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袁斌:中共開倒車 株連之風愈演愈烈

2月20日,709維權律師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嶺來到河南省出入境管理局給兒子李澤遠辦護照,結果被拒。為什麼被拒?當局的答覆是因為其父李和平因犯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李澤遠屬於內控人員,不予辦理護照。屈指算來,這已經是李澤遠因為同樣原因第三次被拒辦護照了。

撇開李和平有沒有顛覆國家政權不論,李澤遠本人既沒有犯罪,也沒有被判刑,僅僅因為他父親李和平被判了刑,當局就取消了他辦護照的資格,這不是典型的株連又是什麼?

眾所周知,毛時代尤其是文革那會,政治運動不斷,一人挨整,全家倒楣,株連之風可謂盛極一時。文革後一段時間,這股風沒那麼盛了,雖然也沒絕跡。但好景不長,進入21世紀後,株連之風又開始捲土重來。

據著名人權律師滕彪披露:“2005年我與盲人維權人士陳光誠去調查山東臨沂暴力計生事件,發現存在極其普遍的株連。費縣村民房鍾霞因躲避強制流產,她的親戚被抓了22人,包括三個孩子、一個孕婦和一個70多歲的婆婆。有的鄉鎮不僅株連親屬,而且株連鄰居,甚至實行全村連坐。在全國各地執行計生政策的過程中都普遍使用株連手段。挺身而出揭露計生暴行的陳光誠被構陷入獄,他的妻子袁偉靜和孩子被軟禁在家多年,與外界徹底隔絕,並多次受到野蠻的毆打。”

滕彪說的21世紀初的情形,近年來株連之風更是愈演愈烈,大有重回文革的勢頭。

這不,據自由亞洲電台報導,2月14日,中共雲南高院微信公號發表了一篇題為《我國進入一人受刑全家受影響》的文章,強調從刑法第九修正案開始,大人犯法,他們的孩子將跟著受罪,獲刑人士的子女在公務員考試、軍警招考都面臨審查無法通過。其中,危害國家安全的罪犯,其子女的不得從警。被刑事處罰、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對黨和政府有不滿言行的、或正被調查對象的子女,亦不能加入。據筆者所知,如此堂而皇之為搞株連張目,高調宣傳“一人受刑全家受影響”的,文革後這是第一例。

其實在實際當中,受株連最嚴重的還不是一般刑事犯以及因非政治原因而受處罰的各類人的家人子女,而是政治犯良心犯即中共所謂“危害國家安全的罪犯”、“對黨和政府有不滿言行的”人的家人子女,受株連的範圍也不限於無法通過公務員考試、軍警招考,還包括許多方面,比如入學、出國等等。像李和平的兒子李澤遠辦護照被拒就是個典型例子。

不過,不管是受刑事處罰包括因各種非政治原因受處罰的人也好,還是“危害國家安全的罪犯”、“對黨和政府有不滿言行的”政治犯良心犯也好,大人判刑遭罰,家人孩子受累,都是在搞株連,都是對公民人權的侵犯,都是對法制的公然踐踏。而對後

者而言還不僅止於此,它同時還是中共以此要挾敢於批評反抗其暴政的正義人士的一種流氓手段。

一直以來,一些對中共缺乏深入了解的人天真的以為,中共會隨著經濟的發展逐步推進民主,殊不知事實恰恰相反。當中國躍升為全球第二經濟大國之後,中共不但沒有推進民主,反而開起了歷史的倒車,而且越開越快,近年來株連之風愈演愈烈,以至於越來越多有識之士都發出了文革重現的驚嘆,不就說明了這一點嗎?

環顧當今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在文明大道上往前邁進,中共卻在開倒車,再開下去的結果是什麼,不說大家都知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