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越戰不為人知的虐殺平民事件

後來有人發現一處地方有二千八百多具屍體被集體埋葬,另外在一個名叫石磨溪的山坑裡找到四百多個頭顱,從屍體種種痕迹來看,相信是越共把不願與共軍合作、或被越共視為反共的平民及政府軍政家屬等推下坑去,如同處決的手法以手榴彈炸死及以機槍近距離射殺。

越南戰爭,簡稱越戰,又稱為第二次印支戰爭,始於1961年,終於1975年4月30日,結束距今噎整整三十七年。這場表面上看來是越南南北雙方人民間的內戰而互相殺戮,但卻被視為是冷戰時代的一場以中蘇為首的共產主義集團和美國領導的世界民主主義之間的熱戰。美國歷經艾森豪威爾、肯尼迪、約翰遜、尼克森四任總統,派出五十多萬軍隊,以每秒鐘耗放百美元的巨款來投入這場戰爭;作為北越後盾的中共亦秘密派出三十二萬“志願軍”參戰,打著“抗美援越”的旗幟對北越政權援助各種戰爭物資超過二百多億美元。越戰雖然已成為歷史,越戰背後很多不為人知的事實雖然隨著參戰各國的機密檔案解除而逐漸公諸於世,但也有一部分仍然不被披露,世人鮮有知道。如在1968年戊申中國新年,北越軍發動順化戰役屠殺南越平民事件就是其中之一,至今越共政權仍然閉口不談,妄圖將這段歷史掩蓋、繼續隱瞞下去。

根據1954年日內瓦決議,越南暫以17度北緯線成立南、北越兩個分治的國家。1959年開始北越政權政策畫以武力統一南越,不但派遣大量軍事人員潛往南越組織武裝暴動,並將整師團的北越正規軍通過“胡志明走廊”及南北越分界線不斷向南越集結,逐漸對南越政府軍各個據點公開進攻。1960年北越政權在南越豎立起瞞騙國際社會、由其幕後支撐的叛亂組織“南部解放陣線政府”。

1961年5月,美國為了幫助南越政府掃蕩叛亂組織,派遣一支特殊部隊進駐南越,從而開啟了美軍戰鬥部隊進入南越戰場的先河,標誌著越南戰爭的開始。1964年8月2日,震驚世界的“北部灣事件”發生後,越戰逐步升級。1968年戊申新春期間,超過八萬北越軍和南部游擊隊分別在南越各大城市發動總攻擊,首都西貢及中部承天省的古都順化城是主要目標。西貢戰役由南部游擊隊負責,實際大部分是變相的北越軍,指揮作戰為陳文茶上將、黎德英大將、特務頭子梅志壽、武文傑政委、陳白騰。順化戰役則是清一色的越過分界線、來自北越的正規北越軍,由陳文光上將、黎明少校指揮,配合由申仲一率領從北越滲透進順化的武裝部隊及潛伏的特工隊、游擊隊。

1968年12月31日晚,正藉戊申年初一子夜時分,黎明和申仲一集結近八個營北越軍,由順化城內的共黨潛伏份子及一些親共人士指引,向所有政府軍、政據點發動襲擊,當時因大多數政府軍政人員尚在中國新年休假中,故共軍在24小時內便佔領了整個城市,但西碌機場和駐守順化城的第一師團的芒加軍營仍在政府軍手中,尤其芒加軍營只有二百多名守軍,卻一直頑強堅守抵抗,使共軍屢攻不下,付出極大代價。

至第三日,戰局穩定下來,自鄰接南北分界線的廣治省和中部蜆港市的政府援軍源源來到,並開始攻擊城內的共軍。從西貢增援的三個精銳傘兵營則空降到芒加軍營,佔領一段城牆後,進入城內與共軍展開寸土必爭的巷戰,雙方戰況激烈,街頭屋裡到處都有倒斃的軍、民屍體。最後政府軍終於把西碌機場解圍,並重新佔領了安舊門。共軍在彈藥耗盡,兵源不足,且在被圍之下,求救於陳文光指揮的北面部隊,從而作出反攻,但在善戰的“紅帽子傘兵團”堅守之下,共軍終於被擊退,並損失更多士兵。

戰鬥數日成膠著狀態,北越軍在沒有援兵,且彈藥又得不到充足供應,只好致電河內要求武元甲大將和文進勇大將增援士兵和補充彈藥。至第十日,北越援軍越過南北分界線開向順化,但途中卻遭到精銳的美海軍陸戰隊擊潰,大批共軍死於越美空軍戰鬥機的轟炸及武裝直升機的掃射,彈藥也運不到被圍在城內及香江北面共軍的手。香江南面則完全掌握在政府軍手裡。香江是順化皇城前的一條護城河,分為南北兩面。

戰事進入第13日,美海軍陸戰隊配合南越海軍陸戰隊向城內北越軍發動猛烈攻擊,一隊有“藍帽子”之稱的南越海軍陸戰隊攻破了共軍在城北一部分防線,並切斷了北越軍通往外面的運輸線,但共軍仍然繼續死守,雙方激戰了11日。延至2月19日,在彈盡援絕,缺水缺糧,士兵死傷枕藉之下,北越軍指揮黎明不得不下令撤退。

21日開始,美國和南越的3個營海軍陸戰隊,以及第1師團數個營士兵一齊向城內外的北越軍發動總進攻,同時由於天氣良好,美越空軍不斷轟炸共軍的據點及其後撤、掩護部隊與運輸線,沒有防空炮火的北越軍在越美陸空聯軍作戰之下死傷遍野。

翌日,北越軍為掩護撤退而留下的一批敢死隊突然反攻,再度佔領城內的一些據點,試圖作困獸之鬥。南越政府軍第1師團的“黑豹隊”由陳玉魁少校指揮,在入夜後突襲躲在城內民屋的共軍,並進行了近身肉博戰,肅清城內各個零星據點的殘餘共軍。

2月23日晚至24日凌晨時分,政府軍終於擊潰了北越軍在順化城常四門富文樓旗台的最後一個棲身地,把共軍的那面“南部解放陣線政府”的旗幟取下,升起越南共和國的國旗,從而結束了北越政權南侵發動的順化戰役。

被譽為越南紫禁城的古都順化皇城,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之一,從1558年建成後,至1968年,在約四百多年的歷史長河裡,受盡戰爭的洗禮,長期間沒有得到修整,本已被風雨歲月侵蝕得斑駁不堪,經此一役,城裡城外的建築物彈痕累累,有些破損到只剩下斷壁殘垣,甚至蕩然無存。

順化戰役不僅沒有讓河內政權在南越領土上豎立起一個傀儡的“南越解放陣線政府”,反而令其損兵折將,受到巨大的傷亡,雖然河內政權迄今沒有公布其軍隊的傷亡數字,但越戰終結後有報導稱,有數千名共軍衝鋒隊被派到順化作戰,最後只有三十多人返回北越。北越軍陳文茶上將後來在其所寫的回憶錄里說,許多部隊戰士上陣,無一人歸返。陳文茶還承認,被擊斃的北越軍十分年輕,身上還穿著嶄新的卡其布軍服。

據當時戰役結束後,美越統計在戰場上數到的共軍屍體及被共軍自己埋葬的共有八千具之多。越南政府軍有384人陣亡,美軍有150陣亡,平民死於炮火中超過八百人,受傷人數有一千九百人,但有近七千平民與政府公職人員失蹤。後來有人發現一處地方有二千八百多具屍體被集體埋葬,另外在一個名叫石磨溪的山坑裡找到四百多個頭顱,從屍體種種痕迹來看,相信是越共把不願與共軍合作、或被越共視為反共的平民及政府軍政家屬等推下坑去,如同處決的手法以手榴彈炸死及以機槍近距離射殺。自北越統一整個南越後,河內政權一直呼籲“民族和解”,但三十多年過去了,其仍然以戰勝者的姿態來對待南越人民,其對南越人民犯下的一些戰爭罪行仍然默不作聲,不肯公布究竟虐殺了多少順化平民,埋葬在何處,誰是這起事件的罪魁惡首。

順化戰役指揮者之一的黎明少校,最近在他的一部回憶錄中提到這起殘酷屠殺事件,他不無後悔的說:“儘管在戰爭中發生難以避免民眾的死亡,就算是在那場總進攻戰役中,誰人對平民犯下了罪行的都應該要遭到懲罰;許多民眾被無辜判罪處死,不管是什麼理由,這是民族解放陣線指揮人員該負起的責任,包括他本人在內。”

不管黎明少校這番說話是暗指他的上級指揮者,或明示他自己的責任,這種令人髮指、慘無人道的屠殺手無寸鐵的無辜平民的罪行,不會因為河內政權不公布而被掩埋,也不會因時間的流逝而煙沒,事實真相會永遠留在越南歷史的畫卷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