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司法部高層洗牌 迫使通俄調查可能要收尾了

2017年6月21日,特別檢察官穆勒。

多方消息推測,由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主持的、頗具爭議的“通俄門”調查正在接近尾聲。在新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上任不久、司法部副部長正在換人之際,這個調查的結束以及調查結果的公布尤其令人關注,2月20日川普總統表示,調查結果的公布完全由巴爾決定。有資深人士認為,穆勒沒有找到可供民主黨做文章的通俄證據,但推測穆勒一定會利用一切證據污化川普,而絕不會提到通俄的真凶希拉里。

福克斯新聞稱,一個與通俄調查關係密切的消息來源告訴他們,該調查正接近尾聲。一個徵兆是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曾表示將在通俄門調查報告提交給國會後離職。目前新的司法部長已經上任,新的司法部副部長也已有提名,有消息說羅森斯坦會在3月中離職。但目前司法部和穆勒團隊都沒有確認調查即將結束的消息。

目前人們對穆勒的調查報告非常期待。民主黨人盼著能從中找出足夠的證據彈劾川普,最少也能從中找出些內容抹黑川普。但他們恐怕要費些周折,因為司法部長巴爾在就職核准聽證會上曾表示,他將根據法律及有關規定披露穆勒調查結果的內容,這個說法令民主黨人不爽。飽受川普嘲笑的民主黨籍聯邦參議員布魯門塔爾(Richard Blumenthal)指責巴爾是想利用法律的漏洞不讓人民了解穆勒的調查結果,替川普掩蓋。

其實不少共和黨人也希望能公開調查結果,曾有多位共和黨議員表示,將盡自己的力量讓調查結果公之於眾。川普也表示,調查結果的多少內容會公佈於世取決於司法部長巴爾,他對於巴爾對美國和司法部的忠誠有信心,他相信巴爾做出的決定。

但有些共和黨人對巴爾並不那麼信任。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古默特(Louie Gohmert)表示,自己對巴爾不抱太多希望,因為巴爾和穆勒兩家是密友。而且穆勒曾期望川普任命他做聯邦調查局(FBI)局長但沒有得逞,通俄調查可以讓他有機會調查沒給他機會的川普。並且,穆勒還涉嫌阻止對通俄真凶希拉里及柯林頓涉及俄羅斯控制美國鈾礦的調查。古默特表示,他“不太指望能有公正”,而穆勒一定會利用調查到的一切結果污化川普總統,儘管他們沒有得到太多有力的證據。

古默特認為,穆勒們的戰術是,讓人們對結果的期望值降低。等結果出來時,人們還是覺得很震撼,儘管調查什麼都沒找到。而且,儘管FBI的法律總顧問貝克爾(James Baker)曾表示應對希拉里提起訴訟,但“他們絕不會觸及希拉里。”

FBI的法律總顧問貝克爾曾在國會的一個閉門聽證會上表示,當年FBI高層曾就是否應該起訴希拉里辯論很長時間,直到針對希拉里電郵伺服器的調查結束。希拉里開始曾宣稱自己“絕對沒有從私人電郵伺服器發送或接收機密郵件”,但後來調查發現她的私人電郵伺服器上存貯了大量的頂級機密郵件後,她表示非常後悔。

貝克爾在那次聽證中表示,自己一直都認為應該對希拉里提起訴訟。貝克爾說,(希拉里在私人伺服器上存貯美國頂級機密電郵)這件事的性質和規模都是“驚人的”(Alerming),“駭人聽聞的”(Appalling)。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記者季雲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