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中共兩會代表超級「雷人語」網民嘲諷笑翻

中共兩會敏感期,互聯網社交平台一片蕭殺,微信微博肆意批量刪帖封群封號。不過,仍有一些嘲諷中共兩會的文章網上熱傳,特別是兩會代表的「雷人語」,讓網民笑翻。

被稱為“舉手器”的申紀蘭已連續半個多世紀參加中共兩會,是兩會的代表人物。資料圖

中共兩會敏感期,互聯網社交平台一片蕭殺,微信微博肆意批量刪帖封群封號。不過,仍有一些嘲諷中共兩會的文章網上熱傳,特別是兩會代表的“雷人語”,讓網民笑翻。

兩會代表就是問題 怎能解決問題

一篇題為《他們就是問題,怎能解決問題》的網文這樣寫道:“這麼多年來,食藥品安全問題解決了嗎?老百姓的醫療負擔降低了嗎?教育問題解決了嗎?養老問題解決了嗎?

事實是,食藥品安全問題層出不窮,觸目驚心。百姓醫療負擔日益加重,苦不堪言。教育改革越來越扭曲,甚至非常變態,學校成了一個個骯髒的衙門。孤寡老人無依無靠。社會矛盾不斷加劇,不斷激化,惡性事件屢見不鮮。

因此,他們能解決問題嗎?不能。為什麼呢?因為他們就是問題本身。

他們就是這個畸形社會的病灶。再說,他們是怎麼冒出來的?他們是大家選出來的嗎?不是。是百姓眾望所歸的嗎?不是。

他們都是地方上的老爺們指定的,是一層層一級級精挑細選出來的。他們長相各異,年紀不一,但是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聽話,馴服,會唱讚歌,會說好話,懂得上面的喜好,膝蓋靈活能夠隨時下跪。”

舉手機器人“假惺惺”網民嘲諷

法廣報導,這兩天,刷爆網路的一張圖片是從1953年連任十三屆人大代表的申紀蘭,在舉手投贊成票,圖片上摘錄了她過往的人大提案。

如:建議取消電視遙控器,固定看中央一台;建議上網的中國人必須經過政審;建議取消“貪官”稱呼,將貪官一律稱為“混入黨內的人民群眾”……

從這些荒唐提案大致可以知曉一部分人大代表的認知水平。

典型的兩會代表申紀蘭。資料圖(網路圖片)

網民跟帖,申紀蘭被作為舉手機器,這不讓人笑掉牙嗎?中共就需要這樣的人民?各位,咱們是不是活得太可憐?

還有一篇按朱自清的名篇《春》套作的網文也刷爆社交平台,

文章這樣寫道:“盼望著,盼望著,三月來了,代表委員們的腳步近了。一切都像剛睡醒的樣子,代表們欣欣然張開了眼。一切都正確起來了,對群眾也貌似關心起來了。文藝的,演藝的,商界的,政界的,你擁著我,我擁著你,簇擁著坐滿了會堂。

“代表農民的紀蘭老太太,顫巍巍地又來了。唯一現存的連任十三屆代表,證明農民的地位,從來沒變過。老太最自豪的事,半個世紀以來,從來沒代替農民投過一次反對票。”

兩會代表們提出很多提案。譬如:“初中文憑以下的不能生孩子,農民的孩子最好不要讀大學,呼吸新鮮空氣要納稅。所有提案裡帶來假惺惺的氣息,混著馬屁味,還有菊花香。”

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人民代表過分嗎

上周開始,北京進入“戰時”戒備狀態。法廣報導,人大代表下榻酒店外及周邊居民小區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隨處可見協警特警的身影。北京“的哥”說,每天早上,從人大代表下榻的各個酒店到人民大會堂的行車路線一律封路。

網友陸天明3月1日發帖說:“路過一家住了兩會代表的賓館,整個賓館用藍色鐵絲網包圍起來,警車警察輔警便衣,如臨大敵。

“我在北京四十多年了,年年有兩會,唯有這兩年看到動用鐵絲網包圍代表駐地。用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來開會的人民代表,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也有網友發帖說:“說人話被禁止;不說人話叫低級紅高級黑,同樣被禁止。唯一的選項是沉默。這已經超過了文革,那時,你可以盡情低級紅,偶爾可以高級黑。可見,天朝又周期性的進入了“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的階段。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