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大陸 > 正文

逃離中國的企業家 曝光勞教所的迫害

於溟,一位成功的中國商人,在面對來自故土不公正的遭遇後,他試圖向世界講述他所經歷和看到的一切。

為了揭露中共在奧運會籌備工作中的人權迫害和酷刑,他精心策劃逃離勞教所,聽起來像是好萊塢的驚險片;他撰寫文章,揭露監獄製作盜版書、竊取國外作家的知識產權;他與中國的人權律師合作,在中共法院提告江澤民、要求索賠;逃往美國後,他現在公開講述自己的故事。

2019年,1月27日,於溟抵達舊金山國際機場與妻子和兒子團聚(The Epoch Times)

2008年8月初,當全世界驚嘆北京盛大的奧運會開幕式時,35歲的企業家於溟卻被關在臭名昭著的馬三家勞教所附屬醫院內,他剛剛經歷了長期的酷刑折磨。

他被高壓電棍長期電擊和毆打。三個月來,他一直被關在一個特製的鐵籠子里,既不能站立,也不能躺下睡覺。記得有一次,他被警察故意拽下樓,臉朝下,他的頭被狠狠地敲在每一級台階上。

這是他第三次因修煉法輪功而被監禁,從1999年7月至今,法輪功一直在中國受到共產黨的迫害。

1996年,於溟通過一位客戶開始修煉法輪功。客戶將法輪功最主要的一本書“轉法輪”送給了他的妻子。

那時,於溟已經是中國東北遼寧省會瀋陽市的一名成功企業家。他的時裝公司有100多名員工,並間接帶動6家國有供應商,吸納了1000名員工就業。

剛開始,他的客戶和他的妻子都認為於溟不是那種對修行,精神追求感興趣的人,他們沒有給於溟看這本書。但是,他們越不想讓於溟看見,於溟想越弄清楚這本書究竟是什麼。

於是,於溟從他的妻子那裡拿到了《轉法輪》,並一晚上讀完了書中的六講內容。第二天早上,於溟開始在公園裡尋找到一個法輪功練功點,學習煉功動作。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包括五套功法,遵循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對習練者在改善身體健康、減少壓力方面有突出效果,同時也有助於改善與家人和同事的關係,領悟生命的意義。

1992年,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公開面向社會傳授法輪功,人們通過口耳相傳,在中國迅速傳開。到1999年,媒體報導中國有1億人修煉法輪功。

法輪功的受歡迎程度引發了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的不安和妒忌,他害怕民眾做共產黨控制之外的事,他也害怕中國人發現法輪功的傳統道德教義(真、善、忍)比基於唯物主義,無神論和階級鬥爭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更具吸引力。

從1999年7月起,江澤民調動所有國家資源鎮壓法輪功。這些政策和迫害手段直接導致了2008年,於溟在遭受酷刑迫害後、卧床不起。

於溟曾被中共勞教所關在類似這樣的鐵籠里,不能站,不能坐,長達三個月(明慧網)

飛越勞教所

2008年,隨著北京奧運會的臨近,於溟看到越來越多的人被送到勞教所,罪名是“計劃搶劫”或“準備偷竊”。

當時大紀元報導,中共為確保奧運會前北京的“安全”,將超過300萬人趕出首都,超過6萬間房屋被拆除,超過100萬人被送進勞教所。

在勞教所,中共為“轉化”法輪功學員——迫使他們放棄信仰,加重酷刑和迫害,逼他們效忠於共產黨。

於溟無法忍受親眼看到無辜的人遭受如此嚴重的折磨。他想,在北京獲得奧運會舉辦權後,外界應該知道中國發生的事:共產黨政權沒有如國際社會所期望改善中國人權,反而為辦奧運會迫害甚至殺害老百姓。

於溟決定揭露這些。

但如何做?他作了一個大膽的計劃。

按照他的計劃,將有兩名法輪功學員逃離勞教所,隨後與在北京採訪奧運會的外國記者聯繫,把中國勞教所的情況告訴外界。

在醫院較松的監控下,於溟想辦法獲得了手機、一些錢,還有一把鋸子,這是最重要的一個工具。

經常,勞教所的囚犯會被送往醫院,然後再被送回勞教所。於溟通過他們悄悄傳信和秘密溝通,協調了這次醫院出逃。

於溟還聯繫了在外面接應的人,還找人租了一處地方藏身,因為他預計警察會進行瘋狂搜捕。

除此之外,還有一件事要考慮:在兩名法輪功學員逃脫後,值班警察和同一牢房的22名囚犯肯定會受牽連和嚴懲。

作為一個遵循“真、善、忍”教義的人,於溟不希望這種情況發生。他想善待這些不知情的人。

所以他設法弄到一些安眠藥。他告訴醫生他睡不著。當拿到安眠藥後,他會在護士眼皮底下吞下安眠藥,但實際上變戲法地把葯藏在另一隻手上。

就這樣,他一點一點攢夠了葯,在越獄那天,讓所有囚犯和守衛在牢房裡睡過去,這樣他們就不會受牽連而被追責。

2008年8月11日,於溟的計劃正式實施。牢房窗戶的鐵條被砍斷,兩名法輪功學員順著用被單擰成的繩子從三樓下到地面。

一切進展順利。他們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被正確的人接走⋯⋯但第二個負責租房的接頭人始終沒有出現。

沒有人知道哪兒出了錯。於溟不得不安排他的妻子馬莉去接這兩個人,並把他們藏在自己家中,儘管他很清楚這太冒險了。

果然,三天後,數百名警察,其中一些人手持槍支,圍住了於家的整個住宅區,並帶走了兩名逃亡者以及馬莉。

在北京奧運會期間,這個幾乎成功逃離“模範”勞教所的案子,把共產黨政權的最高領導人逼瘋了。這次越獄被列為“重大事件”;至少7名警察被解僱,兩名勞教所的副主任受到懲罰。

於溟和逃脫的兩名修煉者遭到了兇惡的嚴刑拷打。

於被吊在門上,兩隻胳膊被張開,而雙腳幾乎不能沾地。他就這樣被掛了一個多月。有時,當他要上廁所時,他才被放下來一會兒;有時,他要上廁所,警察也不把他放下來。所以,他只好盡量減少進食。通常,食物或水都是警察直接塞進他的嘴裡。

他差點因此死掉。

(明慧網)

“另外兩人被折磨得更厲害。”於溟說,“勞教所在事發後給這兩名越獄者下了‘死亡指標’,意思是勞教所可以在不追究責任的情況下任意對兩人進行刑訊逼供。”

於溟於2009年9月2日被釋放。如果他沒有計劃逃跑,他可能在大約20天內就會被釋放。

在這越獄經歷後,三位法輪功學員除了遭受近乎致死的折磨之外,每個人都被勞教所加期關押一年。

當被問及這次嘗試是否值得,於溟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的,值得。我們必須這樣做。迫害這些年,我身邊的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已被折磨致死。你怎麼衡量這些生命的價值?對冒著生命危險來阻止更多的殺戮,我從未後悔過。”

於溟和女兒在中國(馬利提供)

盜版哈利波特書

中共的勞教所不僅強迫良心犯背棄信仰,同時也利用他們賺錢,良心犯是無成本的勞動力。

於溟回憶他和其他人是如何被迫在勞教所複製哈利波特的書籍。

他說:“這是2001年年底、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不久。我被拘留在北京團河勞教所。我們被迫裁剪、摺疊、整理和裝訂《哈利波特》,還有其它書,中英版都有,還有其它語種。這些書是在別的地方印刷,等我們把它們裝訂好,再就拿走了。”

於溟和第6隊所有被關押的犯人裝訂這些書,一共做了三個多月。

於溟記得在那個時候,在6大隊的大廳到處都可以看到堆成一米高的印刷品,走廊里也隨處可見。3大隊和5大隊也在做這些書。

有人偷偷地把印好的紙張送到勞教所,來搬運印張的車輛看起來很破舊。印刷質量極差:紙張看起來很黃,到處都有印刷錯誤和痕迹。

為了在中國新年前準備更多的書,在寒假期間賣給學生,警察強迫被關押者工作很長時間,甚至通宵工作,不給他們任何報酬。

於溟估計,在這幾個月里他們可以製作出幾十萬份這樣的盜版書。

於溟表示,他早在2004年就寫過一系列文章揭露了這一點,他希望哈利波特的作者JK羅琳(J. K. Rowling)或書籍的授權出版商能看到、並進行調查,保護作者和出版商的權益,當然也包括被拘留者的權益。

當他的律師被判入獄時他獲得了自由

自2009年以來,於溟第三次獲釋後,開始與一些中國維權律師合作,這些人權律師為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提供辯護。其中有王全璋、王宇、董前永、江天勇等人。

2012年5月2日,外國記者在北京採訪了中國維權律師江天勇。(Mark Ralston/AFP/)

2013年8月29日,於溟在參加侄子的婚禮時第四次被捕。當時,瀋陽市十多名其他法輪功學員也被抓。

因為瀋陽市要開第十二屆大學生運動會,中共領導人將前往瀋陽,當地警方抓捕法輪功學員是所謂的“預防措施”,以防止領導人視察期間發生任何抗議或上訴。

得知於溟被捕後,曾與他合作的幾名律師也開始著手處理他的案件,但他還是被判處四年徒刑。

積極從事公益活動,為弱勢群體和法輪功學員發聲的人權律師王全璋被中共冤判四年半監禁(公有領域)

2015年7月9日,他的律師王全璋、王宇、董前永被非法抓捕,幾乎同一時間,中國有200多名中國律師和人權活動家被捕。

在服刑四年後,於溟在2017年獲釋。2018年年底,他設法逃到泰國,在那裡他獲得了前往美國的簽證。他的妻子已經從美國政府獲得了難民身份。

2019年1月27日,在中共的監獄累積遭受了近12年的酷刑迫害後,於溟終於在舊金山和他的妻子、兒女團聚。然而,就在他獲得自由的同一天,他的律師王全璋在被秘密拘留了三年多之後,被判處四年半監禁。

為王全璋辯護的律師於文生目前也被拘留在徐州看守所。

扭曲的事實美國中國不一樣

作為很多事情的親歷者,於溟表示,中共媒體的很多宣傳都是假的。

他說,公眾不知道2015年4月22日,中共中央電視台(CCTV)播放的法庭審判背後究竟發生了什麼。

當天,中央電視台的編輯歪曲報導了視頻內容,並誹謗人權律師王宇。

那天受審的是一位女法輪功學員李東旭,她當時與於溟一起受審。當李試圖談論她的案子時,法警重重地將她撞倒、並將她押到座位上。

李東旭84歲的母親無法忍受看到她的女兒受到這樣的對待,她站起來抗議。

法警想要對這位84歲的老人動粗,律師王宇離開座位去阻止他們的暴力。當她憤怒的譴責警察施暴後,王律師被拖出法庭。

中央電視台當天的新聞卻報導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經過對審判錄像的精心編輯,央視製作了“新聞”片段,指王律師多次離開座位、製造“麻煩”,並在法庭上大呼小叫。

“人們很難想像中央電視台播出的畫面背後是什麼,”於溟說。“讓我感到難過的是,我在泰國和美國待的時間很短,但我卻在這些地方多次看到中央電視台的節目。在中國,我從未見過任何美國或泰國的電視節目。”

“我想總統川普(川普)在貿易談判中堅持‘對等’是非常正確的。我希望同樣的原則也能適用於傳媒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英文大紀元記者Jennifer Zheng報導,穆清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