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共教育部打「假碩博士」 主體被指在官場

圖為2008年6月20日,北京大學校園裡,身穿文科碩士服的碩士畢業生正在扔碩士帽。

近期,中共教育部主導下的論文大抽檢,涉及全國高校,號稱“打假60萬碩博士”,將查重率一再降低。外界評論認為,假博士最大的主體其實不在高校而在官場,學術造假反映了高校腐敗和教育腐敗,也成為一個現實的社會問題。

近日,中共教育部公布“2019年工作要點”,督導評估、論文抽檢等都被列為要點。這一背景下,高校研究生普遍反映,今年的論文查重率很嚴。

2月27日,中共教育部再次發文,稱要“完善預防和處置學術不端的機制,加大對學術不端、學位論文作假行為的查處力度”,要“加大專項檢查、抽查、盲評等質量監督手段使用力度”。

陸媒報導更以“打假60萬碩博士”為題目,稱“假博士在瑟瑟發抖”。網友紛紛表示,“我畢業查重要求已經是10%以下了。現在超過5%就不會被送審”;“大於5%的導師首先就不會讓送審,別說學校了”;“15%已經是嚴重抄襲了”;“不僅查重內容,連觀點也要查重”。

網友吐槽今年論文查重率降到2%以下。(微博截圖)

湖北荊州市一高校研究生向大紀元記者確認,今年論文查重不再跟往年一樣抽查了,改成全部都查。某山西高校研究生則稱,“(查重率)15%~30%之間給一次修改的機會,時間三天;高於30%,今年就不能畢業了。”

輿論普遍認為,是因為翟天臨事件,導致了此次論文整治。今年2月,大陸影視演員翟天臨因論文造假、學術不端行為被北京電影學院撤銷博士學位,並退出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博士後工作。

美國註冊律師葉寧告訴大紀元記者,在美國,學術造假後果很嚴重,大部分屬於民事詐欺,但個案各辦。如果造假涉及詐騙聯邦撥款,則犯法跨刑民兩界了。且每個公民都有權提告“Qui tam action”(要求取得罰金的起訴)或者“False claim action”(對向政府提供虛假陳述者追究民事及責任)。

學術剽竊成風高校腐敗嚴重

翟天臨事件後,輿論認為,這不僅僅是假博士的問題,而是反映了教育的腐敗。網友反問,“這件事的處理重點難道是加強對我們普通學生的管理嗎?”

中國經濟學家、前北大教授夏業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國大陸剽竊成風,其實不是從學生開始的,是從老師開始的。中國大陸的教育模式,基本上就是死記硬背。不要學生有自己的獨立思想,要忠實地照搬,接受權威。這種教學環境下,講嚴重一點,要認真地追查的話,中國大陸幾乎找不出不剽竊的學者,特別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

1998年,中共教育部長陳至立就提出教育產業化。夏業良認為,“985計劃”搞成了一個教育界的大躍進,從那個時候全面擴招,把大學強行地、人為地升級、升格,但教學質量、內容堪憂。

“有的教授一年裡面都不會讀十本書,但是他能夠出版十幾本書,這不是一個莫大的諷刺嗎?”他說,“那就說明剽竊成風,中國當代出了太多的文字垃圾,有些所謂研究成果,不要說等個二十年、三十年,五年、八年都等不了,很快就成為廢紙堆里的垃圾。”

網傳中國政法大法今年碩士論文查重率降到0%。(微博截圖)

夏業良指出,如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是中國社科院的國家級課題,當時有300萬的研究經費。“他們編造說是三年完成的,真實情況是吃了一頓飯,花了一星期時間就交稿了。他們自己都說,上面騙我們,我們騙他們,互相騙。這不是學術,這就是垃圾。”

夏業良說,在大陸高校里,“包括有許多頭面人物,他們的真實情況,權錢交易、權色交易,很多東西骯髒到你難以相信。”

博士群體在官場腐敗官員變身博士

夏業良介紹,2003年的時候,北大經濟學院和光華管理學院曾發出一個聲明,說以後原則上不再招收在職博士生,但是沒多久就頂不住壓力了。因為在職博士生不是普通人,一般都是省部級官員、全國聞名的企業家。

“你一方面當省長,當部長,你有時間精力來做學術論文、發表文章嗎?你沒有的話,當然是抄襲。”

夏業良表示,在2000年之後(之前也有)的一個普遍現象,就是省部級高官,紛紛要到學校里拿個博士學位。因為這些高官過去大部分都沒有個像樣的學歷。他們離哪個名牌大學近,就地就可以讀博。也有人願意捨近求遠,沒有去上過幾次課。

“這種就是偽造學歷,他的文憑是真的,學位頒發也是真的,但是他的學問是假的。還有很多人,學歷都有水分,不是貨真價實。”

他說,“本來這些國家領導人你有沒有博士學位不是太大的問題,只要你肯用人才就行了,但是恰恰不用這些人,用的恰恰是那些沒學歷的人,然後給他們博士頭銜。”

亦有網友指出,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從夏商周到滿清,是否有一位皇帝敢給人假功名?所有讀書人必須十年寒窗才能中科甲,頂冠帶。他可以給官名,給爵位,給封地,但絕不會給學位。

經濟金融專家余豐慧也在微博上表示,“目前假博士碩士泛濫,整個社會教育、學歷教育、水平學識教育被毀掉,主要原因或者說重點並不在演藝界,而在官員隊伍帶來的傳染性、示範性、敗壞性的污染影響。”

假論文成為一個社會問題

夏業良指出,這是一個現實利益的博弈。“教育部要打假,他敢不敢說,我們要全國性地打假,那些官員的博士就別用了,有這個膽量嗎?”

夏業良認為,中共喧囂的打假博士,解決不了根本問題。除非結束中共一黨專政,能夠讓大學成為真正獨立思想的家園。“中共這種選擇性的、運動式的反學術腐敗,是打擊一小批異已人士,一陣子風就會過去的。”

哥倫比亞大學博士夏禱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大陸,抄襲、剽竊、買論文是社會氛圍的一部分。在中國製造的許多假貨中,假論文不過是假疫苗、地溝油這些致命的假貨之中的一個。夏禱說,今年中共教育部加強了對抄襲的檢查,卻遭遇了各種破解重查率的技巧,猶如連環套一般跳不出的迷沼。抄襲被當作技術問題過招,而其背後的誠信問題,卻又一次被忽略不計。在一個瀰漫著假的社會裡打假,其結果就是如此。真正犧牲掉的,就是整個民族的誠信和自重的美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