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陳光誠:律師遇官兵流氓 有法也白講

——律師遇流氓 講法也白講

真正老實可靠的依法行事者,在中共腐爛的體制內根本沒有空間。正因如此,象李季軍這樣的法盲才能當上大隊長。這是由中共政權的反向淘汰機制的本性決定的。

王峭嶺在國保和警察的監視下探望剛剛獲釋回到父母家中的江天勇

2019年3月1日晚上,江天勇律師從“釋放”後變成失蹤狀態已經過去近兩天了。在這段時間裡,他的妻子和母親及關心他的朋友們都一直在焦急的努力尋找他的下落。在一個黨可以把整個國家的任何地方都變成黑監獄、酷刑場所的黨國體制下,結果自然是預料之中的。

不過就在數小時前,一直不斷尋找江律師的李和平律師的妻子王峭嶺打通了河南信陽羅山縣公安局國保隊長李季軍的電話,得到了以下消息。

對話內容如下:

王峭嶺:“李隊長,江天勇為何沒有回家?”李季軍回答說:“鄭州批准他,他就能回家探親。”王峭嶺進一步確認地問道:“您的意思是江天勇回家需要鄭州公安批准?”李季軍:“是。”王鞘嶺:“不對吧,江天勇刑滿釋放,可以自由去任何地方啊。”李季軍不耐煩地說:“他被判了附加刑,剝奪政治權利了。”王鞘嶺:“剝奪政治權利,不包含限制自由行動啊。”李季軍:“你該好好學學法律!江天勇被剝奪政治權利後,在一定程度上要被限制人身自由。”

很明顯李季軍純屬是一個法盲。什麼時候中國的法律中政治權利包括“限制人身自由”了!這真是律師遇到流氓,講法律也是白講。

對話繼續,王峭嶺:“李隊長,您這要是讓領導知道您是這麼解釋剝奪政治權利的,我不知道您這個大隊長還能不能繼續當。”李季軍理屈詞窮,無理的掛斷了電話。

王峭嶺嫂子很聰明,肯定知道流氓政權就是要靠一群流氓維護和支撐著才能維持。真正老實可靠的依法行事者,在中共腐爛的體制內根本沒有空間。正因如此,象李季軍這樣的法盲才能當上大隊長。這是由中共政權的反向淘汰機制的本性決定的。

上述對話肯定了江天勇律師仍在中共手裡沒有自由的這個路人皆知的事實。實際上是他根本沒有被釋放,只是換種方式,換個地方繼續關押而已。有人說江律師繼續被中共關押是因為恰逢“兩會”,我覺得問題沒有這麼簡單。他沒有被抓前,就一直是中共獨裁政權的重點迫害對象,與中共進行著游擊戰。

江天勇律師的妹妹和父親2月27號被國寶帶走去接天勇律師後就處於失聯狀態,直到3月1號的晚上才戰戰兢兢地回到家中。據說,他她們只是28號早上6點多與江天勇律師見了一面,江律師拉著父親的手說要和父親一起回家,隨即被中共的走狗拖開綁架走了,江父也被推翻在地。接著中共不僅非法限制了江父、江妹的人身自由,還對他她們進行了如:不準對外發消息,不準接受記者採訪之類的威脅。這是為什麼他她們在回到家之前一直不敢與家人聯繫。3月2號下午4點,江天勇律師在被中共超期關押近3天時,在中共認為對他進行了足夠充分的威脅恐嚇之後,在多方各界的努力下,終於回到了老家,並與妻女進行了視頻通話。他請妻子代為轉告對朋友們的感謝和問候。

一個連基本道理都不講的流氓政權,我們和他講法律自然是不會有用。可是人民若真的沒有辦法制服流氓政權,那中共又恐懼什麼呢?它所恐懼的恰恰就是我們人民必須加強的——捍衛正義必不可少的實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