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記者在美國最好的高中卧底一年 美國高中生的日常讓他驚呆了…

2001年,曾經的普利策新聞獎獲得者愛德華·休姆斯,“卧底”加州一所公立學校惠特尼高中(Whitney High School),親身體驗學生和老師的每日校園生活。在長達一年的時間裡,他在這所北美頂尖高中“蹲點”採訪,和學生一起聽課、參與活動,甚至還同場考試。

最終寫成了一本《美國最好的中學是怎樣的》(School of Dreams)。

先來了解一下惠特尼高中。根據U.S.News2018最新排名,惠特尼高中位列加州第1,全美排名第33,在全國最好STEM高中里排名第12。

父母們千里迢迢舉家搬遷到惠特尼高中附近的學區,只為孩子能有機會進入這所大名鼎鼎的模範學校就讀。

惠特尼高中,位於加州喜瑞都市(Cerritos)

開篇第一章,休姆斯用了這樣的一句話作為標題:

惠特尼高中的魔鬼數字——4

4小時睡眠,4杯拿鐵咖啡,4.0的GPA成績

等等,這句話難道不是在說中國的高三生?

這恰是惠特尼高中的學生日常:

為了拿到最高的GPA成績4.0,惠特尼高中的學生們一天只睡4個小時,每天灌下4杯咖啡,保證自己可以精神充沛進行學習。

美國的中學早晨8點上課,下午3點放學。似乎學業並不繁重?然而很多學生每天凌晨1、2點睡下,早上6、7點醒來,一天只睡4、5個小時。

這可一點沒比國內高三考生輕鬆啊!

有人曾測算過,惠特尼高中的學生一年要背112磅的課本,約等於102斤。這與印象中的美國教育大相徑庭。美國學生為了申請大學,同樣需要“頭懸樑、錐刺股”般的努力。

Kosha就是這樣一個例子。

作為惠特尼高中的模範學生和風雲人物,Kosha是人人艷羨的啦啦隊長,她的課表同課外活動一樣,被安排得滿滿當當。

Kosha每天寫作業的時間不算長,和大部分學生一樣,4個小時就能完成基礎的作業。不過,為了考上好的大學,她還需要花費額外的精力進行大量閱讀和分析性寫作,以此完成報告和研究類的作業。

美國教育目的在於培養能力,強調獨立與批判思維。所以很多時候老師都不會為學生提前設定好條框,而是讓學生自由發揮。為了完成作業,學生要自己泡圖書館查閱大量資料,形成自成邏輯的獨特見地。

為此,Kosha每天必須保持至少80頁的閱讀量。這些學術類內容深刻難懂,若要完全弄明白這些,每天還要額外花費5-6個小時進行資料查閱。

在高中最後一年裡,除了原有的8門課外,Kosha還選修了5門AP課程(Advanced Placement class,簡稱AP),包括經濟學、西班牙語、英國文學、物理、高等微積分。

這些課業量,相當於美國大學整整一學年的學習內容。而Kosha卻要擠在不到一個學期的時間裡完成。

你以為她的課業負擔已經夠讓人忙到腳朝天了?

要想充分了解Kosha的一天,在每天5小時的學校課程之外,還要加上2個小時的啦啦隊訓練、1小時的歷史課助教工作、學生會策劃、模擬聯合國的活動、課外及周末補習班、大學申請準備,以及她對“加州高中小姐”比賽的積极參与。

每天,Kosha在完成課餘活動後會在6點左右回家,簡餐一頓後,又會重新投入到學習中,直至凌晨。

數據顯示,近年來各項標化成績高分段的學生比例明顯增加。去年的申請者中,SAT超過1500分的高中生足有145000人次,相較前一年上漲了71%。而在今年,紐約大學的申請者,已經突破8.5萬人次。

當標化成績普遍走高,申請者們無法靠此分出勝負時,課外活動成為競爭的又一個戰場。就像Kosha一樣,他們把大量時間投入課外活動,尋找自己“與眾不同的亮點”。

眼見學生們鴨梨山大,休姆斯忍不住勸學生放輕鬆,不妨把這個申請過程當作一件趣事。然而卻遭到了學生的無情吐槽:“你還不如叫我們把鞋子脫了,光腳走在碎玻璃上,好好享受一下樂趣!”

這種焦慮症,在學科成績頂尖的校園尤其嚴重。儘管惠特尼高中作為加州排名第一的學校,成績表現在全國已經數一數二,但學生們每日念叨的都是:“要是進不了哈佛、耶魯、麻省理工,我這輩子就完了。”

他們進取心超強的父母同樣心比天高:“要是你們進不了哈佛、耶魯、麻省理工,我們哪有臉見親朋好友?!”

在美國,新一代的年輕人成就高,壓力也大。

他們的絕望並不是因為哪一科成績不及格,而是因為自己沒有拿到A;他們拚命學好課業,一個勁兒參加課外活動,不是興趣使然,而是為了讓自己的簡歷更加“閃閃惹人愛”。

全美有將近6000所大學,幾乎可以做到“全民上大學”。但是,如果不是名校畢業,未來的出路依然會困難重重

究竟你的信箱里收到的是厚厚的、塞著新生手冊的“哈佛歡迎您”的信封,還是只有薄薄一張紙、令人心涼的“親愛的申請人,我們很遺憾……”的信封?

這厚與薄,濃縮的就是美國學生六年的拚命和最後的歸宿。

美國的教育具有高度的包容性,但正因如此,才讓背後的競爭愈發激烈。

如果你的人生理想就是碌碌無為、波瀾不驚,安然度過一生。你確可以守著一個穩妥的、不起眼的分數畢業,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但如果,你有理想、有抱負,想與世界上最優秀的一群人一起共事,那就必須按照“遊戲規則”,去成為美國教育體系中那5%,甚至是1%。

並非只有美國高中生才需要高強度的學習。

知名博主桑桑姐(微信公眾號:腰線)一直對養娃非常自信,加上“中國人學習肯定好”的光環加持,對自己孩子在美國的教育十分安心。一次家長會卻讓桑桑姐意外發現,自己剛上小學一年級的孩子雖然看似拿到了一個過得去的成績,但實際上已經遠遠落後於美國同班同學。

“儘管她已經跑贏了70%的全美國學生,但是,在我們班上,她連平均分都沒有達到。”桑桑姐孩子的班主任說到

當他們在放養孩子的時候,班裡的其他同學已經在狠狠補習了:數學、鋼琴、舞蹈……音質體美全面發展從娃娃抓起。都是為了成為那5%。

所謂別人已經出生在羅馬,卻還比你努力。撕開“輕鬆教育”的面紗,我們才發現美國學生同樣在刻苦地學習。學區房、補習班、分層教學,美國家庭的教育戰略同樣從小學就已開始精心部署。想要超前別人一步,就要付出千百倍的努力。從孩子到家長,沒人有資格停下腳步休息。

八二法則說,這個世界80%的財富(不僅指物質),都掌控在20%的人手中。而你只有比80%的人都努力,才能成為那20%的人。

當年,“虎媽”蔡美兒以其高壓教育手段在美國“一戰成名”,引來無數人的批判。甚至有人當場預言:在這種“折磨”下,你的女兒們遲早會出現心理問題,你的教育會一敗塗地。

“虎媽”一家在小女兒Lulu的高中畢業典禮上的合影

多年過去,當媒體再次聚焦虎媽一家時發現:她的大女兒從哈佛畢業後,繼續攻讀耶魯法學碩士,同時加入美國陸軍;小女兒則即將從哈佛大學藝術歷史系畢業,平均GPA達到3.9。

今年3月,紐約郵報專門報道了小女兒Lulu現在的情況,標題就是:我是“虎媽”養大的,她的方法是成功的。

在近兩年的升學中,惠特尼高中碩果累累:在2017屆畢業生中,30%的學生拿到了麻省理工學院、耶魯大學、哥倫比亞大學、康奈爾大學、斯坦福大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等頂尖私立大學的錄取通知書。46%的學生則進入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洛杉磯分校等加州公立系統內的Top高校。

惠特尼高中的畢業典禮現場

如果說,中國的教育是告訴你,你必須努力學習,考個好成績,才有可能改變命運實現理想。那美國的教育則是,你可以不努力,你也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過好這一生,但如果你想實現階級跨越,想成為那1%的人,沒有人會告訴你規則,你需要自己去探尋,並證明自己是有資格的。

這就好比,給你一張沒有標準答案的試卷,卻告訴你,你必須接近滿分,才有可能通過測驗。

去“標準化”的選拔方式,可能比標準化更加嚴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新浪看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