至牡丹江第二看守所關押,家中的孩子被親屬接走。

之後,金宥峰被非法判刑13年,被轉到牡丹江監獄關押;妻子被非法判刑後關在哈爾濱女子監獄裡。

牡丹江監獄設有集訓隊,專門用於強制“轉化”(逼迫放棄修煉)法輪功學員。一次,法輪功學員在那兒集體絕食,金宥峰和另幾個人被關進了禁閉室(小號: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狹小的屋子)。那裡極其陰冷,還沒有被褥,他們只能睡光板鋪。

他被戴上38斤重的腳鐐,手戴手捧子,再用鐵鏈穿上與腳鐐一同被定位,一定就是15天。

被關進“小號”的第二天,他和其他法輪功學員被強制灌食。獄警用較粗的管子在他嗓子眼上亂插,插到胃裡後繼續往裡送,為的是折磨他,而且大量地灌食,灌的是生玉米面、辣椒面等,灌的東西都冒到體外來,嗆氣管。

灌食的第二天,有一個獄警領著三四個犯人,為了“制服”金宥峰,用手指頭堵他的鼻孔,強行給他灌水,不給他喘息的機會,不知道灌了多少瓶水。

2005年5月26日,他被分到7監區一中隊。第二天出工時,在車間里他被隊長欒玉用手銬銬在窗外鐵欄杆上。

次日上午,他又被銬了半天。下午,他被吊在獄警廁所的牆角橫樑上,被用手銬單臂交替吊了一下午。

大隊長朱再良罵那些犯人“轉化”不了他,在朱的威逼唆使下,那些刑事犯又將他帶到那個廁所里,狠狠地打他的臉、打腰、擰胳膊、用腳踢臉。

他因不“轉化”,遭到種種摧殘,毒打、關禁閉、冰凍、餓飯、野蠻灌食、高壓電棍電擊生殖器⋯⋯

他的正氣

金宥峰被關在禁閉室里時,那裡面非常陰冷,他卻不顧自身的寒冷,把衣服讓給了別人。

一次,獄警帶領一幫犯人進入監室,毆打一名法輪功學員,他立即站出來,大聲制止道:“不許打人,法輪大法好!”隨後,一起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全都跟著高喊起來:“不許打人!法輪大法好!”

獄警看到法輪功學員們的正氣,都驚呆了,就把那位學員放回來了。獄警和犯人們也都散了。

到了2007年8月,金宥峰的身體出現了肺結核癥狀,左側肺子全部喪失功能,右側只剩了一小部分,醫生說已到了晚期。

監獄長期不給他醫治,到保外就醫時,獄警強迫他寫所謂的“三書”(“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逼他放棄自己的信仰。他斷然拒絕。

獄警又把他送回監獄繼續迫害了10個月,直到2008年端午節前,才讓生命垂危的他保外就醫一年。然而回家半年後,他含冤離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明慧網/ 文字整理 大紀元李潔思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