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逼近弱方保證:港幣聯繫匯率再遭衝擊

2月末的最後兩天,美元港元連續兩次觸及7.8498,距離7.8500的弱方保證僅有一線之隔。

01港府勢必要維護聯繫匯率的動機

2018年3月開始,港元匯率連創歷史新低,港元聯繫匯率受到衝擊。一些香港聯繫匯率要不要守、能不能守的探討也喧囂塵上。

也是在2018年3月,筆者從多個角度分析過:“貨幣信譽成為香港立身之本”。

香港製造業已經完全空心化,全港經濟命脈完全轉變成第三產業,全港產業中具有比較優勢的只有金融服務和貿易物流兩個行業。而隨著中國大陸逐漸融入世界產業鏈中,直接貿易增多,香港貿易物流的競爭優勢也在遭到消弱。

香港的主要命脈產業就是金融服務業,金融業中,“信心比黃金重要”,匯率問題上只能背水一戰。

歷史上,香港也多次捍衛匯率。

1977年開始,香港經濟持續過熱,信貸急速擴張,貿易逆差擴大,港幣匯率走貶。1979年起,中國和英國開始就香港問題展開談判,。1980-82年美國遭遇經濟危機。由於香港匯率掛鉤美元,在大陸經濟未點火發動之前,香港經濟與美國經濟走勢趨同。香港經濟隨即遭受重創,對香港前途的擔心,及對匯率走貶避險的需求導致大量資金離開香港。香港資產價格暴跌,房產價格下跌六成以上。在1982年至1986年間,有7家持牌銀行倒閉,94家存款類公司停止營業,香港當局投入38億元港元用於救助倒閉的金融機構。

1983年10月15日,當時的財政司彭勵治宣布港元匯價與美元掛鉤,定為7.80港元兌1美元,香港的貨幣信譽得以維護,香港的危機情況得以控制。

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香港政府同樣以破釜沉舟的決心,大幅提高拆借利率,增加金融炒作的成本,維持聯繫匯率,最終維持了貨幣的信譽。而代價是資產價格暴跌七成。

而2018年年初開始的對聯繫匯率的衝擊,隨著香港金管局的干預,港元拆借利率逐步上行,港元匯率逐步回歸安全區間。

同期,香港恒生指數自2018年初高點33484.08,至年尾低點24540.63,降幅近三成。

02維護聯繫匯率的制約因素

2019年初開始,港元持續維持弱勢,重新逼近7.85弱方保證水平。2月27日,一度低至7.8498,距離7.8500的弱方保證只有2基點的差距,已隨時可能觸及。

近期美元兌港幣匯率日K線走勢圖(網路圖片)

能否維護聯繫匯率不看說什麼,看的是錢,看有沒有干預能力。

以香港最新公布的金融數據來看;至一月份,香港外匯儲備0.43萬億美元;至2018年三季度,香港外債1.65萬億美元,環比下降108億美元;至2018年三季度,國際投資凈頭寸1.30萬億美元,環比下降998億美元。

香港政府公布的最新金融數據(來源:香港金管局)

香港外債很高,這也是金融城市本身就會具有的特點。香港國際投資凈頭寸高達1.3萬億,數據來看,香港是有能力捍衛港元匯率的。2018年也已經證明了香港金管局的能力。

03維護聯繫匯率的後果

2019年初,在港元弱勢的同時,港股卻在走強,這與2018年初的一幕完全一致。

港元弱勢的原因與港股走強的原因是統一的;即流動性的充裕,刺激了港股,也刺激港元拆借利率下滑,從而與美元利差擴大。

從港元隔夜拆借利率來看,2018年初至2019年初,Hibor經歷了低—高—低,而港元隔夜拆借利率與美元的利差則自2018年底開始驟然拉大。

倫敦及香港同業間拆借(隔夜)利率(作者博客)

港美利差走闊,套息交易就有利可圖,從而引導持續沽出港元,導致港元匯率承壓。而若再次觸及弱方保證,如同2018年一般,將迫使香港金管局入市來捍衛港元,過程中會減少港元流動性,推高拆借利率,套利空間最終會消失。但卻會推高香港的商業銀行最優惠利率,使港股及港房承壓。

應該說,港府維護聯繫匯率本身並不存在問題,港府有充足的外匯儲備,只要減少流動性,推高利率即可。問題是維護得後果,推高利率後的資產價格風險。

2018年,港股跌幅近三成。

04維護聯繫匯率對大陸的外溢效應

港府在匯率上捆綁美國,但在經濟上背靠大陸。2018年,道瓊斯指數高低記錄之間(黑線)跌幅2成左右;目前道瓊斯指數近26000點,與2018年最高記錄相比,跌幅收窄至3.7%。

而2018年香港恒生指數高低記錄之間跌幅約三成;目前恒生指數25785,與2018年最高紀錄33484相比,跌幅收窄至14.03%。而大陸A股則近乎直線下滑。

對比來看,港股走勢更像是美股和A股的加總折中。

香港與大陸已具有多種資金互通方式,2018年10月開始,大陸股權質押風險浮現,貨幣政策有較為明朗的寬鬆跡象,溢出效傳導至港元,香港資金面趨於寬鬆,港股反彈。而一旦港元觸及弱方保證,港元流動性勢必要收緊,大量在港上市的中概股股價難以避免會受到影響,進而波及大陸股價。

2018年初,易行長曾認為中美之間利差最舒適的狀態是兩者保持80-100BP,現在十年期中美國債利差已降至40BP附近,一年期國債利差自2019年以來一直處於倒掛狀態,但國內還要放水,這難免推動利率的下行,狀態非常彆扭。

香港與大陸的資金互通,而伴隨著港元靠近弱方保證,大陸放水效果外溢至香港已難以被香港自身吸收,香港將變身為跳板,相當於在中美之間架起了直接溝通的橋樑,這將放大這種彆扭狀態。港元將通過各種方式將緊縮效果傳遞給大陸,也使得大陸貨幣政策難以存在獨立發力的可能性。

換言之,A股春天會來嗎?

才是秋末,冬仍未至,哪來的春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