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對比 > 正文

王丹:中共對台灣局勢的誤判

看來,中共是篤定國民黨會勝選的。現在,國民黨提出來勝選之後就要簽訂兩岸和平協議,中共方面之所以繼續堅持「一國兩制」的提法,顯然是要為這個所謂的和平協議事先就定好一個框架。這樣的操作,也反映出中共對台系統對於國民黨勝選的樂觀情緒。然而,台灣選民的民意變動是非常快速的,去年民進黨的大敗就反映了這個趨勢;按照這個現象,現在就判斷2020年的台灣社會氣氛,恐怕為時過早。

各位聽眾你們好,我是王丹。最近幾天,一年一度的“兩會”大戲又開始在北京上演。人大、政協雖然被認為是“橡皮圖章”,沒有任何實質權力,但畢竟是一個表達政策的機會,從一些講話中,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中共當局一些政策的軌跡。而今年的政協開幕式上,汪洋對於台灣問題的一席話就值得注意。

在講到台灣問題的時候,汪洋再次重申了“一國兩制”是最好的制度安排。這聽起來是重複習近平1月2日在“《吿台灣同胞書》發表40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的精神,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但是問題並不是這麼簡單。1月2日習近平講話出台之後,在台灣引發軒然大波,其實質效果是有利於以民進黨為代表的本土力量,不利於以國民黨為代表的親共政治力量的。正因為如此,國台辦還曾經試圖打圓場,說“一國兩制”是兩岸統一以後的制度安排,不是九二共識的內容等等,可見對台政策上“一國兩制”的提出所引發的負面效果,中共方面是看到的。然後,這次具有重要政策宣示效果的汪洋講話中,“一國兩制”仍然作為重點表述出來,這說明,儘管中共當局認識到“一國兩制”的提法會刺激台灣的本土力量,但還是決定一意孤行,繼續推動這樣的新的主張。

這種一意孤行的底氣到底在哪裡?我覺得對於台灣局勢的誤判,恐怕是主要原因。

在不同的場合,中共對台部門不斷釋放的訊息,就是在未來的兩岸互動中,“兩岸一家親”將成為中國方面宣傳的主軸。眾所周知,“兩岸一家親”是以柯文哲為代表的非藍非綠的政治力量提出的主張,習近平講話如此強調這一點,可以隱約看出中共對台灣2018年11月的地方選舉的結果的某種判斷,那就是:在他們看來,這次地方選舉的結果,是綠營的失敗,但是也不是藍營的勝利,而非藍非綠的力量將是未來台灣的主導性政治力量,中共對柯文哲的看好,幾乎可以說是呼之欲出。

我認為這是第一個誤判。且不說在韓國瑜異軍突起之後,柯文哲的高人氣已經開始下降;就算柯文哲真的出來參選總統,但是否能夠勝選,其實難度還是非常大的。總統級別的選舉,在很大程度上是組織戰,無論國民黨還是民進黨,在台灣各個縣市都有自己的地方組織,而柯文哲沒有。這是他的政治影響力方面最大的軟肋。前不久台北大同,士林區立委補選,柯文哲陣營的候選人大敗,就已經暴露了他的這個軟肋。而要在短短一年半左右的時間裡,建立全台灣的地方組織,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所以柯文哲當然還是台灣政壇的風向標,但是其影響力是在下降,而不是在上升。

另外一個誤判,恐怕就是對於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的判斷。看來,中共是篤定國民黨會勝選的。現在,國民黨提出來勝選之後就要簽訂兩岸和平協議,中共方面之所以繼續堅持“一國兩制”的提法,顯然是要為這個所謂的和平協議事先就定好一個框架。這樣的操作,也反映出中共對台系統對於國民黨勝選的樂觀情緒。然而,台灣選民的民意變動是非常快速的,去年民進黨的大敗就反映了這個趨勢;按照這個現象,現在就判斷2020年的台灣社會氣氛,恐怕為時過早。況且,選舉還有一年多,國民黨內部就圍繞黨內初選制度的問題出現裂痕,這對未來國民黨的選情是嚴峻的挑戰。因此,中共方面如果以為國民黨勝券在握,恐怕是過於樂觀了。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