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大媽五年花五十萬買收藏品:上萬字畫最多值兩三百!

退休金只有2000餘元,卻在5年時間裡,從7家收藏品公司購買了上百件所謂收藏品,花費高達50多萬。但是,這些她視若珍寶的藏品,經過鑒定只是“小學五年級水平的畫作”,上萬元的字畫最多也就值兩三百元。58歲的濟南市民張若溪(化名),看著房間里堆積如山的“收藏品”一臉愁容,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上百件字畫、玉璽、錢幣、紀念幣…

張若溪的兩個房間內堆滿了上百件收藏品。記者程凌潤攝

推銷藏品套路多捆綁理財玩新花樣

2月25日上午,記者來到張若溪家中,她講述了自己購買收藏品的經歷,並展示了兩個房間里堆積如山的上百件收藏品。不僅有名人字畫,還有各種錢幣、玉璽等物品,這些收藏品大部分沒有打開包裝。

出生於1961年的張若溪是濟南某企業的退休職工。“2014年年底,我的一個朋友給我介紹了收藏錢幣的公司,我就買了幾套外國錢幣。”張若溪說,最初那家收藏錢幣的公司位於濟南山大路數碼廣場附近,名叫濟南華藏閣商貿有限責任公司,她去之後還領到過免費的禮品。

“每次去都能看到工作人員招攬老年人免費領禮品。”談到收藏品公司的套路,張若溪說,所謂的免費禮品就是一個誘餌,他們真正的目的還是向老年人推銷收藏品。

張若溪的兩個房間內堆滿了上百件收藏品。記者程凌潤攝

“推銷人員說收藏品有很大的升值空間,甚至價格可以翻好幾番。”張若溪在退休以後的主要收入來源是每月2000多元的退休金,而她之所以下決心購買收藏品,就是想要賺錢給兒子結婚。“推銷人員還承諾,他們可以幫忙把這些收藏品賣出去,要不是這樣我是不會買的。”張若溪說。

最初張若溪花費4萬塊錢購買了兩套烏克蘭鈔票,之後又被該公司的工作人員推薦了一個理財項目,並稱可以用等價值的收藏品作為抵押,投資的安全性比較高。

張若溪投資的產品是一套名為開國元帥的“收藏品”,價格2萬元,其1個月的收益率達10%。在收藏品公司工作人員不斷鼓動下,張若溪又取出了還未到期的8萬元國債投資收藏品。

然而,僅過了半個月,這家收藏品公司就關門了,工作人員失聯。後來該公司也被市場監管部門列入了經營異常名錄。

張若溪展示部分收藏品。記者程凌潤攝

藏品被鑒定為假貨公司早已關門失聯

按照常理來說,有了這次購買及投資收藏品的經歷以後,張若溪應該不會再去碰所謂收藏品了,而她卻又在收藏品公司的“親情牌”上敗下了陣。

“一家名叫博爵文化收藏品公司的工作人員經常給我打電話,提醒我天冷了就要多穿衣服等等。”張若溪說,工作人員的“親情牌”讓她一心軟就決定再次購買收藏品。

一份印有博爵文化的收據顯示,張若溪於2016年10月25日購買了3幅“升值空間巨大”的“名人畫作”,每幅16800元。抱著名人字畫可以升值的想法,張若溪在博爵文化收藏品公司購買了20多萬元的收藏品,這裡面不僅有字畫還抗戰郵票、大閱兵寶璽等。同時,張若溪還著了魔似的在其他收藏品公司購買收藏品。

“後來,有專家到濟南來鑒寶,我拿著一些藏品給專家看,專家說是假的。”2016年年底,張若溪拿著5萬餘元購買的字畫去做鑒定,然而專家的鑒定結果讓她感到很失望。於是,張若溪又帶著所謂的名人字畫到濟南大觀園附近的古玩店做鑒定,結果畫作被稱是“小學五年級學生畫的”。

不過,最讓張若溪傷心的是,她拿著視若珍寶的字畫去古玩店及濟南英雄山文化市場去售賣的時候,買家稱上萬元的字畫最多值兩三百元。

上萬元購買的名人字畫在英雄山文化市場只能賣200多元。記者程凌潤攝

然而,張若溪再次來到博爵文化收藏品公司的辦公場所時卻發現大門緊鎖,裡面空無一人。“這些收藏品公司都是這樣,賣了收藏品沒多久就關門了,有的直接一走了之,有的會換一個寫字樓重新註冊一家新的公司,但是工作人員卻是原班人馬。”張若溪說。

張若溪展示部分收藏品。記者程凌潤攝

再遇拍賣連環騙明知騙局還往裡跳

“5年花了50多萬元。”看著自己在過去的五年里瘋狂購買的收藏品,張若溪不知所措。

如何處理這些收藏品呢?張若溪原本打算在濟南英雄山文化市場或者古玩店售賣這些收藏品,不過價格太低她根本接受不了。就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拍賣公司主動找上門來。

張若溪展示部分收藏品。記者程凌潤攝

“拍賣公司的人問我有沒有哪一件藏品,還給我的收藏品估了值。”張若溪說,拍賣公司工作人員給出的收藏品估價很高,甚至超出最初購買價的好幾倍,並且對方承諾拍賣不成功不收費,拍賣成功他們收取10%的好處費,不過前提是先交用於拍賣的費用。

“我接到了5家拍賣公司的電話,先後交了3萬多元的拍賣費,現在已有4家關了門,一件藏品還沒賣出去。我也知道這是騙局,但是如果他們不給我拍賣,這些收藏品該怎麼處理?”張若溪說,她曾嘗試向市場監管部門投訴,也向派出所報了警,但是她購買收藏品的錢卻打了水漂,她仍寄希望拍賣公司能賣掉她所購買的上百件收藏品。

張若溪展示部分收藏品。記者程凌潤攝

針對張若溪的遭遇,相關專業人士表示,收藏品市場需要更好地監管,有些所謂收藏品公司其實是打著“收藏品”的旗號專門坑騙老年人。

“如果張若溪在購買收藏品時只有收據沒有簽合同的話,她維權的難度比較大。”該專業人士建議市民注意保留合同等證據,遇到類似問題及時撥打12315進行投訴,市場監管部門會提前介入協調。

那麼,張若溪所遇到的收藏品公司是否涉嫌違法呢?山東諾邦律師事務所律師賈曉穎稱,她認為相關收藏品公司已經涉嫌詐騙,張若溪可以報警維權,也可以起訴維權,即便收藏品公司關門了,法院也可以缺席宣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