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北宋名相記載目睹染工見冤鬼 晚期清官記錄祖父轉世

——洛陽染工見冤鬼 看來人死並非如燈滅!

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聽到這樣的話:「人死如燈滅。」就是說人死了就像油燈一樣滅了,其實怎麼可能呢!《洛陽搢紳舊聞記-卷四》作者就親歷這樣一件事情....

【阿波羅網李廣松編者按:《洛陽搢紳舊聞記》是宋代張齊賢撰歷史筆記,五卷,二十一篇。張齊賢字思亮,曹州冤句(今山東曹縣)人。淳化二年(991)參知政事,尋拜相,四年罷相,咸平初年復相。為政執大體,寬平。見《宋史》卷二六五、《宋元學案補遺》卷一六、《宋詩紀事》卷九。】

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聽到這樣的話:“人死如燈滅。”就是說人死了就像油燈一樣滅了,其實怎麼可能呢!《洛陽搢紳舊聞記-卷四》作者就親歷這樣一件事情。

在日常生活中,常常聽到有人說這樣的話:“人死如燈滅。”就是說人死了就像油燈一樣滅了,其實怎麼可能呢!《洛陽搢紳舊聞記-卷四》作者就親歷這樣一件事情。

北宋開寶(公元968–976)初年,洛陽賢相坊一姓李的染布工人,能在布料上裝染花,大家稱他李裝花。李裝花個性剛猛暴戾,不信佛,若有僧人持缽在他家門前化緣,他把僧人好像看作木偶一般,僧人雖站立很久,李裝花始終不說一句話。別人問李裝花,你既然不想布施,為什麼不回應一兩句話讓他離去。他回答到,若說一句話,恐怕僧人以後又會來。人們聽了這話都感覺可笑。

若有僧人持缽在李裝花家門前化緣,他把僧人好像看作木偶一般。圖為玄奘西行(圖片:Wikimedia Commons)

忽然有一天,李裝花借口要綉幾幀佛像寫幾部佛經,給數十個僧人做齋飯供養,鄰里覺得奇怪。有富人叫樊澄的私下問李裝花是怎麼回事,李便以實情告訴。說,“我於東晉末年鬧饑荒的時候,家庭貧窮,只有一兩貫錢,就走村串戶販雜貨做小買賣。有一人姓孫,有兩三貫錢,與我做相同的生意,於是兩個人經常結伴而行,早出晚歸。

一天我乘其不備用一個圓石頭從後面向他的腦袋砸去,一直到姓孫的斷了氣,然後棄屍道邊。最近一次我去夜市買熟食,忽然看見那個被我打死的人也在買東西,我害怕他告發,準備偷偷地逃跑,可是姓孫的卻跟我很緊,根本脫不了身。我則跪下給他叩頭說,現在我家有些錢物,只要你不告官,你要多少我給你多少,只要這個數目不大。姓孫的說當時他並沒有被打死,後來活過來了。說罷此話便一言不發。

我就把他召入酒肆喝酒,喝了一會兒,姓孫的慢吞吞地問我,為啥當時要把他打死。還說找了我許多年都沒找見。我趕忙說‘死罪!死罪!當時覺得你要暗算我,我就先下手為強。’對著姓孫的我再次下跪認錯。姓孫的接著說,‘辛辛苦苦尋找了你多少年,找著又能怎麼樣呢?實話告訴你,我不是人是鬼。你把我打死後,我的屍體就被村裡人扔在大約半里路遠的一個枯井內,現在這個枯井壅塞了,略微有一點井的形狀,骸骨還在井裡,沒處托生,你把我的骸骨取出,穿一身新衣服安葬了,我也就毫無遺憾了。”

枯井壅塞了,略微有一點井的形狀(圖片:網路示意圖)

李裝花說他承諾了此事,鬼就不見了。李說齋僧做功德,其實是為此冤鬼。樊澄歷來信奉佛法,知道因果報應的事理。勸李裝花找到殺死孫的地方,為他的屍體做新衣服,誦經齋僧超度並擇地埋葬。

幾年後,李裝花與親家因事爭吵扭打,相互拽致南州廂(按:官府地方),那地方原來有一個已廢棄的古代監獄,監獄無門,李裝花自己就蹲進監獄不出來。恰巧管理南州廂的官員出外,李裝花就在獄中的一棵楮樹上用衣帶上吊自殺了。管理南州廂的官吏為此受牽連而獲罪。東晉末年殺的人,到了北宋開寶初年仍然看見了。這難道不是鬼的報復嗎?我(張齊賢)目睹了此事,寫出來為的是儆戒世人。

無獨有偶,清朝晚期有位清官叫陳其元,他在《庸閑齋筆記》一著中記述了他爺爺陳萬森的神奇輪迴故事。書中寫道,陳其元的高祖父陳鑣在雲南當官時,那裡有位總督又暴又貪,稍有不順心,就找下級的麻煩,許多官吏都對他服服貼貼。後來陳鑣得罪了這位總督,總督對他大發雷霆、呵罵萬端。

清朝晚期有位清官叫陳其元,他在《庸閑齋筆記》一著中記述了他爺爺陳萬森的神奇輪迴故事(圖片:Wikimedia Commons示意圖)

貪暴的總督後來因錢財之事遭諫官彈劾,被關入監牢,以前那些趨炎附勢的人無一過問,曾遭總督百般斥責刁難的陳鑣,卻為他送去衣食。等總督要被押往京城時,陳鑣還送去一些錢財資助。此時的總督十分愧疚,磕著頭說:“我有眼無珠,沒能看清您,此行若還能活著,一定報答您,如果罪不可赦,來世就做您的子孫來報答!”

若干年後,一天陳鑣坐書室犯困,忽傳某總督來。剛要起來迎接,總督已到面前,依照打扮和以前一樣。總督對著陳鑣跪下說:“來報恩。”剛想用手攙扶,總督已經直走入室內。陳鑣頓時驚醒,正疑惑間,則報第四個孫子出生了。陳鑣明白這個剛出生的孫子就是前來報恩的總督。這就是我爺爺陳萬森。

等陳萬森滿月後,奶媽將他抱出來,他見到陳鑣即莞然一笑。陳鑣撫摸他頭說:“孫子啊你以後再做官,不可再貪那。”小兒聽後突然傷心的大哭起來。陳萬森的孫子陳其元記錄了此事。並說:我爺爺自己說一生為官行法,膽極大;唯獨一見財物,則此心裡惶恐。難道恐懼其前世所受的懲罰?

後來,陳萬森在道光元年於泗州任代理知州,為人正派、清廉、自守。泗州一帶常有水患,水災發生後,要上報災情,申請救濟。一些官員總是在申請救濟是假造受災民冊,多報受災人數,趁機貪占錢糧。陳萬森卻不與他們同流合污,結果得罪了上級,只得辭官。陳萬森對子孫們說:“我沒有得到這筆錢糧,卻把清白官吏子孫這幾個字留給你們。這不也是一筆很豐厚的家產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