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登報紙廣告拍溫州甌海市委區委馬屁竟惹起利益輸送質疑

2019年初,溫州市委領導下的《溫州日報》日前刊登的這則全版廣告,惹來中央政法委領導下的《法制日報》的批評。截圖

在習近平的“新時代”統治下,黨要牢牢主導社會的每一個層面,而身為黨媒更要正確傳播黨的主流意識形態,因此溫州市委領導下的溫州日報日前刊登的一則全版廣告(見圖),竟惹來中央政法委領導下的法制日報的批評,事態顯然並不尋常。

根據香港大學中國傳媒研究計劃聯合總監班志遠(David Bandurski)一篇文章指出,法制日報駐浙江省分社主任陳東升日前在微信發文批評溫州日報的一則全版廣告。整版的廣告由一家生產智能門鎖的VOC公司付錢,全版廣告字句是:我們用一個整版只想對溫州市委市政府甌海區區委區政府說一聲謝謝!

值得注意的是斗大的“謝謝”兩個字比其他字大了好幾倍,而且配上紅色的粗體字,分外醒目。右下角是VOC智能門鎖的黃色商標。版面正上方有兩行小字:奮戰一一六一奮進二〇一九,而右上方字體還要小的字句是:--2019市兩會特別報道。

文章指出,陳東升對這則出現在溫州市委領導下的溫州日報的廣告,有好幾個地方表達不爽。讀者或許奇怪,在習近平鼓吹唱好和服從的政治文化下,這則感謝市委和區委的廣告,又如何招惹到中央政法委的報紙的抨擊呢?

班志遠指出,法制日報是中央政法委旗下的刊物,而陳東升本人更是浙江溫州人,由他來批評溫州日報這則廣告,事態顯得更耐人尋味。班的文章指出,陳東升在微信的發文得到另一名資深的新聞從業員支持:“法制日報浙江記者站主任陳東升的發文,所言基於事實,身為中央黨媒的記者,而且又是溫州人,對自己家鄉的黨委和政府作出如此嚴肅和公正的批評,實在不容易。”

其他在微信發文的傳媒朋友,甚至認為溫州日報根本就不應該刊登這則廣告,尤其它本身是一份黨報。有些網民更認為登出這則廣告是欠缺政治敏感度,甚至是“沒有黨性”。

陳東升對這則廣告不爽在那裡呢?首先,他問道:“為什麼需要謝謝?”他指出,由包括商界和付稅者支持的地方政府,其角色和權責是要營造一個有利商家發展的環境,“人人都知道政府與付稅人之間存在一個‘社會合約’,政府的責任是向公眾提供服務和社會安全”。他說,政府不但不應該期望社會對其感謝,反而應該期望和接受社會對政府失職的批評。

陳更隱晦地提出一個敏感的問題,假如一家私人企業需要向黨和政府官員說一聲謝謝,難免讓人懷疑是否涉及不法和貪污的可能,“假如甌海區政府為這家公司在合法途徑之外提供方便,這就自當別論了”。

其次,陳東升批評VOC公司的廣告出現在報紙的兩會“特別報道”中。陳問:“為什麼我們每一年都舉行地方的兩會?”他搬出地方人民政府的組織法指出,兩會主要的任務是“討論和決定涉及政治、經濟、教育、科學、文化、衛生、環境和資源保護等重要議題”。他說,根據組織法,人民代表應該以無畏的態度表達他的看法,他們應該提交意見、想法甚至批評。人大代表收集到10個或以上的聯署簽名,就可以啟動質詢程序以及要求撤換官員。

陳於是問,為什麼一家私人公司,特別在兩會舉行期間感謝政府?陳說:“有一件事是法律所沒有規定的,那就是人大代表或私人企業需要在兩會期間公開感謝政府。”

陳對這則廣告第三點不爽的,就是溫州日報的廣告令人誤會“溫州的投資環境已臻完美,沒有任何改進的需要”,而省領導卻經常再三重申“改革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

陳對甌海區領導層的操守,似乎有所質疑。他寫道:“近日我收到一些文件,涉及對甌海區政府的投訴,或一些政府所輸掉的官司。例如甌海經濟發展區管委會和甌海區城管會,在沒有依從適當的法律途徑下,以提升工業的名義,拆掉一家工廠大樓,事後遭到這家公司控告,而溫州永嘉縣人民法院經過聆訊之後,裁定被告違法。”

班志遠的文章最後指出,陳東升的批評難免令人有進一步的深思,即假如上述遭到甌海區政府強拆工廠的公司,付錢要刊登一則全版廣告,內容是:“我們用一個整版只想對甌海區政府說一聲你們的行為太魯莽了!”試問會有任何一家傳媒夠膽刊登這則廣告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