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麥克阿瑟和彭德懷落魄後的命運有何不同?

麥克阿瑟在紐約接受民眾歡呼。

麥克阿瑟彭德懷朝鮮戰場對壘的兩軍統帥。除了戰功卓著外,他們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都落魄過,但他們落魄後的命運截然不同。

10萬人夾道歡迎麥帥榮歸故里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參加過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擔任美國遠東軍總司令,西太平洋盟軍總司令,1944年晉陞為五星上將。戰後為駐日盟軍總司令,朝鮮戰爭時期為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在兩次世界大戰中的卓著功勛,在二戰後徹底摧毀日本軍國主義、重建和平新日本的卓越貢獻至今都彪炳史冊。

麥克阿瑟雖然有過五關斬六將的輝煌戰功,但是,卻因在朝鮮戰爭中違背了美國的“黨(執政的民主黨)指揮槍”原則而被撤職——慘遭敗走麥城之厄運。金日成發動朝鮮戰爭後,杜魯門下令美軍赴朝參戰。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組織聯合國軍參加朝鮮戰爭,由麥帥出任總司令。朝戰期間,麥克阿瑟組織策劃仁川登陸,將金日成的朝鮮人民軍攔腰切斷,戰爭形勢被完全逆轉。

杜魯門總統的意思只是讓他打一場有限的戰爭。但麥克阿瑟公開反對杜魯門的決定,派偵察飛機飛入中國領空。麥克阿瑟的不服從“黨”的命令的做法令美國軍政當局相當不滿。麥帥的霉運即將來臨。1951年4月11日,杜魯門總統解除了麥克阿瑟的職務。

麥帥被解職消息一經公布,美國國內輿論大嘩。公眾對此的普遍反映是極度的不滿,憤怒的人們紛紛向白宮寫信或發電報發泄自己的憤怒。據白宮新聞辦公室統計,他們總共收到了27363封有關這一事件的信件和電文,批評這項命令的大大超過贊同的比例,二者比例達到20:1。

對當時輿論的種種過激反應,杜魯門總統說:“也許在6、7周內,他為此會受到痛責。但是最終人們會醒悟過來……,隨著時間的推移,麥克阿瑟將會逐步降為凡人。美國人民將會理解我做了我不得不做的事。”

在遠東,當麥克阿瑟夫人輕輕拍了拍丈夫的肩膀,悄聲告訴麥克阿瑟他已經被解職的消息。當時,麥克阿瑟的表情獃滯了。他沉默片刻,然後抬起頭溫和地說:“珍妮,我們終於要回家了。”

當時的日本政府為麥克阿瑟舉行了盛大的歡送儀式。日本天皇裕仁親自到麥克阿瑟的駐地為他送行。東京的小學生因此有了一天的假期,沿途歡送他們心目中為日本的戰後復興立下汗馬功勞的麥帥。

在夏威夷,麥克阿瑟受到了10萬人的夾道歡迎。而在舊金山,這一數字是50萬,華盛頓25萬,紐約750萬。據紐約警方的估計:那天為歡迎麥克阿瑟而拋擲的五彩紙屑總計2850噸,整個紐約市“彷彿經歷了一次暴風雪的襲擊”。

雖曾橫刀立馬彭德懷結局極其悲慘

說完麥克阿瑟,再來說說彭大將軍,1959年由於在廬山上召開的中央全會上對毛澤東發動的大躍進運動提了不同意見,彭德懷元帥被毛澤東無情打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為了打到彭德懷,毛構陷羅織了一系列莫須有的罪名:組織軍事俱樂部;裡通外國;與張聞天、黃克誠等人結成反黨聯盟;一貫反對毛澤東。毛澤東此時完全忘記了他曾經寫過的那首詩了(六言詩,給彭德懷同志1935年10月山高路遠坑深,大軍縱橫馳奔。誰敢橫刀立馬?惟我彭大將軍!)。

在文革中遭到殘酷批鬥的彭德懷。(網路圖片)

一旦老毛大發雷霆,那些曾經和彭德懷“在一個鍋子里吃飯”(朱德語)多年的老戰友、老同事、老部下幾乎全部“緊跟領袖毛澤東”,一個一個地站出來猛批彭德懷,和他劃清界線。林彪、賀龍毫不手軟地揭批老彭。劉少奇、周恩來、鄧小平也沒有心慈手軟,他們無一例外地都站在了老毛一邊,對倒霉的彭帥落井下石。也許劉鄧他們是迫不得已,然而,如果他們膽子大一點,敢於對老毛的胡作非為說個“不”字,老彭不至於那麼慘。而後來,他們自己也不至於一個個地被老毛整得慘不忍睹。

中共高層中,只有朱老總一個人表示了對彭帥的同情。在廬山批完彭德懷後,回到北京的彭帥繼續遭批鬥,老部下里只有鍾偉少將敢於為彭德懷辯駁。而正直勇敢的鐘偉當場就被抓了起來。最後,彭德懷被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國防部長、政治局委員。下放山區工作。

到了文化大革命之時期,彭德懷再次慘遭紅衛兵的批鬥、凌辱,最後在1975年死於獄中。

朝鮮戰場對壘的兩軍統帥,美國的麥帥——一個遭撤職的將軍,回來之後受到美國舉國上下英雄式的歡迎,而彭大將軍卻因為反對老毛搞浮誇的大躍進而最後死得相當之難看也!

故事中的道理值得我們深思啊!由此聯想到在網路上每天都在為中共吶喊的毛左和五毛們,他們不只是弱智的問題。這些人如果不是錯喝了迷魂湯,必是被中共注射了迷幻藥物,將來的結局就是死無葬身之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