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人口問題給中國領導層帶來的兩大考驗

兩代中國人(其中許多人是作為獨生子女長大的)已經歷了中國的繁榮。如果說他們的父母和祖父母曾希望國家能提供食物和住所的話,他們現在的希望是安全的藥品、清潔的空氣、足夠的醫療和體面的養老金。這些問題給中國領導層的政治合法性帶來風險。幾十年來,中國為了經濟增長把人口搭了進去。現在是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中國去年出生的嬰兒比2017年少,而2017年出生的嬰兒已經比2016年少了。2018年的出生人口為1523萬,與上年相比下降超過11%。當局曾預測,在2010年代中期放鬆並取消獨生子女政策將引發嬰兒潮;然而,實際上發生的更像是嬰兒蕭條。

不過,這些數據並不意味著中國人口本身已開始下降。但這的確意味著人口在總體上正在老齡化,而且速度很快。這也意味著中國政府不能再用簡單的支持生育政策來操縱生育率了;生育率下降的原因太深。當局不應對人們的生育選擇進行徒勞的、倒退的中央集權式干預,而應通過進行廣泛的社會經濟改革,來解決出生率下降的深層原因,同時減輕下降所帶來的最嚴重後果的負擔。

中國的生育率在20世紀60年代末已開始迅速下降,遠早於政府正式實施獨生子女政策的1980年。與其他國家一樣,出生率下降的原因包括,嬰兒和兒童存活率的改善,以及婦女參加工作人數的增長。這些推動生育率下降的因素,比如大規模的城市化、更多的財富,以及女性有更多的選擇等,將繼續存在下去。

幾十年的國內人口轉移已把5億人帶進了城市。如今,60%的中國人生活在城市地區,而40年前的這一比例只有20%。1990年,只有3%的適齡中國人讀大學;2015年,40%以上的適齡男性和45%的適齡女性讀大學。如今,擁有新知識、獨立生活在充滿活力的城市,並決心追求自己目標的中國女性,不太可能會像前幾代人那樣,讓國家或家庭的壓力來影響她們的個人和生育決定。據官方人口普查數據,1990年,幾乎所有的中國女性在30歲前都已結婚。2015年,10%的中國女性在30歲時尚未結婚;在上海,這個比例為20%。

低生育率有它的好處。更少的孩子可能意味著對每個孩子的關注更多,包括更多的教育投資。中國的人口也許從整體上看更老了,但也更富裕了,這一事實帶來了新的經濟機遇,比如更多與醫療相關的產品和服務,以及更多的休閑支出。勞動力規模的下降和勞動力成本的上升,一起推動了從自動化到人工智慧等節省勞動力技術的需求。

但是,中國生育率的下降是與預期壽命的增長同時發生的,這個組合意味著整體人口的老齡化——反過來也意味著勞動年齡人口的經濟負擔日益加重。比如,自2010年以來,中國年齡在20到24歲之間的人口下降了約30%(從超過1.27億下降到約9000萬),與此同時,年齡在60歲及以上的人口幾乎增加了39%(從1.8億到近2.5億)。根據我們對官方統計數據和其他人口數據的分析,我們估計,到2030年,20至24歲的人口將再減少20%(到約7300萬),而60歲以上的人口將增加56%(達到3.9億)。到那時,中國60歲以上人口將佔總人口的四分之一以上。

這些正在變化的人口結構給中國現在和未來的領導人帶來了重大的政治考驗。一個考驗是如何在人口不斷老齡化、勞動力相對規模不斷縮小的情況下保持經濟增長。另一個是如何不辜負中國人民現在期待的從國家得到的社會經濟福利。

我們根據官方統計數據估計,中國在教育、醫療和養老金方面的公共支出,在2007年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6.3%,這些支出在2016年已上升到GDP的11.6%,增長速度超過了軍事或國內安全方面的支出。

假設中國只將福利維持在當前水平的話,人口的老齡化可能會將教育、醫療和養老金方面的公共支出從目前的佔中國GDP的10%,提高到在2035年佔中國GDP的17%,並進一步在2050年提高到佔GDP的23%——這個數字是目前所有政府支出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例。如果中國像高收入國家那樣增加福利的話——這是中國領導層的一個明確願望——到2050年,國家的福利開支將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32%。如果中國政府不增加稅收的話,它能花在其他明確優先事務(比如“一帶一路”倡議或軍事擴張)上的錢將所剩無幾。

此外,增加這些開支的結果到目前為止並不均衡。教育方面的支出對城市精英階層極為有利。醫療保險的報銷率根據一個人的社會地位有很大的不同。農村老年人的平均養老金每月不足70元,而退休公務員的平均養老金每月接近3500元。去年夏天,中國一個“銹帶”省份的養老金髮放延遲引發的恐慌,是對中國養老金體系的一個新警告:這個按地區和行業劃定的體系過於支離破碎,以至於不可靠,難以跟上人口老齡化的步伐。

教育和醫療這兩個政府擁有巨大控制權的行業,都屬於中國效率最低的行業。中國的教育體系競爭異常激烈,但卻培養不出最具創造力和生產力的勞動者。教育的費用還非常高,這可能會妨礙父母生孩子。高昂的房價也有同樣的效果。

中國政府迫切需要通過系統性改革來應對這些日益增長的人口壓力。政府必須提供足夠的兒童照管設施,以及平等的接受公共教育的機會,並確保衛生保健系統的質量。政府應該推遲退休年齡(目前的退休年齡是女性55歲,男性60歲),建立全國性的養老金標準。更廣泛地說,政府需要促進社會平等,尤其是性別平等,以及工作與生活的平衡。

兩代中國人(其中許多人是作為獨生子女長大的)已經歷了中國的繁榮。如果說他們的父母和祖父母曾希望國家能提供食物和住所的話,他們現在的希望是安全的藥品、清潔的空氣、足夠的醫療和體面的養老金。這些問題給中國領導層的政治合法性帶來風險。幾十年來,中國為了經濟增長把人口搭了進去。現在是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紐約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