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王祖賢:她的人生 堪比煙花!

王祖賢的父親王耀煌,年輕時是台灣地區著名的籃球運動明星,對於這個家中最小的孩子和唯一的女兒,父親十分寵愛,爸爸每次去體育館集訓,都會將她帶在身邊,令她從小練就一身好球技。王祖賢也繼承了父親的運動天賦,一度曾想做職業籃球運動員。

王祖賢有多愛打籃球呢?1990年她來大陸省親時,曾順道去北京故宮拍廣告外景,然後找了地方去打籃球。

但父親覺得女兒身體太單薄了,訓練又太辛苦了,捨不得她繼續。一直到女兒進入又退出娛樂圈,父親也總是捨不得她受傷害。

自從父親兩年前去世後,52歲的王祖賢似乎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我已經把最好的一面留在銀幕了,那些年,我已經儘力了,以後也不會復出,從此一心向佛。

如果三十年前,父親知道等待女兒的,是一條鋪滿鮮花和荊棘的道路,會不會阻止一臉單純的女兒走向娛樂圈?

香港電影輝煌時期的“霞紅玉賢”,如今都遠離了銀幕。65歲的林青霞成了女作家,還參加了真人秀;59歲的鐘楚紅成了攝影家,過著精彩的單身生活;55歲的張曼玉成了女歌手,怡然自得地開拓著人生的另一種可能;而52歲的王祖賢卻已看破紅塵,她希望她作為明星的人生,定格在15年前——那是她息影之前的最後一部作品:《上海故事》,她拍完之後,就揮揮手告別影壇了,連之後的電影節都沒有參加。

她隱居海外,總想避開這個名利場,但人們似乎總不放過她,在她隱退的這十幾年來,經常有網友會激動地炫耀:我在加拿大看到王祖賢了;也總有媒體會翻她的舊賬,查到她似乎有個私生女,懷疑她整容了,聽說她有新戀情了,而她,也是以前那麼沖的個性,一言不合就出來聲明:沒有私生女,沒有整容,沒有新戀情!

王祖賢的49歲生日時放出的自己照片

媒體的試探的確有些煩人,但我們也想看到她出來:希望她與這個凡塵俗世有一點聯繫。但這次,她說她看破紅塵了。

這個紅塵總是一點一點地凌遲著她,現在,“小倩”用自己的方式,與這個紅塵做了切割。

王祖賢是在2001年決定去加拿大的,當時,她在香港被林建岳的母親罵道“就當兒子找了個雞”而形象大跌,在台灣,和齊秦反反覆復的戀情又因為齊秦冒出來一個私生子而徹底結束。

在心高氣傲的王祖賢看來,無論是感情還是事業,都是徹底的失敗。以她的性格,她沒有辦法在這個充滿是非和傷心的地方繼續工作和生活。

在25歲之前,王祖賢的人生一直都是一帆風順的。她15歲時就因為拍攝“Adidas”廣告被發掘,17歲時,就主演了電影《今年的湖畔會很冷》,之後就簽約了香港邵氏電影公司;20歲時,主演了那部著名的《倩女幽魂》。

徐克和施南生籌拍《倩女幽魂》時,理想的女主角是當時的日本人氣偶像中森明菜,但對方並沒有答應徐克的邀請。

這是徐克畫的小倩洗髮圖,就是照著中森名菜的樣貌畫的。

正當導演舉棋不定時,很多新人女星都毛遂自薦(包括後來張學友的妻子羅美薇),王祖賢也主動打電話給施南生要求試鏡,但施南生當時根本沒有考慮王祖賢,認為她個子太高,太陽光,太現代化,而且體格健壯,根本不適合演女鬼,便婉言拒絕了她。

於是王祖賢親自找到徐克導演要求試鏡,因為之前她和徐克導演曾合作過電影《打工皇帝》,那次合作很愉快。徐克雖然也對王祖賢不抱什麼希望,但也不好意思拒絕她,但等王祖賢的試妝照一出來,徐克立刻被震懾到了。

王祖賢得到了這個角色。這部30多年前的電影,即使放到現在來看,依然是難以逾越的經典。徐克的導演、程小東的武打、張叔平的造型設計、黃霑和戴樂民的音樂,張國榮演的無辜書生,香港電影界最出類拔萃的人物合作而成了這部經典。

但這一切,最終都需要一個完美的女主角來點睛。

誰也沒想到,一向給人開朗明媚感覺的王祖賢,居然能完美演繹這樣一個清冷、婉約、哀艷的女鬼。

聶小倩因此紅遍整個東南亞,一直到現在,很多當紅的韓國明星,如蘇志燮、金鐘國、金楨勛、李俊基等,在接受採訪時,都說王祖賢是他們的偶像。

《倩女幽魂》系列一直拍了三部,書生從張國榮換成梁朝偉,但聶小倩一直都是王祖賢。

徐克對於王祖賢的欣賞也促成了另一部經典作品《青蛇》,王祖賢在《青蛇》中飾演白娘子。

雖然很多人覺得張曼玉飾演的小青蓋住了王祖賢的風頭,但這是劇本和角色所限定的,王祖賢在《青蛇》里,展現了和《倩女幽魂》中完全不同的氣質:風情萬種而端麗溫婉。

那個黃金時代的香港女明星,大部分都風情萬種。而王祖賢的風情在於,雖然妖媚,卻絲毫沒有狐媚的感覺。

這可能是因為她那雙與眾不同的眼睛,她的眼睛很媚,似乎有千言萬語卻欲語還休,但又不只是媚,還帶著少女的楚楚可憐和少年的冷冽英氣。——很難相信,一雙眼睛,會間雜著這麼多的情緒。據王祖賢自己透露,很多人和她講話時,都不怎麼敢看她的眼睛。

有人覺得,王祖賢只是眉目如畫,只是美,才會讓人覺得她是最美的聶小倩。

但她本人並不是聶小倩的氣質和性格,從她百般爭取這個角色的執拗勁兒就知道,她說:“我從小想得到的東西,皆積極努力爭取,那種收穫的感覺才像真實的。”

剛到香港時,王祖賢簽的經紀人是陳自強,陳自強公司囊括了著名的“霞紅玉賢”,同公司的林青霞、鍾楚紅、張曼玉都比她紅,比她出道早,王祖賢感覺自己不受重用。

在與記者聊天時,一向爽直的她,就向在場記者埋怨道:我進入公司後,就被撥到新人部,沒有什麼機會,感覺被打進冷宮,機會都給林青霞、張曼玉她們了。

這種性格,用在工作上的確是件好事,但用在感情上,卻可能傷人傷己。

王祖賢和齊秦是在拍電影《芳草碧連天》時認識的,當時王祖賢19歲,齊秦26歲,已經憑藉《北方的狼》在歌壇嶄露頭角了,《芳草碧連天》是專門為齊秦而拍的電影,在挑選女主角時,齊秦一下子挑中了王祖賢。

但王祖賢一到機場,看到捧著花來接機的齊秦就說:我最不喜歡花。接著又向製片人抱怨:他怎麼那麼矮啊?

是的,王祖賢身高173,齊秦身高172。但齊秦一聽這話差點被氣瘋了,想上去給她一拳。

幸虧他忍住了,要不然,就沒有後來的愛情以及那些見證愛情的歌了。

據說王祖賢是聽了齊秦唱歌之後迷上他的,在這段戀情中,她也是主動的一方。兩個人很快陷入熱戀。但王祖賢拍完這部電影之後,就去了香港發展。

熱戀的戀人被分開後,會成為詩人。齊秦那首著名的《大約在冬季》,就是為了這思念而寫的:沒有你的日子裡我會更加珍惜自己,沒有我的日子裡你要保重你自己。

那是兩個人戀愛最甜蜜的時期,也催生了無數經典。王祖賢拍了《倩女幽魂》系列、《潘金蓮之前世今生》《阿嬰》等電影;而齊秦則創作了《思念是一種病》《愛情宣言》等歌曲。

只有相愛的人,才會迫不及待地想向全世界宣布他們的愛情,想在百忙之中也要抽空飛去看一下對方:這是我的愛情宣言,我要告訴全世界,我相信嬰兒的眼睛,我不信說謊的心,我相信患難的真情,我不信生生世世的約定。

但是,長時間的異地戀愛,在過了最初的甜蜜和熱情之後,就會經歷辛苦和平淡。

到了1993年,王祖賢的事業到達了巔峰,在這一年裡,她拍了8部電影,常常是連續通宵開工;而齊秦卻遇到了事業瓶頸期,經常酗酒消愁,並沒有心情去看望和陪伴累得要死的女朋友。

這時候,王祖賢的生命里出現了另一個男人。

林建岳是因為看了《畫中仙》(1988)喜歡上王祖賢的,他託了各種關係才認識了王祖賢。

王祖賢一開始很討厭他。林建岳是著名的花花公子,他的爸爸是亞洲電視台和麗新集團老闆林百欣,他的家族企業是香港十大財團之一。

在王祖賢之前,林建岳跟娛樂圈不少女明星都有緋聞,而最關鍵的是,當時林建岳已經結婚好多年,他的妻子謝玲玲也是台灣女明星,當時已經育有一子一女了。

林建岳的妻子謝玲玲是台灣童星,兩人結婚時,謝玲玲24歲,林建岳23歲。

林建岳對王祖賢很有耐性,一直鍥而不捨追了三年多。當然,這也沒妨礙他繼續跟原配妻子繼續生第三、第四、第五個孩子。

很多人覺得王祖賢最終被林建岳軟化是因為錢。

可如果王祖賢真那麼愛錢,她一開始就不會選擇齊秦,而且當時她在香港已經很紅,追她的豪門公子應該不少,她依然能和齊秦堅持長達7年的異地戀。

只能說,林建岳的出現,是王祖賢生命中的一個劫數。

在她最脆弱最需要關懷的時候,可能對方一個溫暖的舉動,就能將她打動。何況是長達三年多的噓寒問暖呢。

俗話說,烈女怕纏郎。林建岳除了追女人有手段有恆心之外,還讓王祖賢有一種依靠的感覺。

當時香港娛樂圈很亂,連梅艷芳劉德華都曾被黑社會脅迫拍片,王祖賢也不例外。而林建岳利用自己的勢力,替王祖賢解決了很多麻煩,這對獨在異鄉打拚、沒有背景的王祖賢來說,無疑是個很大的觸動。

1993年,王祖賢被傳和林建岳的緋聞時,王祖賢一開始是否認的。一直到林建岳和妻子分居之後,兩人才開始公開雙宿雙飛。

1993年聖誕節,王祖賢與林建岳雙雙出國度假,先後飛往加拿大、拉斯維加斯及夏威夷,直到次年1月10日才返回香港。

香港媒體全程報道了這段“姦情”之旅,在王祖賢看來,對方已經和妻子分居了,以香港法律來說,林建岳已經有資格開始新感情了。但她沒想過,正是因為她,林建岳才和妻子分居的。而且謝玲玲在港媒和林氏家族中,口碑一向十分良好。

香港人的觀念是:已婚富商玩女明星可以,但如果女明星想取代原配地位,就會被輿論痛打。

等王祖賢甜蜜地回到香港時,她已經成了人人喊打的“狐狸精”了,形象一落千丈。

曾經一年拍15部戲的王祖賢,在1993年之後的幾年裡,一部作品都沒有。

她已經沒有回頭路可以走了,她唯一能抓住的,只有林建岳的愛了。她搬進了林建岳買的豪宅,而這一舉動,無異於火上澆油。

這段醜聞讓林建岳的父親林百欣非常生氣。林建岳是小兒子,本來在繼承問題上就處於劣勢,如果執迷不悟離婚和王祖賢在一起的話,後果可想而知。

這時候,林建岳的母親出面了,她本來就非常喜歡孝順聽話的兒媳婦謝玲玲,也不想讓兒子繼續誤入歧途,她公開罵道“就當兒子找了個雞”。

這句話將王祖賢徹底釘死在了恥辱柱上。一直到多年以後,這句話依然流傳甚廣。

就如她自己所說的,她的人生一向順遂,她想要的東西都會去爭取。但是爭一個角色和爭一個男人,是完全不同的事情。這次,她越界了,她搶了別人的男人。

而她搶來的這個男人,並不是她的同盟。據說兩人在一起後經常在豪宅里大打出手,可能互相都覺得為對方犧牲太多而沒法平和相處了吧。

而更大的可能是,富商對於到手的玩具,開始膩了。

1995年,林建岳離婚了,離婚費用據說達到四億。但他也並沒有與王祖賢結婚。

1996年底,媒體爆出因為楊采妮的介入,林建岳與王祖賢宣布分手。1998年,林建岳結識台灣模特陳萍,兩年後陳萍為林建岳誕下女兒。1999年,林建岳與林熙蕾來往,被拍到進出林熙蕾香閨。

這麼多年來,林建岳對台灣女明星倒一直情有獨鍾,王祖賢曾以為她會是最後一個,卻沒想到,這段讓她身敗名裂的情感,其實只是一個過客身份。

多年後,她說這段感情讓她成長。她從小一帆風順,很自信也驕傲,但這段感情徹底擊垮了她。

富豪可以穿上褲子就走人,而王祖賢相當於是被趕出了香港。她躲去了加拿大,意志消沉。

一直到1997年,王祖賢和齊秦一起出現在東京的羽田機場時,大家才知道,他們複合了。

齊秦在台灣看到了那段孽緣的全部報道,他只說了一句話:她太傻了。然後,他寫了一首歌:《不讓我的眼淚陪我過夜》。

這是他送給王祖賢的歌,王祖賢聽到之後,兩人很快複合了。

兩人複合之後,王祖賢拍了齊秦那首著名的MV《懸崖》,當時她光著腳在山路上奔跑了幾公里,她說只要齊秦專輯賣得好,一切都值得。——想想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她任性的抱怨;而十年後,她已不再任性驕傲,她已經不是原來那個王祖賢了。

這段死灰復燃的感情,帶著贖罪的成分。

王祖賢多次在公開場合感謝齊秦,陪他開演唱會,陪他出席頒獎禮,兩人多次宣布要結婚,但每次都流產。直到2001年,齊秦被爆出有私生子。

那是他在認識王祖賢之前留下的孽債:前女友方美芳在和齊秦分手後,獨自生下了兒子方偉,此後齊秦一直秘密撫養這個孩子,對王祖賢隱瞞了這個事情,而且一隱瞞就是15年。

但齊秦要結婚的消息刺激了方美芳,她將齊秦告上法庭,索要1500萬撫養費,事情才徹底曝光,王祖賢再一次被推到了輿論的漩渦中心。

篤信佛教命運的王祖賢,對婚姻徹底失去了信心。

2001年,王祖賢在拍完《遊園驚夢》後,在影片發布會上宣布息影,退出了娛樂圈。同月,王祖賢在接受黃霑的訪問時,說“在自己字典里沒有結婚這個詞”。

這幾乎默認了,她和齊秦之間結束了。

而就在10年前,同樣是接受黃霑的訪問,同樣是身邊這個男友,她說“對婚姻很期待,覺得婚姻是一個女人最終的歸宿”。

林建岳和齊秦,共同摧毀了王祖賢對婚姻的期待。

也許有人會覺得王祖賢自私,為什麼齊秦之前能原諒你的錯誤,而你卻不能原諒他的錯誤?

可是,婚姻中不僅需要原諒,還要放下和信任。如果這些都沒有了,只是為了報答,反而是輕慢了彼此的感情。

他們之間除了第三者,最根本的問題是個性。他們第一次分開時,齊秦正因為壓力酗酒;最後一次分開時,齊秦因為壓力沉迷於高爾夫(齊秦在《小燕有約》中提到自己沉迷高爾夫,才最終使得王祖賢離開自己)。

而且,他們都是離異家庭的孩子,有著強烈的不安全感,生怕自己並不能勝任一段婚姻。這些都是壓垮駱駝的稻草。

分開後的兩人,依然是好朋友。2003年,齊秦在演唱會上播放了王祖賢的祝賀視頻。

齊秦說:雖然不能夠在一起,但當初的愛早已升華成為如親人一樣的感情,也為她祝福。畢竟曾經有過一段這麼深的緣分,曾經那麼轟轟烈烈。咱們年紀都不小了,該找一個肩膀去依靠,雖然我做不到,但我相信全世界有那麼多優秀的人,你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人。

2010年,50歲的齊秦和比他小24歲的富二代女友結婚了,之後,生了一個女兒。

而王祖賢除了2004年短暫復出,拍攝電影《美麗上海》後,再度息影,感情生活似乎也是一片空白。

這麼多年來,影迷們一直在懷念她,懷念《青蛇》里那個風情妖嬈的白素貞,懷念《阿嬰》里那個凄艷幽怨的阿嬰,懷念《東成西就》里那個嬌蠻任性的表妹,懷念《遊園驚夢》里那個雌雄難辨的榮蘭……當然,最懷念的還是無法超越的聶小倩。

有人會覺得,王祖賢是為自己的錯誤在買單。但是,為那樣一個錯誤,付出那麼大的代價,未免得不償失。

她真的愛錢嗎?如果她真的愛錢,她可以像關之琳那樣,從一個富商轉手到另一個富商;

她在玩弄感情嗎?如果她擅長這一套,她也可以像李嘉欣那樣,輾轉十幾段感情後,最終仍能嫁入豪門。

如果她夠韌性,她完全可以厚一下臉皮,繼續留在這個圈裡。

多年以後,沒人會記得那富商叫什麼,沒人會糾結她十幾年的電影生涯里那一年多的孽緣。但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會記得並感謝,這個美麗的女人曾在銀幕上留下了那麼多驚心動魄的片段。

有人這樣總結王祖賢的電影生涯:這樣一個美麗的女子,在十多年裡很認真的與這個紙醉金迷的世界談了一場戀愛,結果卻發現這一切虛幻的如同泡影。

這兩張曾經最驚艷我們的臉,一個早已遠去,一個容華老去;一個離開人間,一個遠離凡塵。

在該美麗的時候盡情盛開,在該離開的時候從容轉身,這兩個驕傲的人,也許覺得離開也是驕傲的一種方式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娛有理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