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財長曝債務風險 中央和地方在演雙簧?

各地方政府加快了萬億元額度地方債的發行速度。

3月7日,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在兩會記者會上談及債務風險,要求地方過緊日子不允許發生新的地方政府隱性債務。但是,各地方政府從年初以來就在中央的授意之下,加快了萬億元額度地方債的發行速度。

3月7日,在中共政府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記者會上,中共財政部部長劉昆表示,目前中國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總體可控,不允許發生新的地方政府隱性債務。

劉昆表示,到去年末,中國的地方政府債務餘額是18.39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全國政府債務餘額是33.35萬億元,政府債務負債率37%,遠低於歐盟的60%警戒線,也低於主要市場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的水平。“從我國的情況看,目前地方政府債務風險總體是可控的。債務餘額和綜合財力比例是76.6%,這個遠低於國際通行100%到120%的警戒線。”

劉昆坦言,確實有一些個別地方的地方政府仍然存在法定限額外通過融資平台公司違法違規或變相舉債,也就是所謂的政府隱性債務。

看中國》特約評論員唐新元認為,用政府債務負債率(債務餘額/GDP)來衡量中共政府的債務水平並不客觀,是因為中國的GDP這個分母比較大,但是其數據水分同樣也很大,從一些地方政府主動“擠”經濟數據中的水分來看,從地方到中央的數據造假已經維持不下去了。因此,在這樣的前提下,政府債務負債率的計算也是不準確的。

劉昆還說,“我們要求地方過緊日子,不是說要求他不發放工資。”劉昆稱,從整個測算看,在加大了轉移支付力度之後,各地的“三保”支出是有財力保障的,一定能夠緩解部分地區的財政困難。

雖然要求地方政府過緊日子,但是,中國財政部也在給地方政府開後門。

在2019年首個工作日,中國央行已經加班開啟貨幣總閘門。中國財政部也不含糊,正式下達2019年地方政府新增債務限額合計1.39萬億元。以往一般在3月“兩會”確定規模,然後逐步下發到市縣,因此真正發債要到五、六月份之後,這突破了慣例。

1月12日,中國財政部部長劉昆表示,要儘快啟動地方債發行,要求各地1月份啟動發債。他還強調說,“積極財政政策絕不是要搞‘大水漫灌’式的強刺激,絕不是要突破債務風險底線”。

根據中國財政部3月5日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審查《關於2018年中央和地方預算執行情況與2019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案的報告》,2019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30,800億元,其中一般債務9,300億元、專項債務21,500億元。2019年地方政府債務餘額限額為240,774.3億元,其中一般債務餘額限額為133,089.22億元,專項債務餘額限額為107,685.08億元。

這筆發債額度經全國人大批准後,將分配至36個省市(自治區、直轄市、計劃單列市),然後再分配至各市縣,為地方政府籌資。

而根據國際評級機構標準普爾的估計,算上隱性債務,中國地方政府有高達40萬億元的整體債務。

地方債務風險其實已經集聚,只不過地方政府大量的、不斷的“借新還舊”,讓問題看起來表面很平靜。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賀鏗去年5月19日在北京參加某論壇時透露,地方政府就沒有一個想還債的,甚至許多地方連利息都還不起。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