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男子網貸1500元裝250個APP以貸還貸 3個月後欠55萬!

“你缺錢嗎?下載APP,資金秒到賬……”看起來非常誘人的廣告,很可能只是一個“魚餌”,如果你不小心上鉤了,就有可能踏上一條“以貸還貸”的“不歸路”。石家莊的王先生就是這樣一條因一時心動咬了鉤的魚,從去年11月末首次申請1500元網貸開始,不斷借新還舊,至今3個月時間,他的手機上裝了250個借款APP“以貸還貸”,欠款的“坑”也越填越大,至今已達55萬元。

如今,他的生活因為200多家網貸公司的集中催款而陷入一片混亂。

正缺錢收到了貸款簡訊

“如果時間可以倒流回2018年11月末,我一定不會去裝貸款APP,不去碰那第一筆1500元的借款。”談起APP貸款,如今的王先生後悔莫及,恨不得坐上時光穿梭機回到三個月前。

三個月前,做生意的王先生正資金緊張,周轉吃力,在他想方設法地籌措資金時,手機上收到了一條簡訊:“你缺錢嗎?下載APP,資金秒到賬……”這讓王先生心中一動,抱著試試看的心態,他點擊了簡訊上的鏈接,按操作指引一步步下載、安裝了一個名為“××錢包”的APP,填寫了自己的個人資料進行註冊,包括身份證拍照上傳,對著鏡頭點頭、眨眼進行人臉驗證,綁定手機號和銀行卡,還填寫家庭地址、家人和朋友的電話等,註冊完成後,系統顯示他可以借1500元錢,他當即點擊“借款”,幾分鐘後就有1050元到賬(系統自動扣除450元手續費),借款期為七天。七天後,王先生在APP上還了1500元。還款後,APP顯示他的借款額度提高到了2000元,王先生又借款2000元,到賬1400元(扣600元手續費),又是七天的賬期。七天後,他還了2000元。

王先生說,APP借款確實方便快捷,輕輕一點,資金馬上就到,只要按期還上,額度還會提高。雖然借款利息很高,但他覺得短期周轉下還能還得上。APP的借款期限一般是七天,有時候一時還不上,他就再下載一個新的APP借新還舊,新的也還不上了,就再下載一個繼續借,不斷地拆東牆補西牆,王先生的資金缺口也就越來越大。等到2019年2月份,他手機上用於借款的APP已達200多個,因為每天要還的錢太多,他製作了表格用於提醒自己每天還款。即使這樣,借的錢仍然像滾雪球一樣越來越多,到2月22日當天,王先生賬面上該還的錢已達到55萬元之多,遠遠超出了他的想像。這55萬元欠款讓他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之中,他知道這條路不能再走下去了,必須收手。

談到這三個月瘋狂下載APP滾動還貸的歷程,王先生說,他的感覺就是“剎不住車”,自己剛開始確實是昏了頭,圖個方便快捷使用資金,到後來還不上,就不得不“拆東補西”,而且這些貸款APP的個人信息好像是互通的,知道自己有需求,就不斷地推送新APP,到最後一發而不可收。

照片被做成遺像,威脅要群發好友

自從王先生決定不再安裝新的APP以貸還貸,他就陷入了被催債的噩夢。

“催債的電話、簡訊狂轟濫炸,簡訊一會兒就100多條,電話一個接一個。”王先生說,他的態度還是挺誠懇的,會跟對方解釋說自己現在實在沒錢,會盡量籌錢還債,需要多些時間。但是即便如此,催債電話還是騷擾到了他的家人、親戚、朋友。父親、妻子知道此事後,籌措了幾萬元幫他還債,但這幾萬元一天不到就用完了。

幾天時間內,王先生接到了無數個恐嚇、辱罵的簡訊、電話,受騷擾的人群已經從他填寫的聯繫人擴大到了他的整個通訊錄,所有親戚、朋友、同事、前同事都接到了催收電話。有的催收人員把他的照片製作成追悼會上的遺像,告訴他再不還錢,就群發給他的好友。還揚言要將他兒子的照片也做成遺像,群發好友。

王先生說,如今他的手機基本癱瘓,只有深夜才敢開機看看信息;所有的親戚朋友也不敢再聯繫。而APP上的借款利息、滯納金是按天計算的,欠款的雪球每滾一天就“胖”一層。他已經不知道怎麼辦了。

貸款APP淪為高利貸平台

據記者調查,網路上各種貸款公司、貸款APP多如牛毛,王先生手機上安裝的250個APP僅僅是冰山一角。所有APP的主打優勢都是“審批容易、放款快”,以此來吸引用戶。對於用戶來說,資金秒到賬,可以迅速緩解缺錢的困局,但是,你付出的成本很可能是越來越還不起的高息。

以王先生的借貸為例,2000元借7天被扣手續費600元,7天的利息是30%,如果折算成全年,年息超過1500%。據業內人士介紹,這些貸款平台的生財之道就是高息,15倍的高息足夠抵消很多欠款不還的缺口。借貸平台直接對接催收公司,一旦客戶逾期,資料進入催收公司,催收人員就會使用各種方法來催款,靠催收成功的額度來拿提成。

催收人員:每天要打200個電話

記者聯繫到了一家催收公司的專業催收員小張。小張去年大學畢業後應聘到一家小公司做了催收員,工作4個月,剛剛提出辭職。小張說,催收公司的主要業務就是代銀行、貸款公司向欠債不還者催債,比如信用卡逾期不還、網貸不還等。催收公司有大有小,大公司從銀行和貸款公司承接業務,再分包給小公司。他所在的就是一家小公司,有十來個催收員,每天的工作就是打電話、發簡訊,想各種辦法催欠債者還債。

小張說,催收公司和催收人員良莠不齊,他所在的公司還比較正規,規定不許罵人,但每個人每天必須打夠200個電話。為方便催收,公司會提供欠款人非常齊全的資料,甚至包括欠款人全部的手機通訊錄以及通話記錄,跟誰通話頻繁、通話時長等,找准“軟肋”下手,方便催款。在催款過程中,難免會有一些素質不高的催收人員使用非法手段來恐嚇、辱罵對方,他覺得這個行業缺少監管,風氣不好,所以不想幹了。

律師:可與平台協商只還本金

對於王先生陷入的困境,北京趙鵬律師事務所的趙鵬律師認為,王先生可以與APP平台協商只償還本金,免除利息。

趙鵬律師說,當前我國的金融行業實施的是許可准入制,王先生借貸的APP平台並沒有取得准入資質,高昂的利息也違反了相關法律規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超過年利率36%,超過部分的利息約定無效。因此王先生可以此為由與平台協商免除利息。但是,鑒於借款事實的存在,王先生仍然需要償還借款的本金。如果拒不還款,對方起訴到法院,那麼王先生就有可能被列入“失信者黑名單”,一系列行為將受到限制。

此外,催收公司的催收行為應在合法範圍內,不得使用非法手段獲取客戶信息,也不得對客戶進行恐嚇、侮辱、漫罵等人身攻擊。王先生如果遇到催款威脅,可報警求助。

另據記者了解,公安部日前專門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打擊“套路貸”情況,並首次將“套路貸”定性為新型的黑惡勢力犯罪活動,表示將採取一系統措施嚴打“套路貸”違法犯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