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在海外遭綁架的美國人

目前在海外作為人質被綁架的美國人有十多位,很多人面臨的指控都毫無根據,被外國政府或者敵方的戰鬥人員當成政治籌碼。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薩斯特倫在本周的“直接收聽”節目中就此訪問了遭綁架的美國人的家屬、國會議員和一位被伊朗扣留了544天的記者。

三名被朝鮮拘留幾個月的美國人2018年五月回到美國,美國總統川普稱之為美國的一大勝利。

川普總統說:“我能夠幫助這三人,感到十分榮幸。他們很了不起。”

川普政府爭取到幾名美國人質獲釋,可還有很多美國人依然在海外被關押,其中包括自由職業記者泰斯(Austin Tice),後者2012年在敘利亞境內從事衝突報道時被敘利亞政府軍拘留。

他的母親稱讚美國現政府為營救兒子做出了努力。

美國記者泰斯的母親說:“本屆政府的確顯示出把美國人救回國的決心。這是有據可查的。所以我們知道政府正在全力爭取,正在竭盡全力。可是不要忘記,只靠我們一方面還不行。你知道,我們可以整天坐在談判桌前,如果無人可談,我們就只是等待。”

等待對於人質而言,就更不容易。曾在伊朗監獄度過544個日日夜夜的禮薩安(Jason Rezaian)對此有很切的體會。禮薩安是《囚徒:我在伊朗監獄度過的544天》作者。他說:“最初幾個星期,我不知道該想什麼。我神智恍惚。我害怕。可我認為會有盡頭。隨著單獨監禁的延續,我十分絕望。他們對我說,‘你就要被處死了,再過幾個小時,我們就會砍你的頭。’”

作為美國與伊朗囚徒互換協議的一部分,禮薩安2016年1月份獲釋。可是其他人質依然在押。

聯邦調查局退休特工萊文森說:“請幫助我回家。我為美國政府效力33年,值得獲得一些幫助。請幫助我。”萊文森2007年在伊朗境內對一個走私團伙進行調查時失蹤,以後再也沒有露過面,直到2011年綁架者公布了這段視頻。

佛羅里達州民主黨聯邦眾議員德克(Ted Deutch)說:“這個呼喚當時引發很多人的注意。原因是我們並不是經常收到視頻資料,也無法獲得任何消息。就好像人已經不在了,而不是民眾不再關注了。”

萊文森遭綁架已經將近12年了,目前仍然下落不明。他已是被關押時間最長的美國人質。

有關人質的某些資訊也被政府保密。

美國國務院不願透露究竟有多少美國人目前被外國政府扣為人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