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副教授干快遞 千金難買樂意

大學副教授轉行做快遞(網路圖片)

收付款,整理快件,核對清單……杭州翠苑小區里的這家菜鳥驛站,30平米大,同千萬家普通快遞站點一樣,人來人往,一切如常。笑容親切的老闆正在忙碌著,不時地和來店裡的居民們搭兩句話。但你能想像得到嗎?這位46歲的快遞驛站小老闆江賢俊,曾是一名教了25年英語的大學副教授。

筆者是堅決反對知識無用論的,學了知識就是讓自己擁有更多的選擇權。大學副教授干快遞老闆,沒有什麼特別值得討論的東西。因為這是他個人的職業選擇,一個大學副教授正常工資應該和一個杭州市普通快遞員工資相當,但是辛苦程度絕對是後者更辛苦,只不過有一樣,每個人的生活目標和方式並不一樣,有人看重的是過程,有人看重的是目標,有人在意的是金錢回報,但是也有人在意的是情感付出。

有句話講,因為一個人愛上一座城,為了心中這份情感,情願放棄其他條件更好的選擇,義無反顧的守在這座城市某個角落。這位大學英語副教授,因為戀家因為心疼年邁的父母,寧願辭職也要去經營父母的這家菜鳥驛站,外人不該多有閑言,在自己不缺錢在自己爭取努力多陪年邁父母些時間,有條件實現這份孝道在當代是很罕見的,不求贊同但求少點指點,就是尊重。

何況,自己當老闆和當一個受雇快遞員是有天壤之別的,先不說工作時間的考勤約束,單單是那金錢回報都不可同日而語的。能在經營一份自己事業的同時,還能兼顧照料陪伴父母,還能有更多其他職業選擇能力的同時,有什麼可遺憾的呢?大學副教授工作的穩定以及旱澇保收的職業收入,可會缺了更多體驗人生閱歷的機會和無價的家庭溫馨啊。

筆者以為,千金難買我樂意,他人不要瞎逼逼。都是成年人,尊重個人的自我職業選擇,不要膚淺的就認為只有在學校當大學副教授才是對的人生,經營一家菜鳥驛站就是知識無用,書都白讀了,甚至上升到讀書無用的批判。憂國憂民誠可敬,但是杞人憂天要不得。如果價值觀再迂腐陳舊,看點啥都痛心疾首,那才真要命。

筆者認為歷來關注底層,有自己理想抱負的名士都不會大富大貴,但卻留得芳名在世間;歷來看重親情孝順長輩家庭和睦的丈夫,可能不會有杖鉞一方的成就,但卻此生無憾。筆者以為,能有能力和條件選擇自己喜歡生活方式的人很可敬,至少活得很自我!就比如這位副教授現在的快遞站老闆,苦點累點樂意,自己的事業干多干少都是自己的!

在職場中有一句話,寧做雞頭也不做鳳尾。是以,筆者對副教授的職業選擇很理解,對那些陰謀論認為副教授在學校混不下去或是犯了錯誤鬱悶辭職等等的閑言嗤之以鼻。筆者以為,只要社會風氣不是大學教授們紛紛辭職去下海創業,只是個別的辭職人才流動,完全無須大驚小怪,更不用痛心疾首,彷彿天塌了下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貓眼看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