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政治退潮經濟增長 華爾街日報贊川普「挽救了美國經濟」

二年前,當川普要推出稅改方案時,進步派主流經濟學家們嘲笑「除非你相信長牙齒的仙女和荒謬的供給方經濟學,否則稅制改革就不會帶來任何區別。」然而,事實證明,稅改和放鬆管制這些供給側改革的措施是有效的。《華爾街日報》周五(2月28日),更罕見發表編委會文章,稱讚川普稅改和放鬆管制政策「拯救了美國經濟」。

川普的減稅和放鬆管制帶來了美國經濟高增長

二年前,當川普要推出稅改方案時,進步派主流經濟學家們嘲笑“除非你相信長牙齒的仙女和荒謬的供給方經濟學,否則稅制改革就不會帶來任何區別。”然而,事實證明,稅改和放鬆管制這些供給側改革的措施是有效的。《華爾街日報》周五(2月28日),更罕見發表編委會文章,稱讚川普稅改和放鬆管制政策“拯救了美國經濟”。

華爾街日報的這篇編輯部文章主題目為《謝謝你,稅務改革》,副題是“凱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對2018年的增長預測是正確的。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不是。”前者是川普的首席經濟學家,而後者是前總統奧巴馬和柯林頓的顧問。

“當政治家們走開時,美國經濟是一個巨大的繁榮引擎,而且要尋找證據就看看眼前的周四發表的第四季度增長報告”。文章開篇引述美國商務部2月28日發布的美國GPD季度報告,稱“現在比任何時候都清晰,商業投資轉向更高的檔位,挽救了美國經濟。稅制改革和放鬆管制,鞠躬。”

白宮首席經濟學家凱文·哈塞特Kevin Hassett

美國的GDP主要構成包括個人消費、私人國內投資(也稱商業投資,包括:非住宅投資和住宅投資)、政府投資和凈進出口。其中個人消費佔主導,2016年佔比69%,個人投資佔比17%,政府消費和投資佔比17.4%,貨物服務凈出口-3.4%(美國是逆差大國)。

最近三年美國的GDP增長率及主要部分的增長率見下表,可以清晰的看出,2018年與奧巴馬執政時期的2016年相比,商業投資(Nonresidential Investment)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其它項目基本持平,而當年GDP增長率則從1.6%到2.9%,提高了81%。

美國2016-2018年GDP構成表,最近3年,數據來源:華爾街,希望之聲翻譯

2018年的GDP增長率2.9%,這是2015年以來最好的成績。“在去年的12月金融市場恐慌之後,第四季度的增長率2.6%,高於預期,並且內部優於頂線”。

然後,更重要的是結構發生了變化,成功實現了增長主要動力的轉換。

文章從GDP構成分析,認為現在的增長與2016年相比,並非外界說的政府赤字擴大造成的:“消費者支出略有下降,但仍然強勁。政府支出的增長可以忽略不計—雖然對於赤字引導的’需求’繁榮的說法如此之多。”

實際上,現在的經濟增長是由更健康的商業投資造成的:“最好的消息是商業投資,對GDP增長貢獻了0.69個百分點。這比看起來更好,因為其中住房投資減去了0.14。在過去兩年的大部分時間裡,房屋現在已經持平或惡化,但這可能是一線希望。”

美國的私人國內投資(商業投資)由住宅投資和非住宅投資構成,最近兩年與2016年相比,住宅投資明顯下降,三年增長率分別為6.5%,3.3%,-0.2%,這意味著“現在的擴張並非標誌著不斷上漲的房價(編者註:2008年金融危機和中國經濟似乎如此),也就是說,增長不是由不可持續的住房建設推動的。如果利率不會繼續上升,並且假設勞動力市場保持強勁,房地產市場應該恢復適度增長。”

美國的非住宅商業投資,包括三大部分:設備與軟體投資,非住宅結構投資,企業庫存變化。現在年增長率7%的增長,意味著“現在是通過提高生產和勞動生產率實現更健康的增長”。這種增長,將會形成良性循環:“工資增長隨之而來,擴張能夠建立在自身之上。第四季度儲蓄率上升。”

最近三年的投資增長率裡面的構成,資本投資(非住宅投資)和住宅投資的此消彼長,則更顯示出增長的日益健康和可以持續。川普當政的二年時間,投資增長的主動力,實現了從住宅到轉換非住宅投資即資本投資的成功轉換。其中,2016年住房和消費支出增長率高達6.5%,這“幫助了經濟避免衰退,但擴張已經疲憊,需要資本投資來解圍“。而2017年到來,資本投資年增長率從基本停滯的0.5%,增加到2017年的5%,“這有助於抵消住房投資的下降”,這種趨勢到了“2018年加速(增長率7%),當時住房增長為負(-0.2%)”。

編委會文章進一步問,“那麼2017年有什麼變化?”政府變了,從奧巴馬政府變成了川普政府,這“帶來了一個重大的政策轉變,特別是結束了無所畏懼的監管和對業務的騷擾。放鬆管制,減少了導致企業推遲或減少投資的政治不確定性”。

“稅制改革於2018年到來,取消了世界上最高企業稅率的攔路石(編者註:中國可能更高吧?),並邀請公司匯回國外的利潤。投資回升幾乎與白宮首席經濟學家凱文∙哈塞特所預測的一樣。他預計,2018年第四季度的同比增長率將上升3.1%,而確實,當季度的增長率恰好為3.1%。”

哈塞特先生在2017年稅收改革辯論的熱潮中做出了這些預測,並受到進步經濟學家們的嘲笑。一個挑戰來自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的顧問拉里•薩默斯(Larry Summers),他在《華盛頓郵報》上寫道,除非“你相信長牙齒的仙女和荒謬的供給方經濟學”,否則川普的稅制改革就沒有任何區別。

當哈塞特先生回過頭來捍衛稅收提案時,薩默斯先生說:“我自豪地宣稱這是不誠實,無能和荒謬的組合。”

《華爾街日報》編委會稱“還有其他的諷刺性的說法,但我們是富有同情心的保守派”。

《華爾街日報》的這篇文章,也敏感的認識到這是供給學派和現代凱恩斯主義者的區別。供給學派相信減稅和減少政府管制,會增加企業利潤和個人消費,最終會帶來稅收增加和減少赤字,代表人物是里根政府時期的經濟學家拉弗等,拉弗也是川普的經濟顧問。而凱恩斯主義信奉赤字財政、政府干預經濟、由政府出資修建工程給國民提供就業機會,從而增加消費、促使經濟繁榮。

今天,全世界大部分政府是凱恩斯主義的實踐者。而民主黨目前提出的高福利和高稅收(桑德斯提出恢復高達70%的富人收入稅),實際上也是凱恩斯主義的變種。

2016年的民主黨總統競選人參議員桑德斯,目前再次提出給富人高額徵稅

文章稱:“現代凱恩斯主義者們,已經開始相信稅率和監管瓶頸與增長無關。這給了像哈塞特先生這樣的經濟學家成為決政策制定者的優勢,因為他們既關注經濟需求,又關注更多投資和工作所帶來的供給。”

編委會文章結尾,雖然對於川普的關稅政策和美聯儲的利率政策有些擔心,但是,對於川普的減稅和降低管制的效果,還是給予了充分肯定:

“唐納德∙川普的關稅政策繼續成為投資和增長的風險,而美聯儲則是一張百搭卡(wild card,編者註:競技牌中的百搭卡)。但過去兩年的證據是,放鬆管制和稅收改革刺激了私人資本投資—-正當長期的擴張需要它來避免經濟衰退的時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