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保護家園 美公民自費搭建邊境圍籬並巡邏

現年79歲的羅伯特·莫平(Robert Maupin)是一位退休機械師和志願治安人員,他用了數十年時間,花了幾千美元,從自家後院開始,保護美-墨邊境。

他沿著兩國邊界豎起自己搭建的圍籬,距美國政府的圍籬只有幾步之遙,他解釋說現有的圍籬力度不夠。

莫平住在聖地亞哥郡東部的Boulevard,這個地方人口只有三百多,是聖地亞哥邊境巡邏區最崎嶇、最偏遠和最荒涼的角落,他的父親在那裡買下了250英畝的牧場。

1948年,他從父親手上繼承了這個牧場。他和高中時代的戀人、後來成為他妻子的珍妮特(Jeanette)一起搬到這裡,並有了兩個孩子。

他的牧場南邊與墨西哥接壤。三十多年來,莫平一直用一支70磅重的步槍和一件20磅重的防彈背心來保護他的牧場,正如他所說的那樣,以免“成群結隊的人(通過他的後院)入侵他的國家”。

“我希望(美國政府)能夠建牆——沿整個邊界建牆,否則,我一刻都不得安寧。”他說。

羅伯特·莫平(Robert Maupin)站在自己250英畝大的牧場里。該牧場位於聖地牙哥郡東部“大道”(Boulevard)的美墨邊境。

目前,莫平的牧場有兩個圍籬:他自己的圍籬,和往南60英尺的地方——美國政府的圍籬。他用了五年的時間,耗資2萬5千多美元搭建和修復他的圍籬。

政府圍籬取材自鋼製著陸板,大約10英尺高,由於圍籬板水平放置,所以非法入境者可以踩著板面兩側的凹槽攀爬跨越進入美國。

“如果圍籬板垂直安裝,那‘跨欄’的難度就大得多。”莫平告訴英文《大紀元時報》說。

政府圍籬擋住了車卻擋不住人

目前這個政府圍籬是在20世紀90年代的門戶看守計劃(Operation Gatekeeper)下安裝的。聖地亞哥邊境巡邏區曾經是墨西哥非法移民和毒品走私的主要樞紐,幾乎有一半的美國非法移民造成的騷亂髮生在該地區。

這個圍籬架起來以後,幾乎完全擋住非法越境車輛,卻擋不住非法越境的人。於是,美國沿著原圍籬的方向在主圍籬的最西側豎起了二道圍籬——莫平的牧場不在圍籬保護範圍之內。

“他們看大門,卻沒有看大門與大門之間的圍籬,也就是說,沒有看入境口岸。”莫平說。

莫平牧場以西的邊界保護加強了,結果,行腳的非法入境者向東奔著他的牧場來了——從這裡更容易越境。最終,幾年後莫平只好豎起了自己的圍籬。

“由於政府圍籬很容易攀爬,我就豎起了自己的圍籬,於是非法入境者的腳步慢了下來,邊境巡邏隊贏得了更多的時間來逮捕他們。”莫平說。

他的圍籬長度超過一英里半,高10英尺,與政府圍籬高度相同,不過他的圍籬上有剃刀線保護。

“他們要剪掉我的圍籬或在下面挖通道,那可是要花時間的,這樣我的巡邏工作就容易了。”莫平說,“這是我建圍籬的初衷。”

沒有圍籬的牧場曾一度成為犯罪的溫床

在20世紀80至90年代,那時沒有圍籬,結果莫平的後院成了犯罪的溫床,毒品走私犯、包括MS-13在內的黑幫組織、武裝人士以及非法移民者紛紛前來。莫平說,他的牧場這些年來“接待”過數以千計的非法入侵者。

“我們原本平靜的生活被打亂了。”他說。

根據來自美國司法部(Department of Justice)的一份報告,在聖地亞哥與墨西哥埃爾卡洪(El Cajon)和坎普(Campo)接壤的東部邊境巡邏區,其中包括莫平居住地,當時大約有120名特工負責巡邏約50英里的邊境,即每英里大約有2名特工。

由於沒有任何外在障礙阻止個人和車輛越境和進入他的私人領地,莫平說他只能自己巡邏。

他與邊境巡邏隊建立了良好的關係,並通過了海關和邊境保護公民學院(Customs and Border Protection Citizens Academy)考試認證。

他還在他的牧場周圍安裝了攝像頭。他沒有告訴大紀元記者有多少攝像頭,他說因為“他​​們”(從墨西哥一側的山上向這邊瞭望的毒販和走私者)會(從記者的報導中)知道。他還在房子里裝上了無線電,以便與巡邏牧場的志願者溝通,併購買了裝備和槍械。

當他抓到一個入侵者時,就打電話通知邊境巡邏隊。晚上,他和志願者們穿上迷彩軍用裝備和夜視鏡去巡邏。他的妻子也會幫忙打打下手,過去他們經常一晚逮住二十至一百多個非法入境者。

墨西哥武裝警察前來威脅他

莫平有一堆照片,照片上的內容有的是成群成群的人越界進入他的牧場,有的是非法越境者在他的圍籬上切洞“簽名”(如代表黑幫組織MS13的“M”)”。

羅伯特·莫平(Robert Maupin)拿出一張照片,照片上他的圍籬被人切出一個“M”狀的洞,這是黑幫組織MS13的記號。

照片中的一些人是為毒品走私犯工作的墨西哥官員。莫平透露,他們頻繁至每周都會以“武裝偵察”的名義越境闖入他的牧場,尋找任何可能成為他們“絆腳石”的人。

“我花了五年時間搭起這個圍籬”,他說,“每次他們把它捅破了,我就再修好。”

莫平收集這些照片的目的是想記錄下那些從他牧場進入美國的非法越境者給他帶來的困擾和考驗。這些照片大多數拍攝於20世紀80至90年代。

這位自封的治安員表示,由於他配合邊境巡邏隊和美國政府的工作,那些邊境犯罪組織因此而找他麻煩。後來他從邊境巡邏隊那裡得知,卡特爾(暴力犯罪組織)已經為他下了一萬美元的賞金,他便開始穿防彈背心。

1985年8月,莫平和他的家人被一支墨西哥軍隊劫持,做了大約四個小時的人質,原因是他向聯邦緝毒署(DEA)報告:墨西哥那邊有一個甲基實驗室。

1985年,照片中的八名士兵闖進羅伯特·莫平(Robert Maupin)在聖地牙哥郡東部“大道”(Boulevard)美墨邊境的家中,挾持他和家人做人質。(來源:Robert Maupin)

“我和妻子站在露台上,聞到一股氣味,就像醫生辦公室的味道。”這位79歲的老人回憶說,“我想了一會兒說,這是乙太的味道。”

莫平立即打電話給一位做緝毒卧底的朋友,這位朋友告訴他,乙太是製造甲基苯丙胺的成分之一。“他說如果你在家裡就可以聞到墨西哥那邊傳過來的味道,那他們一定是用船運過來,就在岸上加工。”

朋友幫他聯繫了洛杉磯的美國緝毒署DEA的一位特工,他們一起通過托馬斯兄弟指南(Thomas Brothers Guide)找到了甲基實驗室的位置。然後,他告訴莫平,他會將這些信息傳遞給他們的墨西哥同行,他們會把實驗室關閉。

然而,莫平說,他們沒有這樣做。

相反地,大約一個星期後,那天他和十幾歲的女兒正在牧場,一支墨西哥軍隊將他們包圍起來。

他們被解除了武裝,並步行四分之一英里回到房子里。

莫平靈機一動,領著他們往一條牛徑去了,於是他17歲的女兒丹尼斯偷偷跑回屋裡,給邊境巡邏隊打了電話。

當這些人感到不對勁時,想從北邊溜走,但還是被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逮住了。

“他們來這裡的目的是告訴我‘不要管閑事’。”莫平說。這是邊防巡邏人員放那八名士兵回國時,從他們那裡了解到的。

事件發生後,他在前面的草坪上懸掛了一面美國國旗。

他相信會有邊境牆

儘管自行保衛邊境任務艱巨,成本巨大,但莫平表示,除非美國政府有一天在整個南部邊境建了牆,否則他不會停下來。

“我為什麼要向一群罪人投降?這是我的國家,而不是他們的國家。”

不過,他相信這一天會到來的——會有邊境牆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英文記者KIMBERLY HAYEK報導/安琪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