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中方承諾買1.2萬億美元商品 仍未碰實質問題 美企不滿意

中國承諾購買更多美國商品,圖為中國商場

中美貿易談判最新消息,中美兩國正在討論川普與習近平3月底的會晤,中共已承諾購買高達1.2萬億美元的美國商品。

從增長率看,近些年中國從美國進口增幅遠低於出口美國商品,而且也低於GDP的美元增長率。

對於CNBC報道中提到的“購買高達”(to buying“up to)字眼,他猜測,也許是“中國提出了一個數字,如果中國達到這個數字,美國承諾不提高關稅,而是由中國來決定實現這一目標所需的政策變化?要記住,在許多行業中,中國,通過國有企業,是美國商品的實際買家。”

華爾街投資人@Lifetime視界也對目前透露出來的消息不滿,他批評:川普貿易戰一年打了什麼?“歷史上最偉大的貿易協議”偉大在哪裡?

美國企業及華爾街的矛盾心理

經過7個月的貿易衝突,兩個國家都對數千億美元的商品徵收了關稅,這加劇了全球對經濟增長的擔憂,以及對主要供應鏈和製造業的連鎖反應的擔憂。

目前美國企業和華爾街對於談判達成一定協議處於矛盾狀態,一方面希望取得一定進展,以安慰市場對波動的擔心,以及減少對全球經濟衰退的憂慮,另一方面又不希望川普淺嘗輒止。

瑞銀集團(UBS Group AG)本月公布的一項調查顯示,在500家在美公司中,約有59%的受訪高管表示,如果川普政府調升對中關稅,他們的企業將會受益,利潤調升。統計顯示,對美中關稅爭端抱樂觀態度的高管數量是抱消極態度人士的兩倍多。

結構性改革

不過,也有分析認為,貿易平衡實際上不是川普的主要談判目標,停止知識產權盜竊和強制技術轉讓,以及逼迫中共開放市場、進行結構性改革才是其主要目的。

白宮在北京回合談判之後的聲明(全文翻譯),也並未談到貿易平衡問題,而只是說減少逆差:“雙方還討論了中國購買美國商品和服務的問題,旨在減少美國與中國的巨額和持續的雙邊貿易逆差。”

中國經濟觀察人士秦鵬認為,結構性改革是目前貿易談判的主要目標。他認為,去年五月,劉鶴率隊來華盛頓談判,中方承諾購買更多美國商品,試圖停止貿易戰,但是最後川普拒絕了,然後開始了徵收關稅。其目的就是要解決包括知識產權在內的中美結構性問題。

白宮在本周早些時候的一份聲明中表示,兩國目前的談判旨在“實現影響中美貿易的中國所需的結構性變革”。川普政府由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領導,他聲稱要求中國終止所有包括侵犯知識產權的做法。

對於結構性改革的內容,目前猜測不一,白宮聲明對此談的很概括,“會談中,美國代表團重點關注結構性問題,包括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網路盜竊,農業,服務,非關稅壁壘和貨幣。”

日前,新加坡《聯合早報》署名石齊平的評論,認為美方強烈要求中方必須進行的結構性改革,主要內容有:

一、租稅改革。將間接稅改為直接稅,大幅降低稅率,讓中外企業得到公平競爭機會。

二、國企放棄壟斷,開放電力、電信、石油等市場,促進市場公平競爭。

三、減少政府干預市場,取消各種檢查、審批、收費。

四、大幅改變勞工政策,提高工資,允許工會存在並獨立運作。

五、建立完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不強迫外方技術轉讓。

六、保證新聞自由和互聯網自由。

七、保護私有產權和保護民營企業家,不可隨意剝奪其私有財產和限制人身自由。

八、取消對國企補貼與出口企業補貼。”

曾經任職台灣海基會副秘書長的鳳凰衛視著名財經經濟評論人石齊平認為:“總的看來,這些‘結構性改革’的主要內容,無不是中國改革開放尚未突破而又極難突破,卻又必須突破的核心部分。”

“美國提出這樣的要求,出發點全在於維護及爭取美國最大的利益,絕非著眼於中國的改革開放事業。弔詭的是,美國為了自身利益而對中國的施壓,卻極可能恰恰成了一股‘倒逼’中國改革的力道,”

“中國改革開放摸著石頭過河,最後一程,看來真得靠美國了。”

但是,石齊平對於美方要求的結構性改革內容的評論,目前也沒有第三方消息證實。而且也被秦鵬認為太多理想,而不可能實現,他認為中共不會一下子做出這麼大讓步。

檢核執行機制

據報道,雙方談判目前取得的進展,除了購買商品,還包括中方向美國承諾取消政府的補貼。

但是,外媒和分析評論人士都認為,難點在於如何檢核執行。INTL FC Stone首席商品經濟學家阿蘭•蘇德曼(Arlan Suderman)在一份報告中表示,“中國將說明要達成協議需要說些什麼,但關鍵部分將是核查和執法。”

儘管中共不樂意,但是目前,雙方談判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執行機制。

秦鵬認為這個部分將非常困難,他以停止補貼問題為例作了說明:“因為中共政府對於如何補貼企業很不透明,有的時候甚至是針對一個企業制定一個特定的補貼政策,手段也包括直接補貼、稅收優惠、劃撥土地和資源、優惠利率或長期貸款等等,手段不一而足。如何獲取實際補貼信息,如何評估執行情況?”

本輪貿易談判之前,美國商會給發布了一個報告,稱“沒有執行機制,沒有就輸了”。

川普定於周五與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會面,因為中國和美國結束了為期一周的貿易談判。劉被任命為“習近平主席特使”,這意味著他有權直接與美國就貿易問題進行談判。

如果華盛頓和北京未能在3月2日截止日期前達成協議,那麼美國從中國進口2000億美元商品的關稅將從10%增加到25%。然而,川普本周早些時候表示,截止日期不是一個“神奇的日期”,暗示它可能會被延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鄭清源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