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作家:中共網路大計劃終極目標是掌控世界

共產主義政權正試圖掌控互聯網、數字技術、對抗性的全球貿易姿態應足以給西方敲響警鐘了,但真的有人對此警覺了嗎?

美國德克薩斯州作家、《中共危機》(The China Crisis)一書的作者詹姆斯‧戈里(James Gorrie)在英文大紀元專欄發表了題為“中共大計劃的終極目標是掌控世界”的文章。

如下為全文編譯:

共產主義政權正試圖掌控互聯網、數字技術、對抗性的全球貿易姿態應足以給西方敲響警鐘了,但真的有人對此警覺了嗎?

正如格言所說,“知識就是力量”。在當今的數字時代,知識和信息都是以數據的形式存儲在網路和雲端中,並通過網路基礎設備進行傳輸。正在努力發展數字技術並希望成為數字領域主導者的中共,其目標是要成為世界上所有數據的守門人和網路空間的掌控者。簡而言之,中共的大計劃的終極目標就是要掌控世界。

這並非聳人聽聞,每一天,它都正在距離目標越來越近,因為對數據及存儲設備的控制使之變得越來越重要。

國內互聯網的網路掌控權

中共希望實現對全球網路空間的掌控的大計劃,可以在其已經完成的“國內網路掌控權”的近期目標中找到關鍵構架。其擁有的網路控制權本質上是完全封閉了其“國內互聯網”。中共的國內互聯網是一個所有信息都由中國共產黨審查和控制的網路系統。這第一步的計劃是通過於2014年成立的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完成的。

其完全掌控“國內互聯網”的目的,是嚴格分辨和控制哪些信息能夠通過互聯網進入中國。任何討論或提及中共所不喜歡的歷史、軍事、國際關係話題,以及其它對其構成潛在威脅的內容和網站,最低限度都會被封殺。當然,還有更嚴厲的懲罰手段。

為了加強對國內互聯網的管理,中共規定,外國公司必須屏蔽可用於規避官方審查的虛擬專用網路(VPN),並禁止加密和其它形式的隱私保護。這涉及到了幾乎所有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和互聯網公司,包括谷歌和蘋果公司。

此外,所有在中國經商的外國私營企業都必須將自己的數據存儲在中國境內的硬碟上,並向當局開放。違反這些政策的公司或個人會受到中共的從罰款到監禁的各種懲罰。

消除對國外技術的依賴

中共方面認為,它能否在不久的將來進一步統治全球的網路空間,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它是否能夠擺脫對外國科技公司的依賴。這也是為什麼它要實施所謂的“中國製造2025”(MIC2025)計劃的一個重要原因。目前,中共在微晶元、網路設備、加工創新和其它戰略性技術等等關鍵方面仍然依賴於外國公司。因此,中共極易受到供應中斷的影響。

最近,中國科技巨頭中興公司就因為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而最終幾乎被迫關閉的事件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中興通訊非常依賴於美國製造的微晶元,美國僅憑川普(川普)政府的一項決定就致使該公司幾乎倒閉。美方切斷其必需的微晶元的供應,以及10億美元的高額罰款等決定,都向中興及其主人中共發出了一個明確信息,即美國開始對中共的違法行為採取更為嚴肅的態度。

當然,這也使得中共的領導人敏銳地意識到了他們自身的弱點。很難想像他們之前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只要美方一句話,停止供應美國製造的關鍵零部件,就有效地關閉了中共的最大一家科技公司,並導致大約7.5萬個工作崗位的裁減。這個漏洞正是“2025計劃”希望解決的問題。這就是為什麼中共正在瞄準自己的微晶元產業,投資了1500億美元用於該領域的快速擴張和發展。其目標是到2020年,達到所使用的微晶元的40%將由中方自己製造,到2025年,這一比例須達到60%。

“2025計劃”的隱性目標

但是中共的大計劃可並不是就到此為止。其長期目標要比“2025計劃”所描述的更進一步,“2025計劃”只是一個中間步驟而已。除了不依賴甚至不使用外國技術的中期目標之外,“2025計劃”還有其隱性目標。

中共不僅尋求用自己製造和擁有的技術取代外國技術,尤其是數據和網路基礎設施,而且它還計劃迫使外國競爭者完全破產。換句話說,它希望有能力擾亂和嚴重影響那些在目前對中共擁有這種能力的國家的經濟。對中共來說,國際貿易被視為一種可以摧毀競爭對手的零和博弈。

中共正在朝著實現這個大計劃的中期目標前進,試圖成為網路超級大國,之後,將是中共掌控數字世界和現實世界的終極目標。

中共成為網路超級大國的目標

中共之所以會計劃在未來獲得數字統治地位,其中的一個主要原因是美國方面使其心存希望,默許了它在該領域的發展。雖然拒絕向中共提供資金和資源,但實際上,美國已經把部分網路主導權拱手讓給了中共。火上澆油的是,奧巴馬政府未能將互聯網基礎設施的控制權掌握在美方手中。美國40多年的技術領先地位被巴拉克‧奧巴馬輕易地交給了中共。

與此同時,中共已將國家政策引向了數字優先的方向。如前所述,中共領導人的中期目標是計劃成為數字技術和網路安全領域無可爭議的領導者。但該計劃遠遠超出了其目前的技術和網路實力。而且,實際上這是針對美國和其它國家發動多軌道對抗的在網路空間領域的一種對抗方式,並將為現實世界帶來相應的後果。

一種新的地緣政治戰略——網路戰

網路戰爭是在同一個戰場,也就是數字戰場,同時進行經濟、政治和技術對抗,並將影響到所有其它領域的戰爭。在一個迅速向數字化技術轉變的世界裡,控制全球數據和信息交換是一種獲得針對敵人的優勢的新的、高效的方式。到目前為止,中共是唯一一個蓄意發動這種超限戰爭的政權。他們在數據方面取得了不小的成功,竊取了很多私人公司、合作夥伴甚至美國國防網路的先進技術。

但這些對國外先進技術的竊取才剛剛開始。以獲得先進技術為目標的中共國有企業已經在包括美國矽谷在內的世界各地的科技中心找到了自己的落腳點,以期獲得實現自己的長期目標所需要的信息技術、自動駕駛車輛、人工智慧和雲計算等等先進科技。

中共的“網路大國戰略”

與此同時,中共製造的網路伺服器、智能手機和其它技術硬體往往都被加入了可以輕鬆地從用戶那裡收集和竊取數據的設計,只需通過中共製造的網路和設備就能將所有數據傳回中共手中。這種可能性的本身就足以令人感到震驚。然而,中共的大計劃是要將所有這些體系結合在一起,在未來形成一個更強大的掌控戰略。

這個大計劃的目標就是為了讓中共成為世界上最大的數據交換、傳輸設備的來源,並最終掌控世界其它地區的網路。但在近期,川普(川普)總統的加征關稅措施讓中共不得不突然變得低調,北京方面肯定也聽到了來自歐洲的抱怨,但它真的會推遲“2025計劃”的進程,以回應美國貿易戰的壓力嗎?或者他們只是改變了對自己所做的事情的宣揚程度而已?

考慮到中共過去的行為,比如在2000年它違背了向西方開放市場的承諾等等,中共對於推遲執行“2025計劃”或縮減它的野心的公開表態和承諾很可能只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小調整。這就意味著自由世界必須採取行動來對抗中共。世界上的自由國家必須自己做出決定,他們想要什麼樣的未來。

他們會為保持自由和開放的國際秩序而戰,還是屈服於一個將以中共為中心的、建立在中共的壓迫和殘暴之上的集權世界?

詹姆斯•戈里是德克薩斯州的一名作家。他是《中共危機》一書的作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高杉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