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另外空間的竹林寺和靈隱寺

現代人多從科幻影片中,通過虛擬幻想出另外空間的奇異世界;而在中國古代,有些人卻能在因緣際會下進入另外時空,我們從相關的記述中也能一窺另外空間的景象。

圖為清愛新覺羅永瑢《永瑢仿諸家山水冊.仿仇英山水》。(公有領域)

現代人多從科幻影片中,通過虛擬幻想出另外空間的奇異世界;而在中國古代,有些人卻能在因緣際會下進入另外時空,我們從相關的記述中也能一窺另外空間的景象。

僧人赴約巧入另外空間

法本告訴一位僧人相州西山有一座竹林寺,如果有機會一定前往造訪。圖為清黃增《黃增人物(二)冊.人物故事六》。(公有領域)

據《玉堂閑話》記載,晉朝天福年間,一位僧人曾與僧人法本有約。法本告訴他,相州西山有一座竹林寺,如果有機會一定前往造訪。

僧人記著約定,慕名前往。當他來到相州後,鄉民告訴他,那裡空有竹林寺的稱號,已沒有寺院房舍了,但僧人還是決定親自去看一看。

他來到竹林,四周除了青翠的竹林、石柱外,並沒有任何房舍。他想起僧人法本說,只要敲打石柱就能見到他。僧人就用手中的小禪杖敲打石柱。剎那間,風雨四起,漆黑一片。當他再睜開眼睛時,眼前豁然一片明朗,但見眼前樓台聳立,而他已經置身於寺院的山門之下。

他走進竹林寺,看到法本面帶喜悅地歡迎他的到來。法本的老前輩問道,為什麼帶僧人進入秘殿。法本說,為了兌現昔日的約定,才邀請他到訪。老前輩囑咐法本,請僧人吃過齋飯後,就送他離開,因為那裡沒有僧人的位子。

吃過齋飯,僧人與法本在竹林寺門前道別後。僧人只覺轉眼天昏地暗,不知該走往何方,定神再一看自己,卻已站在石柱旁了,而剛才的樓台寺院全都消失了。

另外空間的靈隱寺?寶公循聲誤入

河南嵩山有一高士名叫寶公。有一年,他前往白鹿山時迷了路。圖為宋梁楷《東籬高士圖》。(公有領域)

在北齊初年,也出現了一位高士進入另外空間的異事。

河南嵩山有一高士名叫寶公。有一年,他前往白鹿山時迷了路。快要過午時,忽然他聽到一陣悠遠的鐘聲,於是他循著鐘聲而行,翻山越嶺後,在叢林深處發現一座金碧輝煌的寺院。

他抬頭一看,山門的匾額上寫著三個大字“靈隱寺”。更奇特的是,五六隻白毛黑嘴的大狗守護著山門,每隻狗都像牛一般大。這些狗都盯著寶公。

寶公從來沒見過體型如此高大的狗,嚇得他趕緊往回走。這時,從外面走來一個胡僧,寶公向他打招呼,但胡僧並不理睬,也不回頭,徑直走入門內,那些大狗也隨著他進門。

寶公看了許久,不見人蹤,四周屋宇房門也都關著。寶公便進入講堂,看到床榻和高座擺放得格外整齊,他就坐在西南邊的坐具上休息。

過了很久,寶公聽到一陣聲音。抬頭一看,只見房頂裂開一個井口般大的窟窿,從那窟窿中飛下許多僧人,一下聚集了五六十人。他們依次坐好,互相問道:“今天在什麼地方吃齋飯?”

有的說在豫章,有的說在成都、長安、隴右、嶺南,甚至是天竺五國等等。什麼地方都有,每個地方都相距遙遠。當最後一個和尚飛下來時,眾僧問他為何來得這麼晚?

晚到的僧人說,因為今天相州城東彼岸寺有一個講會,由鑒禪師主持,來了很多人各抒己見。有個聰慧的後生,不斷地提問與辯難,場面非常可觀,所以不知不覺就來晚了。

寶公一聽是鑒禪師,而他正是鑒禪師的弟子,於是站起來,整理一下僧服,走到他們面前,說:“鑒禪師是寶的師父。”

那些僧人打量著寶公,瞬間,整座靈隱寺連那五六十名僧人瞬間消失。只剩寶公獨自一人坐在磐石柞木之下,四周除了秀麗的山景,空無一物。

寶公走出山林後,將此事告訴了尚統法師,並問那是怎麼回事?尚統說:“那座寺院建於石趙時期,由佛圖澄法師所建。時至今日,已經年歲久遠。古時,聖賢住在那裡,那不是凡人所住的地方。它時隱時現,並能經常遷移變化。”

到了隋朝,侯白撰修《旌異記》時說到:“現在行走於那座山上,還能聽到寺院的鐘聲呢!”@*#

事據《玉堂閑話》卷一、《旌異記》

【編後語:《玉堂閑話》,五代王仁裕(880-956)所撰。內容主要涉及唐末五代時期中原、秦隴和隴蜀地域的史事和社會傳聞,多數為王仁裕親身經歷或來自於同時期當事人敘述的記錄,具有很高的文學價值和史料價值。

《旌異記》是侯白創作的國學經典類書籍。成書於隋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