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典良:馬杜羅偽政槍擊平民

——「主權」不應成為共產匪幫的擋箭牌

面對共產主義釀至的極端惡果,面對國內外的緊迫局勢,馬杜羅政權不思悔改,反而嘴硬到底、倒打一耙、一再宣稱:要捍衛委內瑞拉的主權,不允許他國干涉內政。

為此,馬杜羅下令封鎖邊境,寧可看著委國百姓困餓致死,也不讓他們領取人道主義救援物資。甚至,於22日在鄰近巴西邊境的南部小鎮庫瑪拉卡帕開槍射殺領取救援物資的群眾,導致至少2死15傷。這是共產主義的又一筆罪惡,又一次讓人們真切的看到共產主義所帶來的貧窮、飢餓與虐殺。每一個被共產主義戕害而隕落的無辜生命都讓人為之同情哀悼與悲慟。

共產黨作惡總會尋找一些名義做幌子。

從前,它們是以“革命”的名義,蠱惑人心、興風作浪。蘇共以革命的名義搞大清洗運功,迫害了兩千萬人;蘇共的小弟——中共,以革命的名義殺地主、殺資本家、殺知識分子,以革命的名義搞大躍進,活活餓死了三千萬人,以革命的名義掀起了十年的文革浩劫;中共的小弟——紅色高棉,以革命的名義屠殺了兩百萬人,全國人口總共才八百萬。

現如今,革命已成過時黃花,如此血淋林的辭彙當然不便公然提及。

現在,它們是以“主權”的名義,維繫它們繼續作惡,它們玷污“主權”這一名詞,拿主權來掩護它們作惡。它們一幹壞事後,當世界上的正義力量進行譴責制止時,它們就會說:“不許你們干涉我們的內政,不許侵犯我們國家的主權。”

當正義力量抗議六四屠城時,當國際人權律師控訴中共血腥活摘善良的信仰團體民眾的器官時,當國際社會譴責中共在新疆建集中營關押百萬民眾時,共產黨總是拋出這一套說辭,說的振振有詞、毫不害臊!

這一點還確實挺能迷惑人。但是,這些共產強盜集團有資格談論主權么?

關於主權,從學術上講可以寫幾部專著。可是,即便寫出幾部專著甚至幾十部專著也可能解決不了實際問題。站在混濁雜淆的現代意識觀念中,很多法律學者們在法學的煙波浩渺中,殫精竭慮、終其一生可能也理不清晰,只得一聲感慨:尋章摘句老雕蟲!

總為浮雲遮蔽眼,須得更上一層樓。

其實,站在普世價值的基礎上回溯歷史、正本清源,這個問題不難解決。主權是一個國家所固有的獨立的處理對內對外事務的權力。但主權絕不是一個國家處理對內對外事務中,可以獨立的“胡作非為”的權力。

1576年法國人博丹在《國家六論》一書中提出了“主權”這一概念,他提出這一概念是為專制統治服務的。他認為,主權為一人所掌握的是君主政體,主權為少數人掌握的是貴族政體,主權為大多數人掌握的是民主政體,其中,最好的政體是君主政體。

最初,主權的概念常常是專制統治的象徵。後來,象徵著普世價值的美國的《獨立宣言》和法國的《人權宣言》改寫了這一定義。在普世價值里,主權的核心與精髓在於“在民”。也就是說,主權在民。

共產黨藉助主權這個概念,泛泛而談,混淆視聽,矇騙世人。試問所有的共產邪政,你們口口聲聲所說的主權到底是早期的專制統治象徵的主權,還是普世價值里主權在民的主權?

若是前者,怕是不妥吧,誰還好意思誰還敢公開說自己就是專制統治呢。如是後者,恐怕不符合現實吧。在邪惡的共產政權國家裡,主權在民嗎?與美國總統川普近日在邁阿密的演講所言一樣,共產主義聲稱是為了人民,實際上都是為了統治階層謀取私利。

如果有一夥強盜佔據了一個山頭,然後對外宣稱他們對這座山享有主權,然後就肆無忌憚的殺人越貨,你不覺得可笑嗎?

共產黨就是一夥強盜,它們過去是強盜,現在也是強盜,它們不代表人民,他們不配談論主權。

中東恐怖組織建立了伊斯蘭國,這個伊斯蘭國在極盛之時也控制了大片土地和人口,也有一套精密的政權組織架構,但這個伊斯蘭國有主權嗎?沒有!全世界的正義國家都可以參與或支持剿滅伊斯蘭國的行動,誰會對此有異議呢?

共產恐怖組織建立了一個個“蘇維埃國”,這些個“蘇維埃國”有主權嗎?沒有!!這些共產恐怖組織“狐媚偏能惑眾”,技法更勝千籌,凶殘不止萬倍。對於這些共產恐怖組織,全世界任何的正義力量都可路見不平一聲吼,該出手時就出手,人人可得而誅之。對此,誰會有疑義呢?

蘇聯以一個主權國家的身份加入聯合國,這是人類歷史的恥辱;中共擠走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以一個主權國家的稱謂忝列聯合國常任理事國,這是人類文明的恥辱;每一個共產邪惡政權以一個主權國家的姿態呈現在世人面前,都是全人類的恥辱!人們不了解它們,被它們欺騙了,它們就是強盜,恐怖組織,魔鬼!

如果,有讀者覺得我在這裡“語不驚人死不休”,那是因您被騙太長久。有三本書把共產黨的歷史根底、來龍去脈揭露的清清楚楚,這三本書是《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和《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您可以結合歷史與現實去比照這三本書,您會發現這三本書里沒有一句話是虛假的。對於這三部書,共產黨從來不敢公開回應,因為它們害怕人們知道“照妖鏡”的存在,對這三本書根本連提都不敢提。否則,以中共那睚眥必報的心態、潑婦罵街的嘴臉,豈會善罷甘休?

希望,無論是普通的你我,或是各領域的社會精英,亦或是這個時代的風雲政要人物都能清楚這一點:共產匪幫不配談論“主權”,“主權”不是共產匪幫的擋箭牌!

不久將來的某一天,全世界的正義力量起來討伐共產匪幫時,別再被它們的這套說辭迷惑矇騙了。

川普總統在邁阿密演講中希望馬杜羅偽政能懸崖勒馬,屆時,瓜伊多總統及委內瑞拉人民還可對他大赦。可惜,他是要不見棺材不落淚了。

1990年10月15日,在蘇聯解體的前一年,戈爾巴喬夫先生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就此,他發表了獲獎感言,這也是人類歷史上一篇偉大的演說!

他在演說中談到:“完全由中央操控的國家所有制,無處不在的獨裁的官僚主義體系,政治上的意識形態壟斷,社會思想和科學中的控制,耗盡我們最好的資源,包括最好的智力資源。……然而,對於一個漫不經心的觀察者來說,這個國家看起來仍是一副相對健康、穩定、有秩序的圖景。在宣傳魔力錯誤引導之下的社會,人們很難知曉正在發生什麼,它所面臨的最近的將來是什麼。……我們想成為現代文明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與人類的普遍價值和諧一致,遵守國際標準。”

任何一個共產國家的當局,都應該考慮一個很簡單的事實:你們曾經的帶頭大哥都在多年前放下屠刀,改弦更張了。你們還有啥不好意思放下身段,成為文明世界的一個有機組成部分,讓人民真正的享有主權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