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西藏六十年 走不出去的對抗循環

六十年前的1959年3月,西藏首府拉薩,在中國軍隊和藏人之間,發生了一場大規模的武裝暴力衝突,不僅導致成千上萬人失去生命,也形成了目前西藏民眾抗議和當局暴力鎮壓的根源。這場中國政府稱為西藏叛亂,而藏人稱為武裝抗暴起義的事件,其原因究竟為何?又產生了哪些影響深遠的後果?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石山,為您進行詳細的回顧和介紹。

六十年前的1959年3月,西藏首府拉薩,在中國軍隊和藏人之間,發生了一場大規模的武裝暴力衝突,不僅導致成千上萬人失去生命,也形成了目前西藏民眾抗議和當局暴力鎮壓的根源。這場中國政府稱為西藏叛亂,而藏人稱為武裝抗暴起義的事件,其原因究竟為何?又產生了哪些影響深遠的後果?自由亞洲電台記者石山,為您進行詳細的回顧和介紹。

青藏高原位於崑崙山脈、橫斷山脈和喜馬拉雅山脈之間和周邊地區,由於地理上的隔絕,生活在這裡的人形成了獨特的生活方式和文化。隋唐年間,中國人稱之為吐蕃,到了清朝中期,則稱之為西藏。

1949年,中共大軍橫掃整個中國,並逐漸接近了藏區的邊緣。

旅居美國的歷史學者李江琳說,當時,中共對這個遙遠又神秘的地區,其實並不了解。

“劉少奇電報,蘇聯提醒注意保護西藏‘童子’,班禪喇嘛。”

在歷史上,西藏的核心地區一直處於高度自治的狀態,位於中原的中央帝國,雖然有時會派軍進駐,但從未對這裡進行過直接有效的管制。

李江琳介紹說,1949年,中共決心把軍隊開入西藏,並對西藏進行徹底改造。

“毛澤東電報,佔領,改造”

1950年,中共軍隊開過金沙江,進入了西藏的昌都地區,與西藏軍隊發生了戰鬥。人數少、裝備落後而且幾乎沒有任何戰爭經驗的藏軍,很快落敗。在大軍壓境之下,西藏噶廈政府與剛剛建政的中共中央政府簽訂了和平解放西藏協議,史稱“十七條協議”。

這是中共建政之後的第一個“一國兩制”的制度安排,根據十七條協議,西藏政府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並允許中國軍隊進入西藏,而中央政府則承認達賴喇嘛的宗教地位和在西藏的行政管制權力,並且答應在未獲達賴喇嘛同意之前,不在西藏進行社會改造。

然而,這個十七條,並不包括西藏以外其他藏人所居住的地區。

所有藏人居住的藏區,總面積約有240萬平方公里,比西藏自治區的面積正好大一倍,而在自治區以外的人口數量更佔了藏人的大部分。

根據中國2010年的人口普查,中國境內的藏族人口有六百二十八萬,其中四川省有一百五十萬,青海省有一百三十七萬,甘肅省有四十九萬,雲南省有十四萬。居住在西藏自治區以外的藏族人口,達到三百五十萬人,比西藏自治區的兩百七十萬藏族人口多出了百分之三十。

雖然中共承諾不在達賴喇嘛的轄區推動所謂改革,但從1950年代中開始,四川、青海、甘肅和雲南四省藏區的改造運動開始展開,引起了強烈的反彈。

1955年,中國取消西康省,併入四川省成為甘孜、阿壩和涼山三個民族自治州。當年,主政四川的省委書記李井泉在三州發起所謂“三合一”改造,即土改、公社化和旨在大幅削減寺院數量和僧侶人數的宗教改革同步進行,引發了康區藏人的強烈反抗。

1956年5月,中共軍隊出動剛剛從蘇聯獲得的重型轟炸機轟炸甘孜理塘寺,徹底炸毀寺廟,兩千多人被炸死。

旅居美國的強巴次仁來自西藏康區,他的兩個舅舅和他父親,分別在1956年和58年死於中國軍隊的鎮壓。

康區的反抗逐步蔓延到安多,按照李江琳的說法,1956年開始,中共對藏人的戰爭實際上已經正式展開。

大批來自青海、甘肅和四川的藏人逃入西藏。

來自康區的藏人,在1958年在西藏的山南地區成立了四水六崗衛教軍,也就是後來人們知道的四水六崗游擊隊。另一方面,李江琳介紹說,除了逃到拉薩的安多藏人和康巴藏人之外,在拉薩的西藏上層人士中,也有不少來自安多和康巴地區,他們對當地發生的殘酷鬥爭運動也有相當多的了解。

隨著不信任感的增加,西藏的局勢越來越緊張敏感。

1959年3月,西藏軍區向達賴喇嘛發出邀請,請他前往軍隊禮堂觀看文藝演出,這引發了藏人的極度恐慌。

“安多、康區中共處理西藏頭人的辦法”

數以千計的藏人包圍了拉薩的羅布林卡,請求達賴喇嘛不要去觀看演出。在拉薩街頭,各種零星的衝突不斷發生。3月17日,達賴喇嘛決定出逃印度。

3月20日,中共決定以武力解決問題,從各地雲集西藏的中共軍隊開始出擊,迅速擊潰了藏人微弱的武裝反抗力量。

“中共是不打無準備之戰的。”

李江琳表示,早在拉薩戰役發生之前,中共就早已做好了以武力解決西藏政府的準備。

“毛澤東的指示,18軍炮團調入拉薩。”

所謂拉薩戰役實際上只持續了三天時間。中共軍隊動用炮兵、裝甲兵和火焰噴射器等武器,對以平民為主的藏人全力攻擊。中共官方從未正式公布拉薩戰役中藏人死亡人數,中國和海外專家估算的死亡人數,從兩千到兩萬人。而中共軍隊死亡的人數為68人。

這實際上是一場屠殺。

根據李江琳的研究,這場被中共稱之為“平定西藏叛亂”的戰爭,持續了三年時間,到1962年才真正結束。若從1956年算起,中共在藏區六年的戰爭,最少造成藏人20多萬人死亡,當時藏人人口只有三百萬。

藏人的武裝反抗並未中止,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都仍在繼續。

“新叛、再叛”

1959年的拉薩事件,是藏人反抗的一個標誌性事件,反映了中共的第一個一國兩制安排的徹底失敗。不過李江琳認為,西藏的一國兩制註定要失敗,而中共也從未真心想要落實。

在西藏的近代史上,班禪喇嘛一直代表著親近中央政府的西藏政治力量。在達賴喇嘛出逃印度之後,仍然留在中國的十世班禪喇嘛出任西藏自治區籌委會主任,成為中共治藏的主要依靠力量,但他卻因不滿中共的治藏政策,1964年被撤銷一切職位,1966年遭到關押,直到1978年才離開監獄。

2008年3月,西藏拉薩的藏人要求自治和達賴喇嘛回藏,引發了大規模藏人抗議事件,隨後當局鎮壓釀成另一起大規模騷亂。當局的嚴厲鎮壓,並未平息藏人的不滿。從2009年起,西藏、青海、甘肅和四川各地的藏區,陸續發生了一百五十多起藏人自焚抗議事件。

李江琳認為,中國政府多年的所謂民族和社會改造從未成功,但壓迫卻使得藏人完成了一個全民族自我認同的過程。

強巴次仁也表示,一個嶄新的雪域藏民族,正在被重新塑造出來。

中國政府試圖改造西藏和其他藏族地區,然而卻似乎始終難以獲得藏人的真心擁戴。六十年之後,北京繼續在西藏採取強硬鎮壓政策。西藏是否能走出反抗、鎮壓和衝突的循環,恐怕並不樂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