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蔣勁夫把家暴風波比喻為"餿包子":我咽下去了

蔣勁夫

蔣勁夫風波後首發長文

2月25日報道2月25日,蔣勁夫在個人公眾號更新一篇題為《我在上海》的文章,這是蔣勁夫在家暴事件後首次髮長文坦露心聲,他把家暴事件比作”餿包子”,而這個”餿包子”已經被他咽下去了,疑似已經放下過去,開始重新生活。

蔣勁夫在文中寫到,自己在經歷著一系列事件後覺得自己以前很傻,自己曾經把道理看得很明白,但是事情攤到自己身上就會發懵。他還寫到爸爸曾經對他說過的話:“人如果倒著活可以少走很多彎路”,“路是自己走的,誰都不能替你走你自己的人生之路。”。他把此次家暴事件比作“餿了的包子”,稱餿了的包子已經被他咽下去,疑似已經放下過去,開始重新生活。

蔣勁夫《我在上海》全文:

記得上一次指尖在鍵盤上飛舞,系統好像叫windows。

我對電腦的自信建立於小學,那時盛行一種叫“星際爭霸”的遊戲。男生們下了課,課桌圍著,樓道上走著,食堂飯桌吃著,唧唧喳喳三五成群的無不聊著這個遊戲,什麼人族蟲族還有神族,順帶一提的是我是神族的粉絲,那個好像是叫影子武士的對吧,可以隱身,走路帶風那個,我幻想過自己手臂上也能長出那樣的激光劍,遊走在戰場間,取敵人首級於瞬息之間。

這是一點點還殘存在我腦海中的記憶。

當然之後的“反恐精英”槍戰遊戲也是如同“星際爭霸”一般,將每個男生的心抓得牢牢。

可就是不知道怎麼了,電腦,這個曾經這麼息息相關,和生命緊緊綁在一起的時代產物,隨著時間的推進突然像一節脫了節的列車,“唰”的一聲飛出了軌道,神不知鬼不覺,我自己也全然沒有感受到列車車身變輕,只看著眼前的風景飛一般的往腦後躥去。

不得不說,用電腦打字是真的吃不消啊。手連接小臂,小臂連同大臂,大臂頂端肌肉又連接著斜方肌和後脖頸,像擰毛巾一般揪在一起,這不算什麼。最擰巴的不是肌肉組織,而是生了銹的大腦,那不是能用擰巴能形容的,那感覺如同餿了的一個包子扔進馬桶里,堵得嚴嚴實實,衝下去是臭,沖不下去冒上來的也是臭。

那為什麼還要這麼堅持下去呢?

合上電腦,打遊戲去吧!

合上電腦,喝酒去吧!

合上電腦,看電視劇去吧!

合上電腦,不就完了嗎?

我習慣了手中緊握的筆和筆尖在白紙上飛舞時留下的“沙沙”悅耳聲音。在最艱難的那段時間,這悅耳聲音由我自己創造,這悅耳聲音將我思緒抽離,這悅耳聲音助我脫離苦海。我寫掉了兩支圓珠筆。我看著心裡烏雲密布的天空開始嘀嗒嘀嗒落下雨滴,我看著所有雨滴串成了線順著筆尖留在了白紙上,不一會兒字裡行間吸收了雨水的情緒,變成了不會笑也不會哭的墓碑,深深地落在土地里,土地因為墓碑的沉重而向外擠壓,翻出泥土,清柔的紙張被每一次有力的落筆而留下除了筆墨之外深深的痕迹,這痕迹又留在下一張還未書寫的紙張上。

我看著一頁頁牢固的回憶而感到舒心。

現在低頭看著鍵盤上的一個個字母按鍵,鬧心。

電腦熒屏發出無力的熒光讓我感到噁心。

我想起那個餿了的包子,那時我無論如何都要吃下去的包子。扔掉了,堵在那裡,會更噁心。

我總會,不對,應該說人總會回頭看看自己的過去,有時想到一些事,或低頭一聲苦笑,或長舒一口氣陷入深深的沉思。前兩天來上海的一位友人說:

“你要是覺得自己以前傻了呀,那就說明你進步了”

爸爸也曾和我說過,如果人能倒著活,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道理真的都明白,別人的破事兒感覺自己看得也比誰都明白,可為什麼換到自己頭上就懵了呢?想必不僅是我,大家也許都會有這樣的問題。這很正常。

路是自己走的,誰都不能替你走你自己的人生之路。

每一個腳印深深地落下,感觸大地的深沉,呼吸天空的靈氣,順遂時間的引導。前面或許是陽光道,也有可能是荊棘地,陽光道飛馳體會陽光普照之明朗極速奔跑之快意,荊棘地前行體會匍匐之艱辛與荊棘枝條劃破皮膚之火辣,無一不是體會。

也算是第一次自己獨立用電腦完成的一篇文章了吧,全程如同便秘一般難受,渾身冒汗筋疲力竭。

不過這餿了的包子終究沒有堵在那裡,也不是衝下去了,是我咽下去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網易娛樂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