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一名新疆輔警逃離「地獄」後的告白

作為一名哈薩克族穆斯林,巴依木拉提在逃離中國前,是名新疆輔警,主要在路邊檢查站尋找有無是政府黑名單的人,這些人通常是穆斯林少數民族。

去年,巴依木拉提(Baimurat)和他的家人一起逃到了哈薩克,他興奮得形容:像走出了‌‌“地獄‌‌”。

作為一名哈薩克族穆斯林,巴依木拉提在逃離中國前,是名新疆輔警,主要在路邊檢查站尋找有無是政府黑名單的人,這些人通常是穆斯林少數民族。

巴依木拉提向《紐約時報》表示,他在2009年移民到哈薩克,幾年後,為了與家人住得更近,他回到新疆。然而,幾次創業都失敗,為了養活妻兒,他在2017年當上新疆輔警,月薪約合700美元,福利也不錯。

但萬萬沒想到,這卻是巴依木拉提痛苦的開始。

新疆有惡名昭彰的再教育營,國際調查指出,中共當局將上百萬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和其他信奉穆斯林的少數民族關押在這些拘禁營里,進行洗腦轉化、強制放棄信仰,只能為共產黨歌功頌德。

高壓維穩下的新疆,警力需求大增。報導指出,快速增長的新疆警力不少是從被政府作為打擊目標的同一少數民族中招募,在社區和家庭製造分裂,迫使巴依木拉提這樣的人面臨艱難的選擇。

巴依木拉提的工作,包括在主要道路上的警察檢查站檢查旅客車輛和證件。重點目標是政府監控名單上的人,通常是穆斯林少數民族。他檢查他們的手機,查看有無被認為具顛覆性的內容。

作為一名哈薩克族穆斯林,巴依木拉提有時對工作感到不安,但他需要錢。

對他而言,最糟糕的經歷是押送人去拘禁營。他曾協助把600名戴著手銬的人送到一處新設施去,卻被那裡的情景嚇到。一處被官方稱為‌‌“職業培訓中心‌‌”的監獄,其中一名囚犯是他的熟人,但巴依木拉提幾乎沒認出來,因為對方瘦了很多。

但巴依木拉提必須控制住自己的感情:‌‌“到處都是攝像頭,如果他們看到你看上去不高興的話,你將會惹麻煩。‌‌”

逃亡者的責任

逃到哈薩克後,巴依木拉提決定公開這些事。他對《紐約時報》解釋,對自己在新疆的警察工作感到懊悔:‌‌“我覺得有責任,因為我曾看到很多人在拘禁營里受折磨。‌‌”

報導提到,為新疆哈薩克族提供幫助的活動人士賽里克贊.比拉什(Serikzhan Bilash)說,自從巴依木拉提公開自己的經歷後,已接到幾個匿名警告電話,威脅他公開宣布放棄那些說法,否則他在中國的親戚將被關進拘留營。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也指責他是‌‌“滿口謊言‌‌”。她稱,巴依木拉提確實曾在奇台縣從事安保工作。但僱用他的是家購物中心,而不是警察。但報導指出,中國的輔警有時是通過私人承包商雇來的,這讓警察機構在增減人員上有更大的靈活性。

巴依木拉提透露,他當時奉命檢查手機中的‌‌“顛覆性的內容‌‌”里,具體目標是2009年烏魯木齊七五事件。

七五事件造成197人死亡,1700人受傷。綜合多則報導,事件起因為一群新疆維吾爾族人在烏魯木齊市舉行和平示威,要求政府為在廣東韶關被打死打傷的維族人伸展正義,卻遭來鎮壓。當局在關閉所有電話線、手機線路和網路後,出動防暴部隊進行血腥屠殺。

事後,中共當局宣稱這是由維吾爾暴動者發起、攻擊漢人的騷亂。但境外維族人否認,指如果依官方說法,死傷者應以漢人為主,但死傷者中,絕大多數是維族人。對這一反駁,中共當局沉默,拒公布死傷者民族身份。

2009年這場騷亂過後,新疆的保安越來越嚴。2016年,陳全國成為新疆領導人後,對新疆進行更嚴的全面監控。

《紐約時報》引述澳大利亞拉籌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的雷國俊(James Leibold)和德國歐洲文化與神學學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的鄭國恩(Adrian Zenz)的說法,指招募像巴依木拉提這類輔警的做法,就是從那時開始。

據雷國俊和鄭國恩即將發表的論文提到,到了2017年,新疆警力的規模達到10年前的5倍多。政府專門把少數民族作為招募對象,通過以提供工作崗位的做法來解決積怨。

里外不是人

但是,那些受雇於警方的人往往既受當局懷疑,也不被他們自己的社區所信任。

巴依木拉提說,像他這樣的警員在警察隊伍中會受到徹底審查,以發現是否有政治不忠的跡象。他曾差點被關進再教育營。

他被要求定期參加灌輸政治思想的會議,還要背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語錄。少數民族警員之間只能說漢語,如果有人聽到他們說哈薩克語或維吾爾語單詞的話,他們會受到懲罰。

現居華盛頓的維吾爾族活動人士塔依爾.衣明(Tahir Imin)則表示,他的四名親戚曾為新疆的警察工作:‌‌“維吾爾族警察和維族民眾之間存在著巨大的矛盾,人們討厭這些警察,認為他們是叛徒,稱他們為中國人的走狗。‌‌”

這些維吾爾族人寧成‌‌“叛徒‌‌”,也去接下警察工作的原因,多是難以找到好工作。許多維族人和哈薩克族人抱怨說,當地經濟增長沒有讓他們受益,他們在招聘時,因信仰與文化受到歧視。

報導稱,工作的經歷和被當局發現他曾在哈薩克居住,並在那裡獲得公民身份一事,使巴依木拉提後悔回到中國。在新疆,與外國有關係極易成為被關進再教育營的理由。

巴依木拉提一家決定逃出中國,但他和他的家人在2013年回中國時,已上交哈薩克護照。最後是在一名能給哈薩克打電話,卻能不引起注意的中國某地區聯絡人幫助下,讓哈薩克官員為他們提供了臨時旅行證件。

成功通過邊境警察好幾小時的盤問後,巴依木拉提一家終於回到哈薩克,他說:‌‌“我們太高興了,就像是我們走出了地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