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經濟蕭條為何股市奇葩暴漲 中共捨本逐末越走越遠

——

媒體稱要把股市列為國家核心競爭力重要組成部份,加之A股在MSCI全球基準指數中的納入因子由5%提高至20%。中國A股難得地在上周大漲了一周。而在我看來這些都是真正的本末倒置,中國在捨本逐末緣木求魚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

媒體稱要把股市列為國家核心競爭力重要組成部份,加之A股在MSCI全球基準指數中的納入因子由5%提高至20%。中國A股難得地在上周大漲了一周。而在我看來這些都是真正的本末倒置,中國在捨本逐末緣木求魚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

2月25日,新華社旗下的《中國證券報》發表了一篇〈股市將成為國家重要核心競爭力組成部份〉。這如同把家庭成員是不是胖子作為衡量家庭富裕和幸福美滿的標準一樣可笑。變胖也許是個標誌,但是也有可能是疾病所導致。

中國股市出現奇葩「牛市」。(AP)

中國股市出現奇葩“牛市”

核心競爭力強才有真牛市

最早全面系統闡述國家核心競爭力的是官方專家、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理事蔣慧工2004年出版的《國家核心競爭力三元素》。國家核心競爭力簡要地概括包括兩個三要素:國家核心競爭力由國家經濟實力、企業管理科學技術三大要素構成。人才、創新、制度三項基本元素構成國家核心競爭力。2015年4月11日一篇〈李克強:國家核心競爭力要靠基礎科學研究〉跟國家核心競爭力論述相近,並沒把股市作為國家核心競爭力說法。該文說:“國家核心競爭力要靠基礎科學研究,根基紮實才有原始創新,才會有世界一流佳績。”

第一,股市牛的前提是國家核心競爭力強,而非股市能提升國家核心競爭力。即便現行的中國政治經濟學教科書也是這麼寫的:經濟決定金融;金融反過來影響經濟。2007年上證指數6,100多點是這12年國家核心競爭力最強的時期?如果股市是國家核心競爭力,還是重要組成部份的理論存在,那麼2007年中國國家核心競爭力是2018年或現在的兩倍了。

第二,企業稅費負擔過重沒有牛市。股市是由上市公司組成,每檔股票背後都是一家公司。中國說的是減稅,每喊一次口號稅收增加一次,特別是“營改增”後,企業根本不能合理避稅,把之前的社保轉交由稅務部門徵收,企業少繳納社保的漏洞堵死。根據發改委和財政部對娃哈哈的聯合一本正經的調查結果:沒有他們老闆宗慶後說的500多項收費,只有200多項。視野範圍內,從沒見過哪個國家對企業有200多項收費的,並且,企業只能交稅,永遠不知道這些稅去了哪。

第三,對企業改革。現在國企主要靠補貼,由於其官僚系統臃腫和效率低下,佔據資源而虧損,沒有一個國家能依靠做大做強國企讓經濟強大的,委內瑞拉曾經是南美富國,做大做強國企後經濟崩潰、國民逃離了一成。在做死了民企,做跑了外資企業後,政府稅源會萎縮甚至枯竭,你拿什麼補貼國企?遵守加入WTO時的承諾和美國政府的要求,對國企、民企和外企一視同仁實行國民待遇,允許國企破產和被民企外企收購。

第四,對證券市場進行徹底改革。首先,最需要改革的是新股首次公開發行(IPO)審批制度,學習美國和香港,把IPO審批權下放給上海和深圳的證券交易所,而不是證監會。證監會的那幾個發審委老頭什麼都懂?美國和香港對公司上市審查有專業的律師、會計師和行業專家組成,審批速度快而專業。現在打個比方:中國證監會是足協,交易所是主教練,國家隊隊員是上市公司。那麼,選誰進國家隊就是IPO了。中國證監會把足協和主教練的活都幹了,還設立交易所幹嗎?

其次,對上市條件進行改革。中國大的互聯網公司大多在海外上市,主要不能滿足上市條件,一個是要求擬上市公司必須連續3年盈利,國內互聯網企業大多採用了VIE架構,而這成了大而好的互聯網企業在中國賺錢、在海外上市的悲劇。好的公司逼海外上市,造假成功的在A股上市;美國對上市公司看未來,不造假也能上;中國上市看過去,不造假根本上不了。

華爾街MSCI很能呼應中國的要求,一周內擴大指數權重,這是洋版捨本逐末,權重即便擴大到100%,也只不過是洋版滬深300指數而已。這麼急於求成統計局可以調減2017年的GDP基數,完成2018年經濟增長6.6%的任務,證監會直接把上證和深成指後面加個0,國家牛不就來了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