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國教育部組織論文大抽檢 打假60萬碩博士!

一批假博士在瑟瑟發抖,還有一批假碩士在瑟瑟發抖的路上。

2019年2月22日,教育部公布2019年工作要點。在高等教育方面,教育部將強化對學術不端行為的監督查處,今年要開展碩士博士學位論文抽檢等工作。

緊接著,2月27日教育部發文要求進一步規範和加強研究生考試招生及培養管理工作,對學位論文作假行為露頭即查、一查到底、有責必究、絕不姑息,實現“零容忍”。

一石激起千層浪,一名博士網友代表科研狗的心聲道:“連周末都沒有的科研狗雖然不怕查,但是請允許我的腿在這裡顫顫。”

抽檢早就年年有,只不過今年把它列入重點。

已經碩士畢業的明台,有天學院老師突然給他打電話,說教育廳抽查學位論文,學院抽到了他的,叫他填資料。“我那時剛工作,抽空填了各種表托學妹幫我找導師簽字”,明台笑哭。

得知被抽檢,明台趕緊從往屆被抽到的師兄師姐那裡打聽情況,得知學校拿到抽檢結果不一定會通知你,除非論文沒通過。明台說,“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啊。”

抽檢論文,源於2014年出台的兩份文件。

2014年國家出台《關於加強學位與研究生教育質量保證和監督體系建設的意見》,明確提出要開展博士、碩士學位論文抽檢工作。同年,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和教育部聯合發布了《博士碩士學位論文抽檢辦法》(學位〔2014〕5號)。

按照規定,博士學位論文抽檢由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辦公室組織實施,碩士學位論文抽檢由各省級學位委員會組織實施。

抽檢每年進行一次,抽檢範圍為上一學年度授予博士、碩士學位的論文,博士學位論文的抽檢比例為10%左右,碩士學位論文為5%左右。

抽檢論文如果存在舞弊作偽等嚴重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教育部《學位論文作假行為處理辦法》規定的情況,依法撤銷已授予的學位,並註銷學位證書,向社會公布。從做出處理決定之日起3年內,將不再接受其學位申請。

中國人民大學教育研究院教授程方平告訴周刊君,碩博士論文抽檢出問題後,論文作者、導師、研究生院的處罰還是嚴肅到位的,不僅論文作者會被撤銷學位,導師也會被停止招生。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以碩士抽檢為例。文件出台後,2015年教育部組織了全國範圍內的學術型碩士研究生學位論文抽檢工作,共抽檢2014年度學術型碩士研究生學位論文16275篇,其中不合格學位論文286篇,佔總體抽檢論文的1.76%。

學位論文抽檢是在授予學位後進行的,這意味著這些論文都是得到了論文評審專家和答辯委員的認可,並由各高校學位委員會一致同意授予學位的論文。

此外,論文抽檢中還存在“黑箱”空間。程方平告訴周刊君,不是所有研究生的論文都能夠被檢索到,在這種封閉情況下就很難說得清。

程方平有過檢索不到論文的經歷,“有些學校有些專業確實存在這種狀況,吃瓜群眾可以關注一下名校的熱門專業。”

吃瓜群眾在論文打假上,可謂屢立奇功。

近幾年,多位碩士、博士因為學位論文涉嫌學術不端,被有經驗的吃瓜群眾開扒,經過媒體曝光引起社會輿論後被查處。

2018年10月21日,清華大學深圳研究生院發布情況說明,對葉肖鑫就讀博士生期間發表的16篇論文進行全面核查,發現存在自我抄襲、圖片重複利用、編造實驗結果等問題。

僅三天後的10月24日,《中國青年報》報道南京大學社會學教授梁瑩在過去的幾年時間裡,論文陸續被從網上刪除,其中至少有15篇存在抄襲或一稿多投等學術不端問題。

論文造假的不僅僅是博士,還有長江學者。

論文抽檢是好事,不在其中,不懂渾水摸魚的假博士、假碩士有多少。

中國每年畢業的研究生人數逐年走高。據2019年2月28日國家統計局發布的《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全年研究生教育招生85.8萬人,畢業生60.4萬人。

每年的碩博士論文抽檢,對抑制論文造假有沒有起到作用?程方平跟周刊君打了個比方,論文抽檢就跟市場上的貨物抽檢一樣,都是隨機的,這種外部監督只能說治標不治本。

假博士假碩士的根源,在於學術腐敗,有空子可鑽,金錢、權力都可以買學位,程方平說,“有些腐敗官員,課都不來上,讓小秘來聽課。”

有媒體梳理了142名十八大後黨政系統省部級以上落馬高官的履歷,發現這些落馬官員的高學歷獲取經歷,具有速成多、跨界多、名校多、疑點多等“四多”特點。

由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人事部進行的中國博士質量調查顯示:中國已超過美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學位授予國,其中半數以上博士進入政府當官。

中國最大的博士群體並不在高校,而是在官場。《求是》雜誌發文指出,在這場由官員和高校擔任主角的“二人轉”中,官員以權力謀學位,教授以學歷謀資源。

官員手中有資源分配權,商人、藝人手中則有可觀的社會財富,都是換取高校教育資源的捷徑,學術界在這樣的風氣之下,那些還在堅守學術尊嚴的人,反而成傻子了。

因此,教育部把論文抽檢當作2019年工作重點,對論文造假行為零容忍,未來整體上是向好的,讓有實力的真博士、真碩士得到公平對待。

不過受此影響,不少博士碩士紛紛表示壓力山大,坦言一個都沒聽說過的明星,就把今年畢業的博士碩士都坑慘了。

一位中國政法大學碩士告訴周刊君,今年學校出台了關於學位論文查重的新規定,要求論文的重複率在經過人工排查後控制在0%,往年還是3%,“我們學校遠遠嚴於教育部的規定,肯定有怕抽檢的原因。”

程方平指出,論文抽檢應當避免三個思維誤區。

第一,不是嚴格了,而是規範了;

第二,懲罰不是目的,而是建設;

第三,抨擊的是投機取巧,鼓勵的是觀點多元。

“監督,不是要把學校變監獄啊。”程方平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