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房價太貴 溫哥華的年輕人正在離開

生活在溫哥華的Iain Reeve和他的妻子Cassandra Sclauzero已經不知道搬過多少次家了。三年里,在一間又一間出租屋不斷“遷徙”,似乎成了生活常態。最近,Reeve終於做出了決定:搬去渥太華,給自己和父母各買一套房。

像Reeve夫婦一樣,決意離開溫哥華的人不在少數,原因很簡單:這裡的房子實在是太貴了。

“我們希望能夠買下一棟自己的房子,這樣才能獲得更穩定、平靜而且更靈活的生活。”Reeve說。“租房太不穩定,雖然我們兩個都找到了很好的工作,我們也很愛這座城市和朋友,但房價高的離譜。”

三年間,這對夫婦甚至好幾次無緣無故被“趕出”房外,僅僅是因為房主想要賣掉或者置換房產。

Reeve從小生活在溫哥華,也在當地上了大學。“我的父母也租房子住在溫哥華,他們都是工薪階級,沒能為退休攢下一大筆錢,而我又是他們唯一的孩子。”Reeve認為:“在溫哥華,我們根本不可能獲得穩定的住所。”Reeve身邊還有很多人都在考慮搬離溫哥華。

經濟能力不夠買房的年輕人正在離開,溫哥華面臨著越來越嚴峻的問題。數據顯示,溫哥華所在的BC省正在流失大量的技術工人,他們傾向於搬至國內其他地區。加拿大房屋貸款局CMHC發言人Leonard Catling說,21歲到25歲的年輕人很多來到溫哥華繼續學業或者創業,但常常在幾年後離開。

去年12月,加拿大官方數據顯示,BC省總人口首次超過了500萬,主要貢獻來自海外移民。然而,在加拿大國內各省之中,卑詩省卻首次成為“人口流出”省,約1200人搬離去了其他省份。

西門菲沙大學(Simon Fraser University)城市項目主任Andy Yan評論道,溫哥華對事業剛起步的年輕人吸引力最大,但卻很難留住這些人才。儘管他們常常擁有相對高的工資,卻只能住得起這個城市的公共公寓。

“在當今世界,勞動力是有很多選擇的。”Yan指出,其他省有許多適合剛需購買的房屋。

加拿大財政部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部長Carole James在採訪中說:“毫無疑問,溫哥華正在經歷一場人才外流。”去年年底,她在預算報告中就提到,年輕的職業人員正在因房價太高離開這座城市。

高昂的房價對不同人群的影響有著差異,35到45歲的人尤其尷尬,他們通常正處在事業頂點,考慮要有自己的第一個或第二個孩子。此時,他們卻發現,如果想留在溫哥華,自己只能承擔起合租房。顯然,如果你37歲了卻還要和室友分享房間,一切就“不那麼酷”了。

溫哥華的房子到底有多貴?

在去年12月的一項報告中,溫哥華一間獨立住宅的平均價格在100萬加幣(約合人民幣511萬元),一間公寓房大約要664100加幣(約合人民幣339萬元),一間聯排住宅則在809700加幣(約合人民幣414萬元)左右。

40多歲的Kevin Olenick今年早些時候選擇搬回了溫哥華:“我是少部分認為搬到溫哥華更有益的人之一。”Olenick的工作和創業領域有關,而在溫哥華,這方面的工作機會更多。

但同時,他也意識到這個選擇所帶來的挑戰:“如果你有家庭,你就不會想要搬到這裡。這裡找房源困難,買房也難。我現在就在租房住。”

BC省住房部發言人Melanie Kilparick對此表示,為了冷卻房地產市場、調節房價,政府已經頒布了一項“30點住房計劃”,旨在解決省內人的住房問題。

2018年Andy Yan做的一項研究顯示,雖然大溫哥華地區的房價是全加拿大最高,但這裡平均個人收入中位數卻最低。研究總結,在整個加拿大,溫哥華依舊是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年輕人焦慮到想要逃離,也就不難解釋了。

買房和租房問題進一步刺激了其他社會問題。Yan介紹,受房價影響,溫哥華勞動力市場問題也越來越多。人才在高房價的“恐嚇”下不斷流失,註定要威脅未來溫哥華的整體經濟。

BC省自由黨就業評論員Jas Johal認為,為了解決現在溫哥華房價的困境,新民主黨政府需要增加住房供給,而不應一味寄希望於增稅。

從今年1月起,新民主政府將每年的房價租金增長速率限制在2.5%以下。一種新的“投機空置稅”(speculation and vacancy tax)也將在2019年開始實施,旨在調節房地產市場,為租戶提供更多選擇。但是Yan認為,新增加的稅種不會起太大作用。如果溫哥華繼續因房價流失人才,它將喪失原有的競爭優勢。

“那麼此時最大的挑戰就是:當年輕人不斷離開這個城市,你如何期待以人才為驅動發展經濟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界面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