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婚姻中的這三個字 比「我愛你」重要10000倍

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感情,無關財富,年齡和容顏,到頭來都是兩個人的小事,是在每一個我需要你的時候,你都在,不懼風浪和未知,陪我一起,千山萬水也翻越,對抗全世界也不怕,一定要給我的獨一份的安定。

總以為婚姻中最萬能的情話,莫過於輕聲細語地來一句,“我愛你”。

後來經歷了柴米油鹽的洗禮,感受過歲月如梭的考驗,才發現“我愛你”在一地雞毛的生活面前,竟然可以如此無力。

太容易說出的話,極致浪漫,也並不專屬於你。

婚姻中真正引領我們相伴到老,抵得過流年,打敗得了瑣屑,恰恰是我們最不以為意的,簡簡單單的那句話——“有我在”。

世間多少的相伴到老,說到底不過是我需要你的時候,你都在。

作為千萬粉絲心裡的偶像,梁家輝卻是娛樂圈裡出了名的模範丈夫。

無論走到哪裡,都要緊緊牽著夫人江嘉年的手,十指相扣,三十年如一日,從未鬆開。

鏡頭裡的江嘉年,人到中年,身材走樣,早已年老色衰,人們覺得不值,“她配不上你啊”。

梁家輝聽了只是笑笑,從不在乎外人的眼光。

每年結婚紀念日,他都像小迷弟一樣,雙手為太太送上價值不菲的鑽石戒指,眾人眼裡不堪的江嘉年,永遠是自己手心那個要寵著愛著的小女孩。

“我太太年輕時是個漂亮的女孩,她在我心目中越來越美了,有時我會在她睡著的時候偷偷看她兩眼。”

江嘉年在梁家輝最一窮二白的時候,義無反顧地嫁給他。

梁家輝被封殺,落魄到要靠擺攤維持生計的時候,她說,放心,我陪你。

梁家輝被黑幫帶走,性命攸關的時候,她一個人單槍匹馬地和黑社會老大談判,她隔空告訴他,別怕,有我在。

得救後的梁家輝濕了眼眶,為這一句“有我在”,從此風雨無阻三十年,我只深愛你一人。

遇到你之前,我是一座孤島,你的陪伴贈予了我無與倫比的盔甲。

我可以一個人活得獨立堅強,但我更深的幸福因為有你,我可以偶爾脆弱,不故作堅強。

當我疲憊至極,想放下一切重負,不再獨自面對這世界的兵荒馬亂的時候,身後有一雙手,扶著我,守護我,及時出現在我身邊,那麼不經意的一句“有我在”,勝過千言萬語。

每每讀起楊絳先生的《我們仨》,都感觸倍深。

所謂幸福,大抵就是他們在一起的樣子,相伴60餘年,沒紅過眼,沒吵過架,柴米油鹽怎麼看都是美如蜜糖的。

人人都羨慕這樣的感情,以為是才子佳人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卻不知道婚姻並不會因為才華就簡單多少,尤其是碰上錢鍾書這樣的“生活白痴”,什麼都不會做,還總是闖禍。

楊絳生產住院的時候,錢鍾書一個人過日子。

今天打翻了墨水瓶,把房東家的桌布弄髒了,隔天又把檯燈砸了,再一次來,門也被他弄壞了。

跟他這樣的人過日子應該很頭痛吧,楊絳不這麼覺得,她總是輕輕地說,“不要緊,我會洗"。

“墨水呀!”

“墨水也能洗。”

他每天到醫院探望,苦著臉來,聽了楊絳的話,就會笑逐顏開,再放心的回去。

一次又一次,他對楊絳說的“不要緊”深信不疑,幾十年如煙如雲,錢鍾書每一次的一地雞毛,楊絳都能雲淡風輕地打發,再扎一把漂亮的雞毛撣子,送給他。

楊絳小心呵護著錢鍾書這份童真的笨拙,錢鍾書在楊絳這裡任性地做了60年孩子,從此一生,心裡只有楊絳一人。

70歲時還要寫動心的情書給楊絳:

“我見到她之前,從未想到要結婚;我娶了她幾十年,從未後悔娶她,也從未想過要娶別的女人。”

從青絲到白髮,他們的愛沒有被時間磨滅了溫存,反而在歲月的沉澱下愈加濃烈而醇厚,這是最好的愛情,也是最好的婚姻。

愛有千般模樣,但幸福總是格外相似,因為“有你在,就心安。”

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感情,無關財富,年齡和容顏,到頭來都是兩個人的小事,是在每一個我需要你的時候,你都在,不懼風浪和未知,陪我一起,千山萬水也翻越,對抗全世界也不怕,一定要給我的獨一份的安定。

這是發自內心的篤定和堅持,“有我在,別怕”。

“我愛你”這樣的字眼大抵是會隨著時間褪色的,它太虛空,太飄渺,就像玫瑰和蠟燭會帶來一時的歡愉,卻無法抵抗婚姻的那些脆弱時刻。

張小嫻說:男人對女人的傷害,不一定是他愛上了別人,而是他在她有所期待的時候讓她失望,在她脆弱的時候沒有扶她一把。

總會慢慢知道,煲湯比甜言蜜語溫暖,擁抱比海誓山盟甜蜜,一句“有我在”,那份日日陪伴的心安,可以讓我們見過了婚姻的不堪,也依然甘之如飴,去白頭,赴餘生。

如此,即使時光流轉,歲月匆匆,也可以初心不變,互道一聲:

願有歲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新浪看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