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美專家:未來12至18個月中共加大對台施壓或觸發新危機

三艘美國驅逐艦2006年6月在太平洋演習

華盛頓—

美國智庫蘭德專家在這個星期發布的一份備忘錄中指出,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前後,也就是未來12到18個月,是中共對台施壓程度可能大到觸發台海新危機的時期,這段期間有一些警告信號值得注意,美國必須採取多層面的作為來強化美台關係,加強台灣應對中國脅迫的能力與韌性。

在中華民國逐漸進入總統選舉熱季之際,北京加大各種對台灣的政治壓力引起華盛頓關注,蘭德公司資深政治分析師邁克爾·切斯(Michael Chase)在2月26日發表的“應變計劃備忘錄”(Contingency Planning Memorandum)中,建議川普政府通過“多方位”(multidimensional)方式,緩解中共對台灣的脅迫以防範衝突。

備忘錄指出,“中國大陸政治局勢、台灣政治趨勢以及美國對台政策改變”,都可能提高未來台海發生新危機的風險,涉及這三方面的一些警告跡象值得特別注意。

在中華民國政治發展上,要注意的警告信號包括蔡英文總統的言論、選前民進黨的支持度、與中國大陸有關的民調變化、是否有民進黨內更支持台獨的候選人出現,或是總統選舉前意外出現一個第3黨候選人等。

至於中共的部分,要觀察北京是否進一步加大對台北的壓力活動的警告信號,包括習近平是否對台灣有更嚴厲的言論,是否有新的說法顯示他對台灣失去耐心或有急迫感,是否重複之前關於台灣問題不能“一代又一代”地拖延下去、失去兩岸政治基礎就會“地動山搖”的表述。

切斯認為,儘管對台灣發動“突襲”是“極不可能”的事,但習近平有可能“以凸顯共軍已做好攻台準備”來試圖對台灣和美國發出信號,例如宣示共軍的軍改已取得成功或在2020年前將完成,因為中共無疑地很明白,由於軍改正在進行中,一些觀察人士對共軍能否在短期內做好重大衝突的準備有所懷疑。

對於美國方面,華盛頓的政策變化或美中關係進一步惡化都可能提供一些警告指標。例如,如果美國採取行動顯示它可能“從根本上重新定義對台政策或放棄長期以來的‘一個中國’政策”,中共可能會做出強烈反應。就算華盛頓沒有這麼戲劇性地改變美國政策,但如果採取被北京視為足以為台北領導人壯膽,讓他們敢拒絕北京要求或朝違背北京利益方向發展的舉措,那麼台海發生危機的風險就會增加。

切斯舉出的例子,包括去年通過的《台灣旅行法》,以及一些關於要求台灣參加美國環太平洋多國軍演及美國軍艦停靠台灣港口的呼聲、售台F-35先進戰機或潛艇等,這些都可能導致美中關係緊張。此外,如果因貿易或南中國海問題而導致美中關係急劇惡化,也可能提高台海危機的發生,因為那將加深中共的看法,認為美國的確有意圍堵中共,而且希望以“打台灣牌來制衡中共的崛起”。

無論基於何種理由中共決定要加大對台灣施壓,切斯提出其他可供觀察的跡象包括:北京領導人批評台灣或美國特定行動的言論;在各種媒體上對主張台獨的台灣政治人物的嚴厲譴責;以及中共要加大施壓前某些“戰術性指標”,例如中共軍事單位的不尋常活動、對台灣密集的情報搜集行動,或是對台灣政黨或與選舉有關目標的網路間諜行為等。

美國智庫蘭德公司資深政治分析師邁克爾·切斯2017年12月13日參加全球台灣研究中心座談會

目前也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所中國研究與戰略研究副教授的切斯認為,自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前到選舉後一段時間,如果台海發生危機,那將對美國利益帶來重大風險,在最低程度上它可能導致美中關係凍結,使其他如朝核問題、南中國海等地區或全球性議題的解決更加複雜,而且一旦中共對台灣的施壓活動取得成功,也可能使它更大膽在其他地方運用相同手法,例如操作社交媒體干預台灣選舉,暗中資助它所偏好的候選人,或侵入網路並散布電郵和其他數據等。

儘管列出了這種種的可能性,不過切斯也強調,台海“升溫至戰爭”的風險非常低,因為那種結果理論上並不符合任一方的利益,只是這個風險的確存在,“誤解與誤判”仍然可能使各方走向衝突。

在這份備忘錄中,切斯就防範台海危機為華盛頓“應變計劃”提出幾個政策選項,包括鼓勵北京與台北改善溝通管道避免雙方關係破裂;加強美台關係強化台灣對中共的威懾態勢,這包括透過軍售和協助台灣發展創新防衛戰略;華盛頓或許也應該考慮,在關於美台安全合作的某些層面上更加透明化“以更清楚發出支持台北的信號”;鼓勵台灣外交夥伴抗拒中國要求外交轉向的壓力;協助台灣擴大國際參與;支持台灣多元化經濟關係,例如啟動美台貿易協定討論;以及幫助台灣改善和應對中國影響力活動的能力等。

此外,美國自己也必須加強威懾及協防台灣的能力,包括持續發展先進軍事能力和防止中共通過武力強迫統一的新作戰概念;也可以通過適度揭露中共軍力發展以證明美國有能力有效應對中共任何“以武促統”的企圖。

對於美國如何協助緩解中共在202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前對台灣加大的壓力,切斯提出3個建議,包括提供北京與台北溝通管道,尋求通過外交途徑化解危機;視中共的做法採取相應作為,展現美國對台灣的經濟、軍事和政治支持,但也要避免可能使情勢惡化的舉措,“例如派遣美國軍隊到台灣”;採取步驟迫使中共退讓,至少對其施壓防止情勢升溫,例如增加印太地區駐軍並鼓勵盟友加入這些威懾行動。

這個名為“防範台海危機”(Averting Cross Strait Crisis)的備忘錄,被美國智庫外交關係理事會(CFR)“預防性行動中心”(Center for Preventive Action)列為“第34號應變計劃備忘錄”,根據該中心的描述,這些備忘錄旨在“為決策者提供及時和務實的政策建議”,以防範或緩解世界各地武裝衝突,“尤其是在那些美國利益面臨最高風險的地方。”

“預防行動中心”助理主任珍妮弗·威爾森(Jennifer Wilson)表示,美國的利益在於維持地區穩定、維持對台灣安全的長期承諾,以及達到美國在與中共關係里的其他目標,包括贏得貿易戰、挑戰中共在南中國海獨斷的主權宣示,以及防止中共對人權的進一步壓迫,為此,美國應該通過執行一個旨在“避免台海危機或降低緊張的審慎外交戰略”來保護它的利益。

威爾森說,切斯的建議是要美國採取行動維持台海現狀,“即便這可能並不是很完美”。要達到這個目標,美國一方面必須協助台灣減輕其軍事與經濟上的脆弱,另一方面也要讓中國相信,它無法“安全地對台灣施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