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地方龍頭國企債務危機 習近平喊話防系統性風險

近期中國債務違約頻發,連地方龍頭國企都爆發危機,已經驚動中共高層,習近平強調,要防止系統性金融風險。有分析師表示,中國國企負債之高,每年面臨6萬億元的減債壓力。

金融系統風險迫近,習近平喊話。

近期中國債務違約頻發,連地方龍頭國企都爆發危機,已經驚動中共高層,習近平強調,要防止系統性金融風險。有分析師表示,中國國企負債之高,每年面臨6萬億元的減債壓力。

地方國企債務危機一觸即發

陸媒《財新網》2月25日報道,繼三天前未能按期支付一筆海外美元債的利息之後,青海省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青投集團)在國內發行的2000萬元非公開定向發行債務融資工具(PPN)亦未能按期兌付。

據財新從不同信源處獲悉,青投集團2月25日到期的“18青投PPN001”未能按期兌付,已經構成違約。

這是20多年來首家海外債券違約的國有企業;市場普遍認為,青投集團的債務問題如何解決,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地方政府“救不救”。

陸媒《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2月26日傍晚,青投集團相關負責人表示,2000萬元非公開定向發行債務融資工具PPN本息於昨晚(2月25日)7時轉到上清所託管賬戶。並說,導致此次違約的原因是,之前到位的資金因與一家融資租賃公司打官司,賬戶被法院凍結。

受此影響,標普2月26日發布報告,將青投集團主體和存量債券的評級從B+下調至CCC+,理由是“青投集團過去數月未能接續部分信託貸款和融資租賃資金,流動性顯著惡化”。但標普並未將此次利息未能如期兌付視為違約,理由是“青投集團很可能在5個工作日的寬限期內在青海省政府的幫助下償付債券利息”。

按照青投集團披露的2018年中報,公司短期借款高達112億,應付票據13.7億,1年內到期的非流動性債務76億,應付利息2.8億,應付債券66億,長期借款136億。因此,公司短期可能觸發違約的債務高達205億,加上高度敏感的債券,規模高達271億。而公司流動性資產只有100億出頭,其中33億還是存貨。這就是說,青投集團債務危機一觸即發。

自由時報》報道認為,青投集團作為中國地方政府融資平台(LGFV)和省級國有企業龍頭,預期地方官員可能會介入防止違約,因此事出乎外界預料,也讓外界擔憂中國系統風險上升。

習近平喊話:防止中國系統性金融風險

中國企業債務違約愈演愈烈,違約金額從2017年到2018年飆升了4倍,達到1200億元人民幣。2019年新年伊始,中國最大民營企業中國民生投資集團發生債務違約,加上國企青投集團的違約風險,引發市場對中國系統性金融風險的擔憂,就連中共監管層也對此發出警告。

2月25日(周一),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對記者表示,目前“形勢複雜而嚴峻”,系統性風險依然存在:“即使最初的風險已經化解,在化解過程中可能還有新的風險,存量風險化解了,可能還有增量風險。”

與此同時,中共央行也說,經濟面臨下行壓力,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等重大任務艱巨,很多矛盾同問題仍然突出。

由於風險不斷顯性化,中共高層近期對這部分的喊話尤其頻繁。

2月22日(周五),習近平在官方場合表示,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特別是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根本性任務,中國應當平衡好穩增長和防風險的關係。

國企每年減債壓力高達6萬億

華創宏觀分析師張瑜、王丹1月3日撰文表示,如果未來兩年央企和地方國企凈資產延續當前的增速,央企凈資產年增速保持在8%,地方國企凈資產年增速保持在11%,要實現在2020年底壓減資產負債率2個百分點的目標,未來兩年(2019-2020),從支出端來看,中國國企每年至少面臨6萬億左右的債務消減壓力(其中利息支出5萬億/年,債務凈壓縮1萬億/年);從資金來源端來看,中國國企每年利潤留存預計1.5~1.6萬億,資金缺口4.5萬億左右,利潤留存恐獨木難支。

也就是說,中國國企每年除了承擔債務付息支出超過5萬億以外,還需要凈壓減負債規模超過1萬億。

由於國企負債率居高不下,有國際知名評級機構將中國地方政府信用展望降低至負面。

2018年12月3日,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發布報告稱,中國地方政府展望負面,主要原因是地方國企槓桿率仍較高。

穆迪副總裁/高級分析師杜寧軼表示,“因地方政府基建支出需求超過其有限的直接舉債融資能力,地方國企負債將繼續增長。”

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10月31日,地方國企(包括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負債達到人民幣60.0萬億元,較2017年同期增長8.7%。該負債規模是同期地方政府直接債務餘額的3倍有餘,或接近2017年全國GDP的四分之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賀景田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