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鴨子是誰的?兩老人爭執不下 民警找來鑒鴨師鑒定!

一隻鴨子,兩位老人

引發的劇情一波三折

鴨子到底誰家的?麗水兩位老人爭執不下

幾經周折,警察找來鑒鴨師鑒定

本報記者盛偉通訊員李晨王璐/漫畫

一隻鴨的歸屬問題,讓麗水市蓮都區公安分局碧湖派出所的警察調解了好幾次。

“從過年調解到現在總算圓滿解決,事情雖小但故事值得講講。”昨天,警察朱智俠向錢江晚報記者講起了這個故事——

老漢李某發現自家鴨子少了一隻,而在同村另一戶張某家看到這隻鴨子,於是私自將鴨子抱回去引發糾紛。警察調解時,稱他將鴨子買下,錢讓雙方平分,遭到拒絕。無奈之下警察讓鴨子自行找家,去誰家,鴨子就歸誰,由於這其中有人作弊調解失敗。警察為此從菜場里找來了鑒鴨師,鴨子鑒定成功,終於確認歸屬,是老李的。沒想到幾天後,村裡的養鴨大戶說家裡多出了一隻鴨子,經辨認,是老張家的。

事情經過一波三折,終於圓滿解決。

鴨子到底誰家的?

兩老漢為此事報警

麗水市蓮都區碧湖鎮下趙村的老漢張某今年70歲,平時在院子里養了幾隻鴨子。老漢李某今年60歲,也養了幾隻鴨子。兩老都沒和子女住在一起,是遠房親戚,平時關係還不錯。

今年2月13日,李某發現他家的鴨子少了一隻,到處找都沒找到。“老張家也養鴨了,會不會去老張家了?”李某決定去老張家找。

老張稱沒見過李某家的鴨子,老李只好悻悻而歸。路過老張家鴨欄的時候,老李瞥了一眼,發現自家丟的鴨子就在裡面,灰白的鴨毛,短短的尾羽,老李認定那隻鴨子就是他家的。

老李二話不說,把這隻鴨子抱回了家。

兩天後,老張發現自家的鴨子少了,想起前兩日老李說鴨子不見了,就跑到老李家鴨棚一看,老李家的鴨子沒有少,並且裡面有隻鴨子是他的。

老張想想氣不過,抱起鴨子就往家走,剛好被老李撞見。兩人都稱鴨子是自家的,但都拿不出證據,相互指著對方叫罵了幾句之後,選擇了報警。

警察放鴨自行找家

有人作弊再惹糾紛

處警的是年輕警察朱智俠。他把吵得面紅耳赤的老張和老李的手拉了過來說:“既然這鴨子分不清是誰家的,要不就這樣,派出所今天晚上加個餐,我自己出高價把這鴨子買下,錢你們一人一半。”

老李同意警察的提議,但是老張說不蒸饅頭爭口氣,別人還以為他倚老賣老佔便宜,堅決不同意這一處理方案。

朱智俠又生一計,把兩家人的鴨子都放出去,晚上鴨子回誰家就是誰的。

這一招似乎得到了兩個人的認可,兩人在出警單上都簽了字。小朱長吁一口氣,回到所里。“這個計策是小時候看包公斷案學的。”朱警官笑著說。

沒想到次日清晨,老李又打來報警電話。

朱智俠再次匆匆來到現場,兩人又在互相對罵。

原來前一天調解好回家的老張越想越不對,這鴨子這兩天住在老李家鴨棚,難免會和他家的母鴨子培養出感情,這一來“樂不思蜀”不回家怎麼辦?

傍晚時分,老張挑了根竹竿,把鴨子趕回了家。老李見鴨子沒回家,心裡雖然有點不爽,但覺得要尊重鴨子自己的選擇,硬生生憋回了怒氣。

2月16日早上,老李聽鄰居說鴨子是被老張趕回去的,他這火氣蹭一下就上來了,又到老張家門口要個說法。

這老張倒也大大方方承認:“這鴨子就是我家的,我趕回家怎麼了?”

老李於是向警察求助。

鑒鴨師提供專業意見

兩家的鴨子都有了歸屬

兩家爭鴨子的事情全村都傳遍了,好多人都來圍觀。人群中,也有人問張李二人自家的鴨子有啥特徵。

老張說,自家的鴨子小時候背上點了黑漆,長大了背上有塊毛是灰的。老李說自家的鴨子修過尾羽。

警察朱智俠又想出一辦法,他找來菜場賣鴨子的老闆作第三方鑒鴨師,讓他根據經驗判斷一下鴨子的歸屬。

專業的就是不一樣。已經賣鴨十餘年的鴨老闆表示,鴨背上的黑毛雖然判斷不出,但是鴨子剪過尾羽這一特徵可以一眼看出來的,據此他判斷鴨子是老李的,於是警察把鴨子交給了老李,老張也就無話可說。

本以為事情就此結束,不曾想,後來老張家的鴨子也找回來了。

村裡的養鴨大戶老楊給警察打來電話,稱他家裡多了一隻鴨子,應該是老張的,因為背上點了黑漆。最後在警察的見證下,老張將鴨子趕回家中。

這場因鴨子引起的糾紛終於圓滿收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