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三個曾經與美國發生戰爭的亞洲國家的啟示

中途島海戰中的美軍無畏式俯衝轟炸機。(網路圖片)

二十世紀,美國人打的仗可真不少,先是一戰,再是二戰,接著是朝鮮戰爭,最後還與越南幹了一仗,損失比較慘。

二戰後,歐洲迎來了70多年的和平與文明。在亞洲,與美國對壘的三個國家分別是日本、朝鮮、越南,如今,這些國家的變化,以及未來可能的變化值得我們反思和借鑒。

1、日本“脫亞入歐”

日本自明治維新之後,大力向西方學習,經濟、軍事等全面西化,更有思想家、教育家福澤諭吉“脫亞入歐”的驚人目標。

維新後的日本,進步有目共睹:它先是打敗清政府,全殲武器裝備勝過自己的北洋水師,隨後又重創沙俄,獨佔在中國東北的利益,也確立了自己在東方的新型霸主地位,繼而不斷擴張自己的勢力範圍,擴大自己的影響。

但是,這個過程中的日本,在經濟、軍事實力不斷增強的同時,政治上並沒有多少真正的轉型,傳統思想、文化雖然保留下來,軍國主義勢力卻最終主導了國家的發展方向,離“脫亞入歐”的目標漸行漸遠。從這個過程可以看出,僅靠日本傳統文明自身的發展動力,還不足以將日本帶入現代文明社會,必須有外在的驅動力量,才能真正讓日本實現新生。

隨後,日本發動了對中國的侵略戰爭,又與美國開始了太平洋戰爭。戰爭不僅讓中國、美國損失慘重,更給日本帶來巨大災難:它不僅物資消耗巨大,人員損失嚴重,而且日本本土迎來了自美國19世紀中期“黑船入侵”以來最嚴重的武力攻擊,東京也不例外。更嚴重的是,日本成了人類歷史上第一個被投放原子彈的國家,讓人類真真切切地見證了那些可能毀滅自身的巨大能量。

日本投降後,美國佔領了日本,並一直駐軍至今,其中目的之一就是防止日本軍國主義死灰復燃。

作為征服者的美國將軍麥克阿瑟上將,儼然是日本的“太上皇”。但是,麥克阿瑟十分明智的在日本保留了天皇體制的同時,又為日本制定了和平新憲法。

新憲法規定,國會是國家最高權力機構,內閣不再向天皇負責,而是向國會負責,新憲法確立了司法獨立和公平性。新憲法還明確規定:“日本政府必須由全體選民授權並對全體選民負責”,讓普通民眾收回曾經被天皇霸佔的權力,也就是說日本普通民眾從這一刻起擁有了選舉權,成為了國家的主人。

後來還是在麥克阿瑟的主導下,日本政府以憲法為核心,又頒布了《工會法》、《勞動基準法》等法律,從根本上完善了當時日本的法律體系。

麥克阿瑟隨後改革了日本的經濟。以政府名義收購了大量土地,然後轉賣給了沒有土地的農民,對於沒有錢的農民,還提供了政府的貸款。對“三菱、三井”等大型財團,麥克阿瑟毫不留情的選擇拆分,市場也因此獲得了巨大活力,經濟開始逐漸好轉。及至20世紀50至80年代中期,日本經濟迎來了快速發展的黃金時期,社會成功轉型。

1951年,麥克阿瑟被解職回國,聽到消息的日本人自發為其送行,從他下榻的官邸到厚木機場,道路兩旁甚至聚集了上百萬人。他們不僅對著麥克阿瑟的專車高呼“大元帥、大元帥”,並且還表示願意將自己的田產、房契、傳家寶贈送給他,以示感激。

麥克阿瑟說:“對待日本人你只用打敗他們,讓他們從內心深處服你才行,鐵拳才是真理,他們會很尊重你。”

美國讓傳統專制國家的日本成功實現了轉型,“脫亞入歐”這個歷史性目標,在不知不覺中實現了。這是所有日本人之福,也是世界之福。

2、越南“革新開放”

1959年至1975年,越南處於戰爭之中。美國於1964年大規模介入越南戰爭,後來越陷越深,前後死亡5.6萬人,30多萬人受傷,美國國內反對越南戰爭的人越來越多。1973年,越南與美國簽署了《巴黎協定》,結束戰爭。

20世紀,美國很少有人認為自己在戰爭中是失敗者,但越南戰爭卻是一個例外,美國社會至今還認為,深度介入越南戰爭是一個災難,也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戰後的越南,作為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與美國多年勢同水火。

但世事難料。1986年,越南開始實行“革新開放”。在“革新開放”過程中,越南人漸漸淡化了對美國“暴行”的記憶,與曾經的戰爭對手越走越近,兩國高層互動頻繁,經濟交流、人員交往與日俱增,關係日趨緊密。

30年來,越南在“改革開放”的路上越走越遠,每一次改革都不容小覷:它大力推進自由市場經濟,加快全面私有化進程,石油、電力、越南橡膠,越南移動、越南郵政、越南煙草等已經完成私有化。

2018年,越南總理阮春福明確指出,越南正大力推動國企股份化進程,出售在運輸、航空、糧食食品、農業、電信、貿易、旅遊服務、建築等領域的大型國企股份。越南經濟已經悄然起飛。

2015年,越南總理潘文凱宣布:越南將建設一個美國式的國家,司法獨立,中央及各級黨委不干涉司法審判,認同司法獨立是普世原則,禁止政府官員兼職國會代表;最高法院可審理黨政高級領導腐敗案件;國會代表和政府官員必須申報個人財產;承諾5年內施行民主大選。2018年,越南按期舉行了民主大選,政治文明一步步來到越南人民社會,不少人喜極而泣。

在對外交往上,越南一步一個腳印,成效明顯。

近年來,越南已經與歐盟、韓國、日本等簽訂了自由貿易協定,最重要的是,越南與歐盟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中,幾乎所有產品、商品流通都是零關稅,這在亞洲是第二個與歐盟簽訂這種協議的,第一個是新加坡,第三個是日本(日本與歐盟自由貿易協定已正式生效)。

2018年12月30日,越南成為已經生效的“全面且先進的TPP(CPTPP)”的正式成員。

現在,世界經濟產業和資本朝東南亞蜂擁而來,越南憑藉戰略區位優勢、更年輕的勞動力和更低廉的工人薪金,已經成功地將三星、英特爾、西門子的製造基地從中國吸引到了國內,此外還有一大批服裝與製鞋企業也紛紛遷往越南。“越南製造”勢頭強勁,大有取“中國製造”代之的勢頭,“世界工廠”的頭銜在向越南輕輕招手,全球製造業中心的影子呼之欲出。

另一方面,據說如今的越南,世界各類信息網站可以自由登錄,暢快通行,任意使用,如臉書、推特、谷歌、油管等等,在越南都開放了。

2019年2月27日至28日,世界的目光又一次被越南吸引:美國川普總統選定越南首都河內作為與金正恩第二次首腦會晤的地點。為什麼是越南?一個直接的原因是:川普宣布,只要朝鮮真正棄核,他們可以迎來與越南一樣光明的未來,他想讓朝鮮領導人金正恩親眼看看越南轉變後的成果。

從這裡可以看出,越南的發展進步得到了川普的認可,他把越南選擇的社會道路作為成功的例子,鄭重推薦給金正恩。

越南,這個曾經與美國兵戎相見的國度,正迎來自己的新生。

3、朝鮮“棄核涅盤”

20世紀50年代初,美國在朝鮮半島迎來了一場拉鋸戰和僵持戰,戰況空前慘烈,交戰各方都沒有好下場,美國、聯合國軍以及韓國軍隊損失都很大。

1953年7月,《朝鮮停戰協定》簽訂,戰爭暫時停止,卻使朝鮮半島處於60多年的軍事對峙局面。美國隨後在朝鮮半島部署了大量軍隊,朝鮮也始終把美國當成為自己最大的威脅,處處與美國唱反調,美國對朝鮮的各種挑釁竟然也無從下手。

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朝鮮大力發展核武器,受到以美國為首的世界各國嚴厲制裁,朝鮮被國際社會孤立,國內經濟凋敝,處境十分艱難。

金正恩上台後,強力推進核導試驗,然後宣布朝鮮為“擁核國家”,希望以核武器和遠程導彈等不對稱武力,確保自己政權安全。朝鮮不出意外地迎來了國際社會最嚴厲的制裁。

2018年,朝鮮半島局勢峰迴路轉,6月12日,金正恩與美國總統川普在新加坡實現歷史性會面,宣布棄核。這樣的快速轉變,讓中共機關算盡也想不到這個結局,更讓世界各國驚詫莫名,甚至連美國國內的許多政治家也瞠目結舌。

2019年2月27日至28日,朝美兩國首腦將在河內舉行第二次會晤,就棄核等重大問題進行面對面交鋒。

川普多次放話說,如果朝鮮棄核,美國、日本、韓國以及國際社會的其他國家可以讓朝鮮成為和韓國一樣發達繁榮的國家。可能這個目標太遙遠,近期川普又表示,如果朝鮮棄核,它將和越南一樣快速發展。這些表態對金正恩這個有出國留學經歷的80後年輕人很有吸引力。

在出發越南之前,川普又明言:“金委員長有機會擁有一個經濟十分繁榮的國家,也許是世界上最繁榮的國家之一,他擁有讓人難以置信的地理位置。作為一位房地產人士,我在地理位置上一直做得很好,他是在中國、俄羅斯還有另一側的韓國之間,如果不經過北朝鮮,他們就夠不到彼此。”“我覺得它真的可以成為偉大的—世界上偉大的金融和經濟國家之一。”“但是如果你要保留核,你就不能做到這些;如果你要發展核,這些就永遠不會發生。”

“我沒有在催速度,但我們不會解除制裁。”

川普一手舉著制裁的大棒,一手描繪著朝鮮棄核後的光明前景:不棄核就面臨著越來越嚴厲的制裁,棄核就可以實現“涅盤”重生,選擇權其實握在金正恩手中。

日本,朝鮮、越南都曾經與美國發生戰爭,並長期對峙,但無論勝敗,美國始終沒有搶佔它們一平方公里的土地,這一點和北方的俄羅斯迥然不同。

從日本、朝鮮、越南三個國家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可以看出:堅持和美國對著乾的國家,基本沒有什麼好下場;堅持與美國搞好關係的國家,都實現了快速發展,並向文明社會不斷靠近,漸漸融入世界主流。

這真應了那一句:“我們有一萬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中美關係搞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