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川普延期加稅 與2件事有關?中共處置風險 反成最大風險

美國總統川普最近在推特上宣布,他將推遲對中國產品加征關稅的期限,並將在海湖莊園與習近平舉行峰會“達成協議”。有分析認為川普做出延期的決定與川金會以及中共兩會有關。27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代表萊特希澤接受國會質詢時,獲得兩黨議員一直支撐。近來中共不斷強調“化解”和“防範”金融風險,有中共官員表示,中共對“風險的處置”帶來的風險上升。有分析認為,中共的處置,常常成為最大的風險。

2月25日上午,在前往越南前,川普與全美州長共進早餐時說:美中貿易協定會是“史上最大規模”的貿易協定。“如果一切順利,將在下周或兩周內發布非常重大的消息。”至於是什麼消息,他沒有說。

對於川普最終推遲3月1日的最後期限,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對大紀元表示,他對此並不吃驚,“因為川普在第七輪會談時就說,如果有重大突破,就會考慮延期。現在川普講已經有重大突破,川普說下個星期會透露細節,到底中共做了什麼讓步?”

經濟學博士李松筠認為,作為習近平的特使,劉鶴可能轉達了其不干預川金會的承諾。“另外可能因為內部的壓力,他希望川普可以延期到兩會之後。”

謝田表示,金正恩指望中共和俄國的支持,現在中共的經濟因為貿易戰走下坡路,中共自身難保。

“之前川普意識到,中共老在朝鮮後面攪局,所以前一段時間他用貿易戰的方式對中共實施最大的壓力,結果中共撐不住了,朝鮮也撐不住了。”

他認為川普是用一個大棒加兩個胡蘿蔔應對中共、朝鮮和越南。他說:“胡蘿蔔給中共,當作誘餌,大棒給朝鮮。(川金會)在越南,實際上還有另一個含義,他用經濟的壓力也在迫使另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越南就範。”

謝田表示有可能,現在反對習近平的一派在利用經濟、貿易戰對他進行攻擊。“毛左的孔向東指劉鶴是李鴻章,在賣國求榮。你看得出來這些毛左抓緊一切機會在反撲。對於習近平來說,我們不知道他控制局勢到什麼程度?如果壓得很緊的話可能就沒有聲音了,壓不住,那邊的聲音就會冒出來。很可能像群狼一樣群起而攻擊,他可能面臨很大的壓力,很嚴峻的危機。”

兩黨支持對中共強硬

美東時間周三,2月27日,中美談判的現任美方大使、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代表萊特希澤接受國會質詢,披露了很多談判進展和細節。

希望之聲電台編譯報道,來自雙方的國會議員都對萊特希澤的努力表示感謝,並表示贊同川普政府對中共政權不公平貿易行為的強硬立場。

萊特希澤“一次又一次地……制定了一個願景,我們這個委員會的許多人都會大力支持,”眾議院籌委會主席,來自麻州的理查德∙尼爾說。

尼爾補充說,美國政府“必須堅持一個好的協議,一個結構性協議”。

萊特希澤指出,多年來,來自兩黨政界人士已經認識到中共當局濫用貿易規則的問題,包括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她近20年來對中共政權的行動一直敲響警鐘。

“如果這不是兩黨的觀點,我們就不會取得成功,”萊特希澤說。

在經濟下行壓力之下,中國各種風險不斷積累和暴露。

風險不斷積累;中共“防範風險”言論頻繁

2月25日(周一),中共銀保監會副主席王兆星對記者表示,目前“形勢複雜而嚴峻”,系統性風險依然存在,“即使最初的風險已經化解,在化解過程中可能還有新的風險,存量風險化解了,可能還有增量風險。”

路透社報道認為,從銀保監會新聞會傳遞的信息來看,下一步風險重點在於:一、銀行機構的不良資產增長壓力較大;二、要防範中小銀行保險機構的流動性風險;三、繼續緊盯進行監管套利、加通道、加槓桿的影子銀行活動;四、繼續緊盯房地產金融風險;五、做好地方政府債務的處置工作,特別是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的處置。

路透社報道預測,今年金融反腐將重點向機構內部延伸。近日南京銀行資管部總經理戴娟等三人被傳出配合南京市紀委協助調查一事,就被業內視為金融反腐的最新動作。

中共“處置風險”成為風險源頭

香港電台2月26日報道,中共統計局副局長盛來運表示,中國目前存在財政金融風險隱患。

盛來運表示,中美貿易磋商仍未完全結束,地緣政治衝突持續,其次是民營及小微企業發展面臨不小困難,行業企業分化明顯。

盛來運說,由於結構調整長期積累的結構性矛盾及新變化帶來的周期性問題,增加了經濟下行壓力及宏觀調控難度:一是需求動力有所減弱,下行壓力仍存;二是房地產調控難度加大;三是“處置風險的風險”有所上升。

有分析認為,盛來運提到的“處置風險的風險”,是說中共對風險的處置,恰恰是最大的風險根源。

盛來運說,財政收入由升轉降,信用違約事件增加,股票質押風險上升,由於金融市場是一個整體,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要避免監管政策疊加誘發風險事件,即所謂“處置風險的風險”。

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