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沒有空調和吸塵器 看看古代修道人怎麼做

清冷枚畫馬冊。(公有領域)

明朝時期,由於君臣子民崇道,道風盛行。當時,有的地方几乎家家戶戶設有煉丹爐。不少官員也遇到過修行有素的道人。

當時有位官員名叫蔡敞,字士弘,別號毅齋。他的祖上本是崑山人,永樂年間遷徙到北京居住。蔡敞年輕時喜歡交遊,曾在歌樓上遇到一位異人。

那人自稱王先生,對待蔡敞非常和善。一天夜裡,他們乘著月色漫步在都市的街頭。儘管當時宵禁嚴格。奇怪的是,巡邏的衙役和他們迎面相遇,都沒有喝止、盤問他們。蔡敞心裡感到驚奇。東徼道是衙役巡查警戒的必經之路,他們來到東徼道盡處,在那兒遇到二三個客人,牽著馬兒正在等候著。王先生到來之後,客人走上前,請他上馬。

王先生說:“我帶著郎君踏著月色來到這裡。諸君能否再準備一匹馬,使我和郎君一起同游?”過了一會兒,客人又牽來一匹雄壯的駿馬,簇擁著蔡敞上馬,並叫他閉上眼睛,不管怎麼難受,千萬不要睜開眼睛偷看。

蔡敞上馬後遂即閉上了眼睛。但聞耳邊響起風濤的聲音。他感到非常寒冷,實在難以忍受,說話也非常吃力。王先生感嘆道:“從這兒行四十里有罡風,過了這個地方即得上仙。只是遺憾,你的福德實在太淺。”說罷,就令蔡敞張開眼睛。

蔡敞發現,自己身處山中的一座寺院之前,眼前陳設著帷帳,裡面擺放著豐盛的宴會佳肴。很多客人坐在樹下盡情談論,但是說的都不是塵間的凡事。蔡敞也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於是問道:“這是什麼地方?”王先生告訴他:“這裡是距離句容縣十五里以外的一座寺院。”這一會兒時間,兩人就從北京到了千里之外的江蘇。

蔡敞發現眼前陳設著帷帳,裡面擺放著豐盛的宴會佳肴。很多客人坐在樹下盡情談論。圖為明仇英《(趙孟頫寫經)換茶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蔡敞四處遊覽,無意中踢起一個石子,他玩興正濃,戲耍一番,將石子放進金剛像的嘴中。酒過幾巡,蔡敞還是和客人們一起乘馬返回都市,彼此道別而別。此時天還沒有亮。

過了幾天,王先生準備離開了。臨行之前,他送給蔡敞一根木杖,勉勵他好好讀書,進修德業,多多珍重,日後還會再見。

後來,蔡敞以翰林秀才的身份,考了四次都沒有進士及第,但還是被選入中書,在北京城供職,擔任員外郎,後來出任衢州府官員。上任途中,路過句容縣,他尋訪寺院,故地重遊。他派人去查看金剛像,發現金剛像的嘴中石子還在。蔡敞這才相信王先生果然是神仙。

金剛薩埵像。

蔡敞來到衢州府(今浙江省衢州市區)後,向道的心越來越篤誠。忽然有一天,一位道士來拜訪,蔡敞款待他一直到晚上。道士叫一個童子離開席位一百步,解開衣服站著。當時正值隆冬。道士呵出熱氣,童子立即汗出淋漓,溫暖得猶如盛夏。轉而道士呼出冷風,頓時一片寒氣逼人,童子快凍僵了。

蔡敞見狀,驚訝得站了起來,說:“這座廳堂中瓦礫堆積如山,很長時間了想要清理,但一直沒有顧得上。您能否清理得了呢?”道士說:“這個簡單。”遂即下令關門,屏退所有的侍從。人們只聽到庭院中傳來很多的人馬雜聲,但是瞬間又停止了。打開門一看,廳前的台階乾淨得就像掃過了一樣。眾人無不嘆服。

蔡敞踏著月色恭送道士。將要分別時,就把先前王先生所贈的木杖送給道士,叫他拿一下。道士大吃一驚,說:“這根木杖燙熱如火,我不能拿啊!”

故事到此快要結束了,但故事引發的思考並未停止。通常,我們認為高鐵飛機是最快,最便捷的交通工具。故事中,王先生帶著蔡敞,雖是乘馬,從北京到江蘇兩地相距1300多公里,但一轉眼就到了,而且很快就返回了。他們沒有乘坐高鐵飛機,不使用任何能源,就飛速抵達了目的地。

現代人使用空調很便利,只要按一個鍵,就能調節冷氣熱氣。但是空調再高檔,沒有了電,也只是一堆廢鐵。人們要清理堆積如山的瓦礫,要用鐵鏟或小鏟車剷除,再用吸塵器吸掉塵土,耗時耗力耗人工。那位道人只用一點道術,就把堆積如山的瓦礫,清理得乾乾淨淨。

道人不使用任何電能,就能瞬間變換冷氣熱氣,若在今天,這件事就得劃歸到科幻領域。這些令人驚異的民間故事,無意中引人思考,到底哪一種生活方式更先進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據《高坡異纂》卷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