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批作業時愛改錯別字的科學老師 被學生「懟」了!

一個六年級男生拿著剛發下來的科學作業本,跑到辦公室,氣沖沖地質問老師:“這是科學作業,又不是語文作業,為什麼寫錯別字要扣分?”

被學生“懟”的,是杭州保俶塔申花實驗學校的科學老師鄭維慶。他拿起學生的作業本一看,那是一道隨堂作業,要求畫出昆蟲的身體構造,並寫出名稱。只見那名同學將“鰓狀觸角”寫成了“鰓壯觸角”,將“虹吸式口器”寫成了“虹吸式口氣”。

這兩個錯別字,都被鄭老師改了過來,並給予了一定的扣分。

實際上,鄭老師平時在批科學作業時,就經常“找茬”,糾正學生的錯別字。“孩子們抱怨,說我又不是語文老師,這是多管閑事。”鄭老師哈哈笑著說。

科學老師糾正錯別字

被學生找上門

因為糾正錯別字被學生找上門質疑的,鄭老師還是第一回遇到。

這周一,鄭老師給學生講到“昆蟲的局部結構”這一章節,課上他給學生展示了許多昆蟲的器官,如蝴蝶的翅膀、蒼蠅的足等。在離下課還有7分鐘左右,他便開始讓學生將上課學到的昆蟲器官畫下來。

“這些昆蟲器官都是我帶著學生一起畫的,所有器官的名稱我都一筆一划地寫在了黑板上,讓他們抄到作業本上,想不到的是,即使是抄也還是有很多學生出錯。”鄭老師說。

他一共帶了5個班的學生,這次隨堂作業共收上來200多本,其中把“狀”寫成“壯”的就有6本。

找到辦公室“懟”老師的小男生,就是其中之一。作業發下去以後,這個男生看到自己和同桌畫的昆蟲器官一樣,而且畫得比同桌還要好,同桌的作業拿了“優+”的成績,而他因為這兩個錯別字,只拿到個“優-”,心裡很不服氣,所以一拿到作業本,就跑去“質問”老師了。

“寫錯字也是錯,錯了就應該扣分加以改正。”鄭老師看著男生的作業本,耐心地回答。可是這樣的回答,並沒有讓男生服氣,一直“磨”到上課鈴響了,才無奈地離開辦公室。

作為資深科學老師

他發現錯別字越來越普遍

鄭老師教科學已經19年,算得上是杭城最深資的一批科學老師。這些年來,學生在寫科學作業時,錯別字他見多了。最常見的,就是把“光合作用”寫成“光和作用”,把“直徑”寫成“直經”,“負極”寫成“副極”,把“鰭”的右半部分寫成“者”等。

鄭老師發現,最近幾年,學生寫錯別字的情況較以往更為普遍了。

大多數人都會把學生寫錯別字的原因歸於粗心,鄭老師卻不這麼認為。“學生最容易出錯的是同音字和形近字,而科學中許多專有名詞的構成都需要學生去理解,如果對字本身的理解不足,很容易犯錯。”鄭老師說。

而且,日常生活中的廣告語,對學生的影響也很大,“那個小男生將‘口器’寫成‘口氣’,就是受了口香糖廣告的影響,因為經常聽,經常看,遇到同音字想都不想就寫上去了。”

“現在學生寫錯別字的情況越來越多,許多科學老師都提出過這樣的問題,可能部分老師因為要批改的作業量太大,來不及也沒精力一一改正,於是便得過且過地放過去了。”鄭老師說,他因為當過一段時間語文老師,所以看到錯別字就忍不住改過來。

科學老師“越界”改錯字

語文老師給了個大大的贊

對於鄭老師的做法,語文老師又是怎麼看的呢?

杭州保俶塔申花實驗學校的語文老師何倩玲,有著13年的教齡,她就十分贊同鄭老師的做法。“其實字詞的運用是一個大環境,科學作業中出現錯別字,反映的是學生在語文學習時字詞掌握得不夠紮實。”何老師說。

在十多年的教學過程中,何老師也發現,近幾年學生的錯別字現象的確越來越嚴重。“學生出現同音字混淆,也和現在一些廣告語和店鋪取名有關,比如說學校門口有個畫畫培訓班,取名為‘童畫’,其實沒有這個詞。”何老師說。

何老師認為,想要學生減少錯別字,就要讓孩子真正理解每個字詞的意思,“可以通過查字典以及更多閱讀的方式來解決。”

“通常,閱讀量大的學生寫錯別字的情況會比較少。因為在閱讀中,他能夠結合語境來理解每個字詞的意思,當學生真正理解字詞的意思後,錯別字自然就少了。”何老師告訴錢報記者,除了同音字混淆的情況外,近幾年有不少學生存在“讀寫障礙”。比如看字時出現左右看反,上下顛倒或是多一筆少一筆的情況,“如果孩子存在這樣的問題,就需要進行專業的感統訓練才能解決。”

“學生如果在作業考試中經常出現錯別字,家長就要引起重視,找到孩子寫錯別字的原因。否則,這會影響到以後高考的成績。”何老師說。

杭州采荷二小的語文老師傅利平說,通常語文考試中的作文,不同的錯別字出現5個(的、地、得除外)以上,就要降等級評分。

一位大學教授也非常贊同鄭老師的做法,“在高考中,如果答案中有錯別字的話,就會直接被判為錯誤答案。”這位教授認為,如果一名學生從小沒有養成良好的答題習慣,很容易在高考這樣的重大考試中丟“冤枉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錢江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