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三都縣償債困境凸顯中國地方債問題日益嚴重

中國農村貧困地區三都縣的建設熱潮草草落幕,留下尚未完工的項目,以及一批來自中國一些最富裕地區的憤怒的投資者。

在最近冬季的一個工作日,上海等地私募基金公司的投資者和代表來到貴州深度貧困縣三都。在從高鐵站乘坐計程車,沿途經過一些未完工的建築和一尊巨大的金色雕像——一個騎在馬背上的人後,他們來到了縣政府辦公室,要求還款。三都縣位於中國南方腹地,當地數萬人每天的生活費不到1美元。

三都縣政府支持的投資公司的副總經理蹇世偉稱:“我們同情投資者,但是現在沒錢。”這家投資公司借了人民幣數億元用於該地區的開發。

三都縣的僵局是中國日益嚴重的地方政府債務問題的一個縮影。在全國各地,為實現經濟繁榮,地方政府及其2,000多家融資公司積累了數萬億美元債務,從追求更高回報的富裕投資者手中獲得了融資。如今這些債務陸續到期,而中國經濟持續放緩,中國政府對風險融資加以控制,再加上債務規模龐大,這些因素導致債務償還困難重重,並牽累一些投資者。

左圖為中國各省(含自治區和直轄市)債務與GDP的比值;右圖為私募基金規模季度數據。

在與投資者攤牌後,三都縣在本月的農曆新年假期前夕匆忙支付了部分逾期債務的利息。不過投資者和產品經紀人估計,三都縣政府及其所屬企業今年還需償還人民幣20億元(合2.976億美元)債務,接近該縣年度財政收入的三倍。

一家工廠的所有人兼該批違約產品的投資者之一Jiang Xiaqiu稱,三都縣有自己的問題,但也不能怪他們。他表示,這是整個金融體系以及私募基金業監管不力的問題。他通過一隻北京的私募基金購買了三都縣人民幣160萬元的債務,該產品宣傳的年回報率是9%。

官方數據顯示,三都縣2017年的政府債務總額為人民幣37.3億元。該縣宣傳部副部長吳茂華對這些債務的細節不予置評。一些經濟學家、分析師和專家表示,上述債務總額不包括政府支持的投資公司最近的借款,這些借款中包括從私募基金處獲得的表外融資。

吳茂華說,該縣正致力於解決債務問題,他指出,政府已向一些投資者支付了拖欠的款項。他表示,可以看到政府非常努力。

為了大舉借債,三都縣轉向了私募基金,比如Jiang所投資的那隻。此類基金如雨後春筍般湧現,數量已超過7.4萬隻,是五年前總量的近十倍。獨立經紀人和財富顧問向富裕客戶推廣這些基金。Jiang說,經紀人把她介紹給了這個產品的基金經理。

私募基金以及地方政府其他融資渠道的激增,使得經濟學家和北京方面難以追蹤這些借款的總規模。官方數據顯示,2017年地方和中央政府債務餘額為人民幣29.95萬億元(合4.457萬億美元),約佔經濟總量的36%。

據政府智庫中國社會科學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經濟學家張明稱,到2017年地方政府隱形債務總量也接近上述規模,達到人民幣23.6萬億元。他表示,若考慮到這部分隱性債務,政府債務總額就相當於經濟總值的67%。但有些地方的負債比例要比這一全國平均值高得多,如試圖趕上經濟發展趨勢的欠發達地區,而且張明的估計並未囊括所有借款,尤其是涉及銀行渠道以外私募基金的借款。

根據官方數據,貴州南部的三都水族自治縣,過去10年大部分時間裡基礎設施投資每年都以超過20%的速度增長,張明估計,當地政府的債務水平達到了當地生產總值的120%。

在出台改造棚戶區、促進旅遊業、提高當地收入的宏偉計劃之際,三都縣轉向了與私募基金、地方金融交易所等合作的經紀機構。一份支持三都高鐵站道路工程建設的計劃書大肆宣揚了貴州的快速增長,描繪了田園詩般的山村景象,並提供高達10%的年回報率。《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發現,有七款產品由私募公司打包並出售給投資者或在當地金融交易所出售。其中某些產品中是由三都的投資公司在2016年代表政府進行的融資,而在此之前中央政府已經下令禁止這種操作。

之後,三都當時的縣委書記在一起行賄受賄調查中被解職,這些大規模項目的債務也開始到期。三都縣去年9月第一次出現債務逾期,令很多投資者措手不及。

由於中國法院沒有對政府或有政府背景的公司執行判決的權力,Jiang和其他投資者知道他們必須與三都縣官員當面對質才能獲得償付,於是他們開始調查三都縣的財政狀況。

一些人震驚地發現三都縣很窮:該縣2017年收入總計為人民幣7.123億元,與大城市的收入相比微乎其微。他們也對三都縣的建設規模和爛尾項目的數量感到震驚。

在追討欠債的過程中,一些人參觀了一個廢棄的體育場、一個有賽馬跑道的奧運規模運動中心,還有一座看起來像是未完工的羅馬競技場的建築,裡面有水泥拱組成的同心圓。一座集酒店、圓形劇場和室內籃球場於一體的綜合設施滿是灰塵和雨水,建築工人抱怨被欠薪。

圖為一處未完工的建築,外型類似於羅馬斗獸場。三都縣的官員並不清楚政府將把該建築作何用途。

三都縣委宣傳部副部長吳茂華對具體項目不予置評。他表示,人口約4萬的三都縣目前專註於脫貧這一國家重點。2020年前三都縣的目標是消除貧困,該縣2017年的貧困發生率為17%。按照政府的界定,貧困指的是每日生活費在95美分以下。

希望收回本金的投資者發現自己基本陷入困境。官員們將他們中的一些人分流到不同的辦公室,試圖減少一個會議室里的人數,在這間會議室中,上述投資公司副總經理蹇世偉難以應對眾多投資者。

一位來自該省省會的投資者表示:“我們被你們這些傢伙們害死了。”另一位投資者問:“你們就不能勒緊褲腰帶還錢嗎?”蹇世偉一支接一支地抽著煙,看著他的兩部手機。

來自上海的私募基金經理Liu Min通過將其產品出售給高凈值客戶為該縣籌集了一大筆資金。在與兩位低級別官員舉行了徒勞無果的商談後,身穿白色外套、背著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包的Liu來到三都縣黨委書記的辦公室,但她也沒有得到明確回答,只能先離開。

幾天後,她收到了一筆人民幣50萬元(約合7.44萬美元的)的轉賬匯款,隨後在1月又有人民幣70萬元到賬,償還了逾期未付的利息。至於她公司將於3月到期的人民幣2,000萬元本金,她預計要被迫推遲還款。

她表示:“我猜他們會希望我們跟我們的客戶討論延期還款問題,他們真的沒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