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許茹:南京公安大數據中心主任猝死是偶然?

大數據(又稱:巨量數據、巨量資料,Big Data)是現在當紅的技術。

據江蘇警方披露,51歲的南京市公安局大數據中心主任沈鷹在2月20日晚加班時突感身體不適,遂去醫院做檢查。21日凌晨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當日下午,江蘇省公安廳黨委副書記、副市長,南京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孫建友即前往其家中弔唁。

沈鷹猝死無疑對其家庭是個沉重的打擊。如果其父母健在,應該是無法承受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苦的。然而,沈鷹的家人、親朋、同事在慨嘆的同時,是否會想一想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年富力強的他,猝然離世?是因為工作勞累?是偶然?還是另有他因?究竟是什麼樣的工作讓他如此頻頻加班,勞心勞力?又是什麼原因在其死後,南京公安局的一把手即前往其家中“慰問”?

警方公示的資料可以為我們找到些許答案。1990年畢業於國防科學技術大學的沈鷹,即參加了公安工作,曾先後任南京市公安局科技信息化處副處長、南京市公安局大數據中心主任等職。他的主要工作是推動公安信息化建設,先後參與和主持了公安部、省公安廳、南京市公安局多項重點信息化項目的研發和設計工作,如其主導研發的“數字警務綜合信息平台技術研究及應用”項目,成為公安部指定的推廣項目,至今已在全國包括江蘇、湖北、湖南、廣東、雲南等12個省130個地市公安機關使用。

該項目通過引進雲計算和大數據技術,設計搭建了“1+3(3)+X”南京公安信息化新一代應用體系(即由一個雲服務平台、三大數據資源庫、三大業務應用、三大延伸應用和N類專業應用),開發了一系列基礎工作和實戰應用系統,如“社區治理一體化平台”、視頻監控戶籍化管理的“金陵管家系統”、融合數據加上智能研判的“智慧刑偵平台”等,極大提高了公安系監控社會、民眾的能力。沈鷹也因為研發的項目獲得了中共公安部科技進步二等獎、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等,並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

據其同事介紹,沈鷹“工作起來有點忘我,他對中心每一個項目、系統甚至每一個界面都要親自過一遍,中心100多個系統他可以說是了如指掌”。可以想見,沈鷹在南京警方數字化監控民眾方面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這也就可以明白為何南京公安局一把手第一時間親到其家,而且同樣不難想像的是,在隨後的葬禮上,南京警方一定會搞得聲勢浩大。

然而,在中共和沈鷹看來的所有這些成果,或許正是沈鷹的催命符。去年8月,一名自稱是中共體制內的公安系統人員在網上曝光了中共搞大數據、大情報系統的諸多黑幕,稱中共以“更方便破案”為借口的數據監控成為對廣泛領域的民眾的迫害工具。

文章稱,身為公安人員的他曾一直認為大數據、大情報系統可以幫助一線人員更方便地破案(兩搶一盜、暴力犯罪、團伙作案等),但近幾年卻發現,大情報系統成為了中共對小部分族裔的迫害工具。

文章透露,在公安系統內部,有一套系統進行人員類別、標籤與畫像。這個人員畫像只在警綜系統內可以被看到,一般戶籍警對此完全看不到。人員標籤通常分為幾大類,包括涉恐人員、涉穩人員、在逃、涉毒、前科人員、本地關注人員、政治類、暴力恐怖類、群體性事件類、極端個人、矛盾糾紛類、其他人員等。

其中涉恐人員又包括“涉疆人員”“涉恐重點人”“恐怖或分裂組織境內關係人”“暴力恐怖犯罪刑釋解教人員”“被擊斃、判刑暴恐分子親屬”“懂制槍制爆技術人員”等。“涉穩人員”則包括被中共迫害的西藏人士、法輪功學員、宗教人士,而退役軍人則是當局“維穩”的重點,包括“涉軍人員”“下崗轉業志願兵”“原8023部隊退役人員”“對越自衛還擊戰退役人員”“企業軍轉幹部”“複員幹部”“傷殘退役人員”“其他涉軍人員”。

此外,“涉穩人員”還包括各類傳銷、非法集資等經濟案件中的受害人,如“萬家購物傳銷案”“天津私募股權基金類”“廣東邦家租賃公司非法集資案件人員”“河南擔保類非法集資涉穩人員”“泛亞涉穩人員”“e租寶涉穩人員”以及訪民,網上重點人物,有“前科”人員、民辦教師等。

政治類的則包括了新疆,西藏,蒙古等種族問題,其他還有八九學潮人員,氣功和宗教人士。文章列出的種類之繁多,幾乎覆蓋了各個民眾群體。

雖然無法確認上述所言是否與沈鷹研發出的系統有關,但其研發的系統很明顯同樣是助中共為虐的工具。那麼,在“天滅中共”、報應一個接一個的大勢下,沈鷹的猝死能是偶然的嗎?

僅僅翻看過去兩年的大陸新聞,就可以發現多地警察猝死、患癌身亡的消息,其中亦不乏網安人員。比如2018年10月24日上午,四川省內江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支隊長羅剛在參加全局工作會議時,突然猝死,時年46歲。

羅剛的簡歷顯示,他於1998年底至2009年任內江市公安局治安支隊警察,其後升任治安支隊副支隊長至2014年5月,任內江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至2018年1月,死前則一直擔任公安局網安支隊支隊長,其網安支隊的要務之一是監控法輪功學員,監控敏感人士。

再如2017年10月,四川平昌縣43歲網安大隊長趙永平被曝在患肺癌半年後死去。報導稱,趙永平所在的網安大隊是24小時工作制,可以做到及時預警、精準處置和打擊。趙永平經常替班,無論白天還是黑夜,在網安大隊總能看見他。住進醫院後,他還把辦公室挪進了病房。除了吃飯、睡覺,只要一醒來,便點開手機投入“戰鬥”,絕不放過一個“敵情”。而其所在的平昌縣公安局曾對數十名法輪功學員實施監控、騷擾、抄家、綁架、刑訊逼供、非法判刑,這其中不能說沒有趙的“功勞”。

不管沈鷹、羅剛、趙永平以及眾多的網警、眾多繼續追隨中共的警察、國安們是否相信,善惡有報是天理,而且報應從不缺失,只不過爭個早晚。看明白了的警察們,為了自身生命計,還是懸崖勒馬的好,切勿成為即將滅亡的中共的陪葬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