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聞之戰慄 中共蘇區內的「萬人坑」

背著大刀的劊子手,押著犯人到預先挖好的大坑邊,一刀結束了性命,跟著飛起一腳將屍首踢落土坑之中,隨便的扒些坑土將屍體掩蓋住,便算了事。(網路圖片)

按:中共逮捕人民或幹部,大多在夜間,執行時往往不說明理由,第一句話便是:“保衛局請你去問話。”說完便把人帶走,反抗是絕不可能的事。被傳去問話的人,多數是從此失蹤了。失蹤的人絕不會宣布任何罪狀或透露任何消息。它像一個恐怖的魔影,時時刻刻跟隨著你,使你由出生到死亡,始終在它的控制之中。

中共的肅反工作是在一九三零年朱毛紅軍佔領吉安縣城開始的,那時是以肅反委員會來負責肅反任務,當時肅反的目標是指向豪紳地主,反動派等階級人士,接著又發現了AB團的恢復活動,遂又指向AB團開刀。當時這種工作的進行,完全由毛澤東直接領導。後來毛澤東感到以肅反委員會的名義,及由自己直接領導,易招黨內同志的攻擊,乃於一九三一年春,仿效蘇聯政治警察組織的辦法,成立國家政治保衛局,而以由香港工人出身的鄧發任局長,由這個機關負起肅反任務,有組織、有計劃的全面去推行。這就是中共國家政治保衛局組織的開始。

鄧發是廣東惠陽淡水人,少年時即到香港在海軍船塢做打磨工人,一九二五年省港大罷工時已任工人糾察隊隊長,那時他已加入了中共,曾在香港為中共做工運及廣東省委工作,至一九三一年入蘇區,即給予政治保衛局局長職,其人體形瘦長,面有麻子,態度剛強而沉靜,說話帶有濃厚的客家口音。一九四六年由重慶飛返延安時因飛機失事,與秦邦憲、王若飛、葉挺等一起去世。

國家政治保衛局的主要任務,是防止與取締反革命分子的活動,鞏固蘇維埃政權;同時,它有負監視全體黨員、人民與所有高級幹部之責。有權隨時拘捕、審訊、與處決每一個被認為有反革命嫌疑的人。除了黨的高級人員,須要報告中央政治局審查議決外,中下級幹部及普通平民的處決,根本不須要任何機關的核准。

它的組織,在國家保衛局之下有省、縣分局,鄉有特務員和機關部隊中的特務員。他們執行任務時,與各級黨部及各級蘇維埃政府經常取得密切聯繫,以聽取各方面關於反革命分子所有活動的情報;並充分運用黨員為實施調查工作時的細胞,使他們在各機關,各部隊和鄉村中的每一角落,監視著每一個幹部和人民,同時他們自己也互相監視。

他們逮捕人民或幹部,大多在夜間,執行時往往不說明理由,第一句話便是:“保衛局請你去問話。”說完便把人帶走,反抗是絕不可能的事。被傳去問話的人,多數是從此失蹤了。失蹤的人絕不會宣布任何罪狀或透露任何消息。

國家政治保衛局就像一條絞索,套在蘇區每一個人民和幹部的頸上,它高興時,可以讓你在圈子內多活幾天,不高興時只要將絞繩收緊,便要你的命。它又像一個恐怖的魔影,時時刻刻跟隨著你,使你由出生到死亡,始終在它的控制之中。

關於政治保衛局特務人員的訓練,是採取秘密方式的,在瑞金時是借紅軍政治部以臨時特別訓練班的名義進行,遴選特務員,則將由黨組織系統在黨員中調訓,被調訓之黨員初時亦不知其真實原因,經過訓練後,即返回原部隊服務,首要要求,就是要能絕對保守秘密,不得暴露身份,故在部隊中除了政委和政治部主任之外,無人知道誰是特務人員。惟侍從高級指揮員身邊的特務員,可以說是公開的,因每一個指揮員身邊的特務員,多數經過政治部調訓之故。

中共在抗日戰爭時期,政治保衛局仍然存在,只是對其人員稱號稍有更改,稱之為保衛員,侍從高級人員稱為衛士。至統治了中國大陸之後,政治保衛局即併入公安部,仍稱政治保衛局,但其工作是獨立的,至於省的公安廳設保衛處,縣的公安局有保衛科,它們的任務是專一的,經常和各級黨委會“紀律檢查委員會”保持密切的聯繫,交換情報,執行它們的任務。

中共在準備突閩西竄時,為了要使紅軍的組織更加強固,保證在突圍時沒有逃跑及投降的事件發生,以保持軍事機密,特將紅軍部隊、地方部隊、蘇維埃政府中的各級幹部與員兵,來一個嚴密的整肅。一時被撤職查辦的幹部達數千之多。中共特在瑞金縣屬之九保、麻田、沿壩田心墟一帶,設立了十多個收容所。

收容所就是變相的集中營。到收容所的幹部,經過了所長的登記,便有住、有食,還可在附近行動,但不能離開指定範圍。他們表面上很自由,住的附近雖無紅軍駐守,但外圍就不同了,重重疊疊的赤衛軍、少先隊守在路口,沒有蘇維埃政府的路條是不準通行的。

中共為了要處置這一大批被指為動搖的幹部,和少數殘餘的“反動階級”,在瑞金北與雲都邊界的大山叢中選擇了一個山深林密的山腹,設立了一個特別軍事法庭。

有一座木板房屋為審判處,一座警衛員兵及法官的宿舍。離開法庭一百五十碼,有一條二丈多寬的山澗,澗上有一小木橋,橋下亂石縱橫,荊棘叢生,距離橋面有二丈多深,人在橋上過,就覺得膽戰心寒,恐怖萬狀,這條冷僻的山徑,平日就很少行人,這時已經全部封鎖,特別軍事法庭設置好了,並在不遠的山麓,挖了一條大坑,那些在收容所里被撤職的幹部、動搖分子、反動階級,便三個五個,一群兩群的被送到特別法庭去審訊;但與其說是審訊,不如說是宣判,因為審訊時,手續非常簡單,只要點了名,便對犯人宣布:“你犯了嚴重的反革命錯誤,革命隊伍里不能容許你,現在送你回去。”說完,便由背著大刀的劊子手,押著犯人到預先挖好的大坑邊,一刀結束了性命,跟著飛起一腳將屍首踢落土坑之中,隨便的扒些坑土將屍體掩蓋住,便算了事。

另外一種最慘酷的死刑,便是要犯人自己挖坑,挖好後就對他一刀殺掉,或者將犯人推落坑去活埋,這種殘酷的歷史性大屠殺,直到紅軍主力突圍西竄一個月後,才告結束,後來國軍克服蘇區幾個月之後,中共所製造的超歷史殘酷的大屠殺才為人所發現,“萬人坑”這一恐怖的名詞,始為蘇區以外的人所知,其實區內的人民,早已聞之戰慄了!

越柬戰爭後,在柬埔寨境內發現超過200個萬人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龔楚將軍回憶錄》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