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盧斯達:在大國政治中被利用 表示你有牌可打

川普上台前後,很多人認為他一直說要狠狠修理中國,只是選舉話術,當不得真。但後來事情卻超出了很多人的想像,貿易戰持續了一年,談判仍不見有確切結果;從近湧現的各種變動可以預見,貿易戰只是預演更大更根本的衝突。本月初,美國國家情報局(National Intelligence)發表《全球威脅評估報告》(Worldwide Threat assessment report),直指中國在搞“極權底資本主義”,也就是向不少落後國家推銷另一種發展模式,對抗西方的民主自由制,是一種冷戰的延續,意味著雙方已進入意識形態戰爭。

意識形態之戰,就是涉及文化、文明和發展模式之戰,不只是一環“商業利益”。冷戰時期的美國和盟友“干預”其他地區,投入兵力,卻未必有即時的商業或資源利益,甚至蝕多過賺,焦頭爛額,但他們相信要守護自己的國家,就要守護一個文明圈不被移風易俗。他們相信西方那種文明模式搖搖欲墜,因為另一種模式正在崛起,所以要防止蘇聯將他們那一套模式輸出去。

即是說,不少人仍然一心“觀望”,認為中美之間只是吵架,最終會“床頭打交床尾和”,像朱鎔基所說,中美的關係好不到哪裡去,也差不到哪裡去,有可能會落得一廂情願。畢竟在川普勝選之後,這個星球的大部份觀察者和評論家都不認為川普會動手;正如不少人現在仍會心存僥倖,認為美國和中國之間,就只是經濟利益問題。“疑西論”也就是講,你沒什麼利益給他,對方不會“真心”幫助你。但這只是冷戰短暫平息之後的事情,冷戰沒那種一買一賣的“理性”,而是一切都是歇斯底里的防微杜漸。每個人都有價值,你對他的價值在於你可能會倒向敵對陣營,你可能會成為敵對陣營擴張的一塊骨牌。

沉沒成本是為了防微杜漸

五十年代之後有很多年,香港文化界也是冷戰兩個陣營的戰場,資金援助源源不絕的援入,有人寫反共小說、有人拍親共電影;兩邊都有社論、報紙、工作……從經濟的角度來看,大家都有工作和位置,以及給予自己意義的敵人,可謂不亦樂乎。很多錢都是浪費了的,但這對超級強國不是問題,他早就估算了很多都是沉沒成本,但一切都是為了防微杜漸。

相信中共官方一開始亦認為,一切只是錢的問題。後來習近平開始在內部示警,在新形勢下自己面臨七大危機,當中包括政治危機,害怕自己會失去政權,那就他們了解到美國不只是想要錢,中美的問題與日美廣場協定的問題不完全一樣,因為經濟上再爭持,日本還是美國在亞洲的當然前線,他們在政治上沒有原則性的分野。德國很反美,川普也不喜歡歐盟,但他們才是“床頭打架床尾和”的例子。

美國人見中國人透過聯合國、歐盟、華為、千人計劃(培育專業人員在外偷取各領域機密)之類的線路,試圖顛覆20世紀以來的世界體系,包括全球的行賂、由移民到留學生都參與的間諜、國家補貼的市場擾亂行為、收買其他國家的官員還有傳媒和學者……令他們感到自己的統治甚至生活方式正遭受入侵,這就不只是賺錢多和少的問題;也不是川普經常提的,美國被中國占很多便宜的問題。

我們都活在同一個意識形態建制

川普以外的美國軍政情報界正在想的,恐怕是更根本的問題,即美國的世界霸權和國家安全遭受中國嚴重威脅。若果川普心中只有貿易,也無礙,情報界會利用川普來推展自己更大的議程。比起錢,他們更要一個融入美國秩序的中國。但這樣的中國,不符合中共自己的集團利益,中國要是這樣開放,等於拿了中共的命。中共內部的七大危機之說,正正說明中美之間的那個問題,不是商貿利益這樣外層的可以用錢解決的事情。

而現在的問題是,問題似乎也不是川普一人。與川普在國內問題對立的民主黨,對於這套發展中的新型中國政策,並沒有太大異議。

整個世界不管是歐美還是東亞,是中國、香港還是台灣,我們都活在同一個意識形態建制,“建制”所以說是“建制”,是因為我們相信它恆之有效,是一個不輕易改變的“體制”。對東亞來說,大場景是中國的“改革開放”,是一個不會回頭的脈絡;在歐美,這是“中國正常化”的幾十年。在美國調度之下,中國進入聯合國、世貿,大體上被接納為國際社會的當然成員。中國對外的國家行為雖然近年不斷曝光,但因為與我們成長和接受的意識形態建制相衝突,也不符中美之間合作無間,構成世界秩序的根本的這個想像,所以我們會觀望、猶豫,到最後一刻也不相信世界已不再一樣。

據說不少德國民眾都認為美國對世界的威脅最大,卻很少人這樣看中國。至於港台之類的地方,大家都是“改革開放”的一代。就算是“支持民主”,也很吹捧“改革開放”和鄧小平體制,故亦不可能想像中美之間有互不相讓,甚至進入“意識形態戰爭”的一天。事實是國際關係變數多於常數。因為利益而盟友反目、或敵國之間破冰,向來被視作平常,但我們份外無法想像中美關係的破裂。不是這種破裂本身有多奇異,只是反映我們在常數之中成長,眼界被那種瞬間的和諧所局限。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都會聽到很多人會說,在兩強衝突的時候,小國要小心別被利用。其實被利用代表你有能力,你沒用處才沒人利用。被利用,有得入場,才有牌打。被利用的有得打牌,好過自己完全在局外,之後被單方面知會結果,然後接受“戰後安排”。中共崛起的時候,也利用自己的蘇聯贊助人,之後反客為主,何況其他國家。

或者這種自我剋制和謹慎,除了因為“中國人”害怕“槍打出頭鳥”的歷史性畏縮,也因為大多數人心底里都不相信中美關係真會壞得到哪裡去、中國的強勢沒有事情可以制止,所以自然不可輕易站邊和現身。

眾人恐懼的時候就等著有人貪婪

但這就好像投資或投機,眾人恐懼的時候,就等著有人貪婪。2014年香港雨傘佔領運動期間,美國國會也找過人去問當年的學生領袖,有沒有興趣去國會陳情,講一下香港發生什麼事。但不知是他們自己退縮,還是受到保守泛民政客的勸告,要規避“聯合外國勢力”的罪名,以示自己不是搞顏色革命的清白、或者是因為老成持重故“不想受外國利用”,最終學生領袖放棄了這大好機會。

後來運動潰散,打壓接踵而來,最後香港的政治活動者還是要回到“外國路線”,不管是台灣還是歐美。現在看當日的守身如玉,便是不必要的耽誤,坐這山,望那山,最後什麼都沒有。現了身又怎麼樣呢?難道不下注,中國就會認為你給他面子,然後就溫和一點嗎?這個看西藏和香港都會知道,對中國卑躬屈膝,在一個中國的框架自認做中國人,自認不想獨立、只求自治,沒有換來安穩日子,對方的侵略步伐反而加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