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百度李彥宏官黑勾結實現「四化」

“實現四個現代化”曾在趙莊甚囂塵上,後來變得不了了之,“四化”之說無人再提,“四化”與否不甚了了,但百度李彥宏官黑勾結,實現了另類的“四化”,這在趙莊則是廣為人知。

由“中國頭號騙子”、“騙子首領”李彥宏掌舵的百度,不是一個真意義上的搜索引擎,而是一個黑社會組織。多年來,該組織在很大程度上,已助長並實現了趙莊的“四化”:狼性化、納粹化、流氓化、黑社會化。

李彥宏愈演愈烈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底氣何來?只要不是盲人,就都能隱約看到百度李彥宏的幕後,存在顯見的官黑勾結,存在盤根錯節的腐敗大案、窩案,有執掌重權者忽明忽暗,在一路充當李彥宏的保護傘。

■百度官黑勾結所呈現的狼性化

佔據信息流入口壟斷地位的百度,多像是一頭窮凶極惡的餓狼,“一批批被百度榨乾了血、吸幹了骨髓的企業,在百度成了待宰的羔羊”。李彥宏的北大同學李忠,哪怕是向百度每年支付了2500多萬的“品牌保護費”,也阻止不了百度同時又將“搜房”二字甩賣給另一間公司作關鍵字,為此李忠憤指百度是“網路上最大的黑社會”。

其間若無官黑勾結,李彥宏不可能逍遙法外至今。沒有重權作後盾的黎民百姓,別說動輒幾千萬敲詐勒索企業,就是向弱小勒索一包煙錢,都有可能要鋃鐺入獄。我記得有兩個混社會的小年輕,只是向小學生強要了幾塊錢買煙,在“嚴打”中就給判了好多年。

弱肉強食的不僅只是官黑勾結的百度,與之伴生的是整個趙莊,多年來都已呈現了日趨明顯的狼性化。有官黑勾結、官商勾結的存在,也就一定會有弱肉強食的存在。趙莊於羊群而言是魔窟,於狼群而言是樂園。在官黑勾結中已徹底狼性化的百度李彥宏,在荒野之中也越來越像是嘴角掛著人血的頭狼。

■百度官黑勾結所呈現的納粹化

李彥宏是“網路上最大的黑社會”老大,同時也是新納粹成員之一。百度助紂為虐,對被迫害人群肆意打壓、侮辱、惡搞、污名化等等,在趙莊早已有目共見。形同德國納粹洶洶撲向猶太人的百度李彥宏,不僅率先實現了百度的納粹化,而且也在不斷助長趙莊的納粹化。

趙莊的一角在設立“未經任何司法程序關押數百萬的集中營”,美其名為“思想轉化學習班”、“職業培訓中心”,你在“搜索引擎”百度能管中窺豹嗎?你不能。趙莊張袂成陰的冤民在不斷泣血控訴,你在“搜索引擎”百度能搜索出冤民的聲聲血、字字淚嗎?你不能。如此,趙莊又何懼日趨明顯的納粹化。

官黑勾結的百度李彥宏,身兼數職,現在似已升任“五毛頭領”、“打冤隊隊長”。血債派又殺人了,而且是在校園內殺無辜的孩子?沒關係,有俺李彥宏來抹平。快捂住那孩子父親的嘴巴,快捂住公眾的嘴巴,不是還有一篇“統一宣傳口徑”的假新聞嗎?趕緊拿來無厘頭置頂!於是,百度日漸納粹化,趙莊也日漸納粹化。

■百度官黑勾結所呈現的流氓化

披著“搜索引擎”外衣的百度,一直在做的,是隨心所欲放大和隱藏。“當用戶查找某個關鍵詞的時候,所有在頁面內容中包含了該關鍵詞的網頁,都將作為搜索結果被搜出來”——百度說,搜索引擎是這般工作的。而實際是它的搜索結果,讓人根本就無從看到一枚硬幣的正反面。

已經實現了自身流氓化的百度,多年來在不斷助長整個趙莊的流氓化。各種強詞奪理的流氓理論,在百度會被無限放大;各種如理如法的仗義執言,會被百度肆意屏蔽······助紂為虐的趙家犬李彥宏,一直在不遺餘力斫喪社會元氣,這也就無怪乎趙莊會是“五星旗下竟然沒有地方說理”。

趙莊有了網路又如何?有李彥宏在信息入口處一再將路標指向邪惡欺騙的世界,趙莊就註定會是一天比一天更加流氓化。《東方日報》之言振聾發聵:“中國因為百度,正陷入互聯網時代最黑暗和最卑鄙的年代。中國的新聞輿論因為百度的干預和選擇性引導,已經完全失去了公正性和權威性。”

■百度官黑勾結所呈現的黑社會化

在敲詐勒索中早已富可敵國的百度李彥宏,自己黑化了不算,還要不斷加劇整個趙莊的黑社會化。敲詐、勒索、收保護費等等,都是黑社會組織百度慣用的犯罪手段,可哪怕是一再鬧出了人命,“網路上最大的黑社會”頭目李彥宏,也能傲立於法外之地,其間的官黑勾結,可見非同一般。

與黑社會頭目李彥宏勾肩搭背的趙家,怕的什麼權力尋租?怕的什麼衙門的黑社會化?怕的什麼天打雷劈的血腥強拆?地方諸侯哪怕是逼出了陳勝、吳廣,有樂意收錢、擦脂抹粉的李彥宏領軍百度,趙莊在明面上也永是歌舞昇平。你以為百度是搜索引擎?大錯特錯,百度只是趙家的作惡工具。

與薄、周有過一腿的趙家犬百度李彥宏,並沒有因為薄、周的倒掉而失去權力的蔭庇,其所作所為已暴露在官場又另結了新歡,有了更為露骨的官黑勾結。這種為所欲為、興妖作孽的官黑勾結,不僅助長著趙莊的黑化,而且已呈上房揭瓦之勢,足以隨時就連皇帝都能給拉下馬。

官黑勾結的李彥宏以黑社會手段,將一介文人玩弄於掌心算啥?君不見,就連趙家的前任與現任家長,都被李彥宏抹黑過嗎?李彥宏豈只是抹黑?還與薄、周合計過,要捆了現家長呢。趙莊的進一步黑社會化,在風雲突變的2019年,在李彥宏的公然宣示下,在年初就已暴露無遺。

寫於2019年2月28日(迫害於案發前就已在進行。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在羅幹、周永康、李長春、劉雲山、周濟、張德江執掌重權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像編天書一般指鹿為馬,禁絕傳媒據實報道佛山慘案,公然關閉司法大門,強權壓迫“協商解決”殺人案,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4610天!遇害學子的屍檢報告、屍檢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原本著作頗豐、與傳媒互動頻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後表達權隨之被非法剝奪,於國內再無一字變作鉛字,全家也都成了慘案的人質,被長期非法監控並被剝奪出境自由······在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路,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廣東和福建,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任意操弄作惡多端、禍國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無良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投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